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您的位置: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打印转发 字号:

中药材质量将从“根儿”上监管
2017年02月28日 13:21:32  来源: 重庆日报

  2月25日,68岁的向覃兰趁周末闲暇之余,给大足老家的侄儿打去电话,委托他去当地农村寻找几种常用的野生药材。向覃兰在渝北区嘉州路开有向氏中医诊所,专治耳鼻喉科疾病。

  “这些年,野生的道地药材越来越少,价格也是一年一涨,比批发市场价格高出一大截。”尽管如此,向覃兰依然坚持用价高的野生药材。

  向覃兰为何如此坚持?

  药材质量让中医疗效打折扣

  “从批发市场买来的药材,效果常常要打折扣。为了保证疗效,只能自己寻找野生药材。”向覃兰说,“以常见的鱼腥草为例,过去鱼腥草主要生长在没有污染的深山水沟、泉溪边,用水煎煮后给小儿饮用,退热效果立竿见影,而且有很好的明目效果。”向覃兰告诉记者,现在的鱼腥草大规模种植在施过化肥、农药的农田里,卖到菜市场当作食材可能问题不大,但用来治病,药效往往不理想。

  重庆中医少林堂助理医师曾凡秀有时也会面临类似的尴尬,“同一方子,对同一个病症,过去三五服中药下去疗效就出来了,现在有的七八服下去疗效也不明显。”曾凡秀认为,近年来中药材质量下降,已经成为影响中医疗效和群众用药安全的一个主要因素。

  “中药材介于农作物与药品之间,很多部门都在管,种植标准不统一,农民各有各的种法,容易造成种植技术的不规范。”重庆市中药研究院副院长李隆云分析,在一些中药材主产地,药材普遍被当做农作物来种植,浇水、施肥、打药,与种庄稼没有什么两样,且不说农药残留问题,这样的药材疗效自然打折扣。

  种植技术让药农陷“困境”

  种植技术的不规范也让种植户很“受伤”。

  在武隆县后坪乡后坪村,村民潘伦是当地家喻户晓的卷丹百合种植大户,靠种植百合,他每年能赚四五十万元。但是,创业初期他也曾走过不少“弯路”。

  2007年,潘伦看准了卷丹百合的庞大市场需求,他引进了4吨种子,开始种植。

  由于种植技术不规范,潘伦的百合产量一直上不去,品质也比市面上的差一大截。四年下来,潘伦亏损了40多万元。

  潘伦没有放弃,2011年,他参加了重庆中药研究院的培训班,严格按照科学方法进行种植,还聘请专业的技术人员进行指导,引进良种,这次他成功了。“70多亩地产了70吨,那一年卖了50万元。”他说。

  “对于中药材种植户来说,种子选育、种植技术等,每一个环节,容不得半点闪失。”李隆云表示,由于缺乏统一的科学规划以及种植技术,药农只能凭借中药材某一品种,某一时期在市场所表现出来的价格情况,去判断是否种植,以及种植数量。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一些药农盲目扩种和引种,导致中药材难以实现规范化种植,质量自然无法保障。

  为中药材生产套上了“紧箍”

  为确保中药材质量安全,《中医药法》明确规定:国家制定中药材种植养殖、采集、贮存和初加工的技术规范、标准,加强对中药材生产流通全过程的质量监督管理,保障中药材质量安全。同时,严格管理农药、肥料等农业投入品的使用,禁止在中药材种植过程中使用剧毒、高毒农药。对违反本法规定者将依法予以处罚;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就给中药材生产套上了‘紧箍’。”李隆云称,从源头保障中药质量有很多道关需要把控,从种子种苗的选择、种植地的气候生态条件,到栽种的技术、生长年限、采收季节等,都有讲究。

  他还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应该加强中药材良种选育的保障机制。“目前,国家对于良种选育的资金支持周期一般为3年,但类似于黄连这样的药材,良种繁育周期一般要达到6到10年。”

  此外,在中药材良种繁育上应做好优势种质资源库建设,通过育种技术,加强抗病虫害、克服连作障碍等基础研究,从产量和质量上做好中药材品质提升工作。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王龙博]

发表言论
新华博客 新华拍客 新华播客

请点击进入 新华社区重庆城市论坛 发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新华网重庆频道编辑部 电话:023-89187062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重庆精彩

“重庆正事儿”,戳一戳就知道重庆的大事儿!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0543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