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经济:如何吹走泡沫,留下佳酿?
2017-03-15 12:12:30  来源: 新华网

扫描二维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结构调整,是重庆做强赏花经济的当务之急。

    

    •从同质化竞争中突围,需要借力地域文化,突出比较优势。

    

    •重庆赏花经济总体上仍未能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

    

潼南区崇龛镇油菜花海。新华网 谭云峰摄

    新华网重庆3月15日电(邵以南)这并非专属当季的节目,人们对此却早已形成默契。

    万象更新,又到春光烂漫时。日前,重庆推出110余条赏花踏青特色线路,200项赏花主题活动覆盖全市,将持续3个月左右。重庆近年赏花经济的火热背后,有提升游客体验的思路之新,亦搅动着同质化竞争泡沫,也隐现出赏花产品品质参差不齐、产业链条偏短的弊病。

    结构调整,是重庆做强赏花经济的根本之道、当务之急。

    “教科书”开路 各地一哄而上挣“花”钱

    驱车上百公里,自掏腰包购票排队体验乘坐半小时直升飞机,值不值?问问这几天去往潼南的游客就知道了。

    2月28日,第十届重庆潼南陈抟故里菜花节在潼南区崇龛镇开幕。有鉴于种植和天气原因,今年油菜花花期比去年略早,节会于当月18日便已试运行。主办方对外宣称,相较往届,今年的菜花节“更加强调游客的参与性、趣味性”,娱乐项目增加至十几项,还设置了丰富的文艺表演,以油菜花为纽带,将当地特色旅游景点串联起来。

    三万亩油菜花田被阡陌纵横的道路、河流分割,形成了独特的生态景致。参与性和趣味很大程度来自全新的赏花体验。本届菜花节,潼南推出了水陆空三种赏花方式:游客在陆上田间地头,可以近距离赏花拍照;在蜿蜒的琼江,游客可乘坐游船观赏两岸花海;而在空中,游客能够乘坐直升飞机,将崇龛油菜花壮观美景尽收眼底,直升机体验游的费用根据时间长短设有3个档次,分别为300元、500元和800元,每架次最多可以乘坐3名乘客。

    潼南还进一步挖掘陈抟老祖太极文化和养生文化内涵,在油菜花核心景区新增了两个直径为108米的八卦图和拂尘大地艺术景观,亦专门引进了智慧旅游系统,首次将先进的VR、AR和裸眼3D技术同时应用到该系统中,结合景区实际情况,采用全新的技术手段,从“吃、住、行、游、购、娱”六大环节,为游客提供必要的游览信息、全新的观景体验和便捷的服务。

    直升机观景、VR、AR……这些在城市都称得上新潮的事物来到了田间地头甘当“配角”,短短一周内,崇龛镇就吸引游客10万人次,人均消费超过500元,这个数值较往年增长2到3倍。

    事实上,“花式”赏花,赋予游客更多休闲体验背后,是潼南深陷同质市场竞争下的倒逼思变。

    谈起10年前首届潼南菜花节的景象,重庆市旅游发展顾问罗兹柏记忆犹新。“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游客以自驾游和旅行社组团为主体,自驾车络绎不绝,旅行社大巴频频进出。在此之前,这种景象在崇龛是难得一见的。”这些游客欣赏完油菜花后,几乎都去了潼南其它几个主要景区,如双江古镇、大佛寺、杨尚昆同志故居等等。

    从立足独特生态风光“无中生有”造花海,到以基础设施为重点突破,全景提档升级,再到文旅结合、农旅结合,挖掘当地人文禀赋,透过积极争取上级资金、打捆使用部门资金,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开发等方式延伸产业链….. 以花为媒的“套路”释放出叠加效应,助农增收、辐射和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潼南经验”近年屡见报端,令重庆不少区县既“脸红”、亦“眼红”。

    新华网注意到,继潼南之后,垫江、南川、秀山等区县先后推出了自己的菜花节,黔江、荣昌、江津、沙坪坝等也出现了规模不等的油菜花业态,鳞次栉比的“跟随型成就”,令市场竞争日趋同质化、白热化。

