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您的位置: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打印转发 字号:

黄金水道正在给重庆带来“黄金效益”
2017年01月11日 07:47:38  来源: 重庆晨报

  寸滩保税港区。 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2016年1月,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在重庆召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成了长江经济带命题的“总基调”。

  过去这一年,重庆是如何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如何能在统一融入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同时,又兼顾不同功能区域板块的发展实际和特色呢……今天,我们一起来听听市发改委、企业老板、老船工的体会。

  【案例故事】

  关掉煤矿,他种起了果树

  1月7日,重庆云买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兴昌比平时更忙碌了,“当下销售的主要是巫山特产纽荷尔,周末订单是平时两倍多,人手不够时,就得来帮忙。”

  他告诉记者,之前他作为小股东也合伙开过煤矿,因污染重、隐患多,关闭煤矿后,和新的合作伙伴一起投身到特色农业。

  地处三峡库区腹地的巫山县,属于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过去的煤炭、水泥项目,带来诸多环境隐患。2016年,巫山县关停了许多高污染、高耗能厂矿,依托山水资源精心培育旅游经济、特色农业。

  “虽然转投了不同的行业,进行了投资结构调整,短时期内效益有点影响,但对生态保护来说是值得的。”周兴昌表示,现在长江两岸绿意盎然,长江水碧波荡漾,内心是高兴的,再说特色农业发展得还不错,未来经济收益也可观。

  跟周兴昌的企业一样,在渝东北三峡库区,约1400家工业企业进行了结构调整,重点工业企业建成水污染防治设施1700余套。

  环评没过,拒绝760亿的项目

  在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的同时,污染物排放总量持续下降。长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有了绿色“门槛”,招商过程中,凡是水污染治理难度大、环境风险高的项目,实行一票否决。

  作为长江边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又被划定为城市发展新区,长寿人对于如何实践“对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体会尤其深刻。距离长江近的化工企业、环境污染太大的企业,该搬则搬、该改则改、该关则关。

  市环保局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已经有价值760亿元的项目,被重庆拒之门外,都是环评没有过。

  “2016年以来,生态文明建设取得明显成效。”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深入实施“蓝天、碧水、宁静、绿地、田园”五大环保行动,下大力气解决好突出的环境民生问题,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生态文明城市加快建设,山更清水更秀,人与自然更加和谐。环境民生问题解决得好了,老百姓对环境污染意见小了、怨言少了。

  来自市发改委的数据显示,在生态保护与修复方面,完成新一轮退耕还林90万亩,治理岩溶面积397平方公里,长江干流重庆段总体水质为优。

  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深化拓展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协调推进新农村建设和新型城镇化,城乡发展的整体性、协调性不断增强。落实《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务实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有序推进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中小城市综合改革试点、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等试点工作,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62%左右。

  海江联运提速降成本

  长江黄金水道因其低成本、大批量的运输优势,也在进一步凸显。

  1月8日,记者在顾颐位于南坪的办公室看见两个冰箱里装了部分牛肉,“这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都是鲜牛肉,2016年12月22日到货的,总共13吨,进口商就是我们公司。”

  通过海江联运模式进口生鲜农产品,降低了企业相关运输成本。“此次1个集装箱海江联运运费成本,比空运低一半左右。”顾颐介绍。

  “过去采用海江联运的方式耗时较久,主要受制于长江和三峡通航能力影响,再加上通关通检流程需要的时间长。”市商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澳大利亚发出的普通货物为例,一般需要50天以上才能抵达重庆,再经过海关、检验检疫监管放行,一般需要60天左右。

  据介绍,此次“海江联运”鲜牛肉,正是通过实际的尝试,进一步挖掘并验证了目前的长江黄金水道,在多种类、多元化货物运输方面所具备的突出能力。

  “大通道能力增强了,经济交流更便捷了,老百姓出行也更方便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以长江黄金水道和骨干交通大通道为依托,加快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枢纽,内畅外联的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加快构建。

  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果园港二期扩建工程有序推进,万州新田等铁公水联运枢纽港口加快建设,预计2020年港口货物吞吐能力将达到2.2亿吨。国家发改委与我市签署了共同推进现代综合交通枢纽示范城市建设协议,铁公水空联运优势将逐步充分发挥。

  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

  50岁的李先生从19岁开始就在长江上“跑船”,从水手到大副,再到船长,30多年来他见证了长江航道条件的改善。

  李先生表示,都说长江是黄金航道,可是在他刚开始“跑船”的时候,航道条件是很差的。做这行,都知道千里长江险在荆江,跑得最多的荆江段到了冬天,弯多水浅,单船三米多都过不去。如今的长江已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内河,长江上的三峡大坝船闸通行能力、长江航道运力瓶颈等问题也在解决。

  据报道,在下游,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将实现初通阶段性目标,12.5米深水航道初步贯通至南京,南京至长江出海口可全程通航5万吨级及以上船舶;在中游,2015年12月,荆江航道整治工程提前3个月完工,进入为期1年试运行阶段,中游通航“瓶颈”初步打通;在上游,重庆至宜宾航道等级提升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启动了火焰碛航段浚深工程,相继开展了一批整治工程前期工作。

  在重庆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勇看来,近些年长江黄金水道的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黄金水道也正在真正产生“黄金效益”,但距国家提出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专家点评】

  加快构建区域合作机制

  重庆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勇表示,长江上游紧连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以中欧铁路渝新欧班列为代表的大动脉,克服体制贸易壁垒,以大通关、大运输、大交换为特征,成为有效连接“两带”的点。向东通过长江黄金水道贯通长江经济带;向西南通过云南和滇缅公路直达中印孟缅经济走廊,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重庆地处长江上游,是长江上游经济的核心地区和长江经济带上的一级中心城市,是西部大开发的桥头堡和西部唯一集水陆空运输方式为一体的交通枢纽,是轴带发展的重要节点。”李勇还表示,重庆一头连着长江经济带,一头和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开放的大格局衔接起来,发挥承东启西、接南济北的天然纽带作用,可以有效实现“向西开放”与“沿江开发”的联动配合。

  他认为,在推动重庆全面融合“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过程中,需依托中欧铁路渝新欧班列联运大通道,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加快构建长江沿线共建区域合作机制,全面融入长江经济带,推动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和区域合作。

  本报记者 黎胜斌 实习生 张皓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赵紫东]

发表言论
新华博客 新华拍客 新华播客

请点击进入 新华社区重庆城市论坛 发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新华网重庆频道编辑部 电话:023-89187062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重庆精彩

“重庆正事儿”,戳一戳就知道重庆的大事儿!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0284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