    面对竞争,收取门票的潼南油菜花节也不得不降低姿态。崇龛镇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该镇接待赏花游客约100万人,正常情况下门票每张60元,这样算下来门票总收入应在6000万左右。但该镇一名干部透露,实际门票收入可能只有不到1000万元。“一张门票10元、15元都在卖,另外还有不少是赠票。”他说。

    被“扎堆”的不只是油菜花。涪陵大木花谷、垫江乐天花谷、渝北盛世花都、铜梁奇幻梦园、巫山大昌湖湿地花卉园等都种植有大面积的郁金香,渝北盛世花都和铜梁奇幻梦园甚至在花田布局上都极为相似。

    同质竞争的苗头似乎已经出现。反映到营销层面,2014年开张的奇幻梦园,抛出的揽客口号是“到铜梁去听花开的声音”;2015年九龙坡金凤镇赏花旅游节,口号是“来金凤听花开的声音”,两者雷同度极高。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是,目前,金凤镇已建和在建的花卉观赏园已多达8个。而到了今年,由于一部网络剧的走红,沙坪坝、南岸等多个区县又不约而同地打出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揽客招牌。

    如何从同质化竞争中率先突围,成为众多业主必须思考的问题。

巫山县大昌湖湿地花卉园内郁金香盛开,游人如织。新华网发 巫山县旅游局供图

    突围:借力地域文化 确立比较优势

    “作为大山区、大农村,重庆有生态资源优势,在扶贫攻坚和加快旅游产业发展大背景下,又具备政策优势。”罗兹柏表示,重庆赏花经济还处在市场快速成长期,不管是既有还是新增的花卉旅游目的地都客满为患,“客流量大不意味着没有风险,目前重庆的主流花卉观赏品种都大同小异,产品同质化容易导致恶性竞争。赏花手段推陈出新值得肯定,然而,调整赏花旅游的产业结构才是当务之急。”

    重庆市旅游局副局长秦定波则认为,赏花经济的高级阶段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形成独有的、难以替代的特色优势品种,例如日本樱花、荷兰郁金香或法国薰衣草。但重庆尚未有达到这样的水平,仍还在尝试寻找自己的优势品种。

    “富有地域特色的文化是最难以复制的,经营者可以借力地域文化,培育自己独有的花卉品种。例如,酉阳因桃花源而出名,可以大量种植桃花,形成关联消费;大足、荣昌、永川片区是古海棠国所在地,可尝试大规模种植海棠花;金佛山是中药材富集地,可考虑种植富有观赏性的中药材花卉;江津四面山有爱情天梯故事,可以种植象征爱情的玫瑰,等等。”

    花卉品种杂而不特、品质不高,游客“看了一回不想来二回”,是重庆赏花经济面临的另一难题。

    据了解,今年春季,重庆油菜花、梨花、李花、樱花、杜鹃花、郁金香、海棠花、兰花等,10余个花类、300余花种会在5月前将陆续盛开,游客可赏花的品种也是历年来最丰。

    3月初,涪陵大木乡,上千亩的松树林间成片的郁金香正热情绽放。然而,在一些赏花经济发达的省市,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人规模种植郁金香了。

    10余年前,成都蒲江石象湖景区推出了郁金香这一主打花卉品种。目前,石象湖和花舞人间两个景区的郁金香有上百个品种,而重庆各大花卉观赏园里的郁金香品种只有三四个。

    除了郁金香,杜鹃、薰衣草等主流观赏性花卉的种植,重庆也还处在起步阶段,在技术层面存在花朵不够大、色彩不够艳丽和花期不够长等问题。“重庆的土壤和气候到底适合引种哪些花卉,目前还在探索中,远未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品种。”秦定波说。

金佛山杜鹃花。新华网发 南川区旅游局供图

    产业链之痛:“花期有限,过了就过了”

    众所周知,油菜花开花前后也不过一个多月时间,节会闭幕后便游客寥寥。近年来,潼南以油菜花为节为核心,引进民间资本,开发如菜籽油等高附加值衍生品,还种植观赏类花卉四季开花,先后举办了梨花节、玫瑰文化旅游节、荷花节、牡丹花节等乡村旅游节会活动,生产相关花卉产品,旨在长期保持对游客的吸引力。

    在北碚静观,种植了数百年的腊梅,不仅以花香吸引游客,还能用花朵做成腊梅茶等农产品,通过产业链的延伸提升附加值。

    不过,重庆绝大多数专业花卉,仍在“种了看,看了铲,铲了再种”的简单循环中踏步。

    “花期有限,过了就过了。”垫江乐天花谷创始人傅治刚透露,他一年要培育800万株各类花苗,单株平均成本在0.5元左右。换句话说,一年花费400万元,只是供游客看一看,如果客流量不够大他就要“亏到唐家沱”;涪陵大木花谷创始人夏雨坦言,简单的“种了看,看了铲,铲了再种”花卉经济模式,潜藏着巨大的市场风险。

    重庆赏花经济总体上仍未能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秦定波分析说,在上游,由于重庆赏花经济总体尚处于起步阶段,学生大多难以在相关行业就业,导致重庆专业花卉种植人才奇缺;在中游,因专业花卉多仅供观赏,大多没有被二次利用;而在下游,囿于本地缺乏专业化的花苗培植基地和市场,所需花苗从成都、云南等地远距离运来,与自行培育相比,外购花苗成本至少上涨一倍。

    说到底,还是结构问题。

    “产业链不打通,就没有明确的产业分工,让花卉种植企业成本高企,也让投资者知难而退,影响到我市赏花经济整体上的发展壮大。”

垫江牡丹樱花世界。新华网发 垫江县旅游局供图

    注重规划引导 市场担纲主角

    江西婺源的赏花经济之所以“绚烂”,“政府重视”是重要的因素,当地每年发动百村万户在房前屋后种植桃、李、梨等带花果木,已经形成了赏花的规模效应。

    同样,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6年,武汉每年投入1亿元专项资金,发展赏花游产业,把赏花游发展成为全市旅游业的重要支柱,形成月月有花、季季有游的赏花游格局。

    政府重视,应当体现在规划、引导、服务和改善基础设施等方面,而非直接参与景点建设。以合川双凤的李花为例,过去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节会活动,全部由政府“包办”,以至于乡村旅游仅仅发挥了扶贫增收的作用,只有投入没有产出。

    如今,当地正在探索引入业主和合作社连片开发的形式,政府负责给予规划支持和政策服务,例如协调各部门的切块资金进行打包使用等,而将景区内部的建设、营销和管理的主动权交给业主和合作社,由市场去主导效益,不仅节省了财政开支,节会活动效果也有提升。

    同样的模式在渝北古路盛世花都项目上也见到了实效。盛世花都项目从2010年开始运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功,直到前年换了第三个业主,当地政府也转变了打造思路,由业主全面负责景区建设和营销,政府只做服务工作,结果景区从种花到开门迎客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当地官员感叹,如果政府“包办”该项目,估计至少得花一年时间才能成形。

    “近年来,透过各级富有成效的宣传营销,市民已经形成了周末节假日走出家门拥抱自然、赏花彩果的习惯。”秦定波表示,总的看来,重庆的赏花产品仍是供不应求,但这里的“供”,指规划科学、基础设施完善、产业链完备、业态丰富,注重集约化、精细化,产品区域特色、规模效应、观赏价值兼具的赏花旅游目的地,目前,重庆以花卉为主题的4A、乃至5A级景区尚一片空白。

    重庆正在唱响旅游“四季歌”。2016年10月,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乡村旅游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以农为本,融合发展;因地制宜,突出特色;保护生态,持续发展;规划引领,以点带面的基本原则,结合正在实施的《重庆市乡村旅游发展规划(2013—2020年)》,成为全市各地包括赏花在内的乡村旅游,调整产业结构、推动农旅融合释放叠加效应的核心引领。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李元元]

往期回顾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063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