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您的位置: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打印转发 字号:

60岁老支书积劳成疾患肝癌离世 2800余村民追思送别
2017年04月19日 08:07:43  来源: 重庆晨报

  李祖春生前照

  2016年8月,龙江村支书李祖春(右一)在查看滑坡区地形。

  2016年7月,李祖春(右二)在村民家做搬迁动员工作。

  4月17日,巫山殡仪馆,李祖春的妻儿悲痛不已。 本报记者 李斌 摄

  昨日,巫山大宁河入江处的龙江村,白色的挽联、悲怆的面孔,村民们在追思60岁的老支书李祖春。

  一个月前的3月18日,李祖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他忍着肝部的疼痛,继续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探望的同事说:“我这是小病,等我好点,把没做完的工作做完。”

  4月15日晚8点40分,李祖春因肝癌医治无效病逝,生命定格在了60岁。

  2800多名龙江村村民、并肩工作的同事们,在哀思中送别了这位在基层工作了40年的干部——李祖春。

  村民爱戴

  “蛮逗人喜欢,蛮有人缘,从不为自己谋私利。”

  李祖春膀大腰圆,精力充沛,不抽烟不沾酒。没有人想到,他会突然倒下,离大家而去。

  村民们说,李祖春书记的病是积劳成疾。

  1977年,在龙江村还叫江东村的时候,李祖春就以20岁的年纪成为了江东村一组的会计。他把人生中三分之二的时光献给了龙江村,40年里他先后担任过小队会计、大队会计、村支书。

  在村民的眼中,李祖春是一位“欢喜人”,用巫山本地话说就是“蛮逗人喜欢,蛮有人缘”。龙江村三社村民张发柏说,这位年龄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村支书懂得尊重人,从不嫌贫爱富,对任何村民都是笑脸相迎。

  李祖春很忙碌。为了方便联系工作,街道给他配备了一部手机,村里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号码,他的手机来电也就没停过,咨询政策的、需要解决问题的……忙的时候,10多分钟他就要接三四次电话。

  李祖春弥留之际,放在病床旁的手机不时仍有来电,妻子王振凤代为接听。

  四社村民曹树成是上门女婿,他没少为各种事找李祖春,“只要是合理合法的,李书记都尽最大努力帮我解决。”

  有人提出不合理、不合法要求时,李祖春也有自己的底线,村民最佩服他处事公正,“从不为自己谋私利,连人家送上门的工程他都直接拒绝”。

  同事钦佩

  “人随和,相当待得人,让我们这些干部都受益良多。”

  李祖春是龙江村任期最长的一位村支书,他用自己脚踏实地的敬业精神为民办事,早出晚归,毫无怨言。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作为基层干部的李祖春,每天都在面对群众,农村低保、养老保险、日常纠纷、扯皮事件……

  村干部没有准确的上下班时间,哪里有事就到哪里上班。

  村民们说,支书李祖春开过的现场会次数多得记不清,他是有事说事,说完就解决。天不亮在村里就能看到他的身影,夜深了还能看到他办公室的灯亮着。

  龙江村委会副主任柳井贵和李祖春一起工作了11个年头,“李书记人随和,相当待得人,让我们这些干部都受益良多”,对于老百姓、同事乃至工作都相当有耐心,和群众能拢成一堆,有的群众发火说气话他也从不计较,将基层矛盾化解在萌芽阶段。

  从2005年开始,李祖春一直都以高票当选当选龙江村村支书。2014年因脑溢血做手术时,他曾提出辞职,但村民们不答应,纷纷表示等他归来。

  作为基层干部、基层党员的李祖春,他也连续当选了巫山县第十六届、第十七届人大代表。

  家人支持

  “男主外,女主内,我把家里照顾好,他就不用分心了。”

  早在2014年,李祖春就因脑溢血做过手术,脑部及心脏都搭了支架。但这个1米77的汉子站了起来,他靠着精气神支撑,继续回到村支书的岗位上,一如既往地进行着新城拆迁的工作、处理村里的大小事务。

  今年3月初,李祖春常觉得肝部疼痛,请假到西南医院检查,被查出来是肝癌晚期,家里人不忍心,便告诉他得的是“肝部良性囊肿”。

  李祖春有七个兄弟姐妹,他排行第二。

  李祖春读书时不仅成绩很好,还写得一手好字,本来有机会考取大学,但因为父亲过世得早,母亲难以操持一家人的生活,他高中毕业便回家支持弟弟妹妹们的学业。

  2002年,按照当时的移民政策,李家七兄妹中有五人迁往广东。巫山,只留下了李祖春和弟弟李祖军。

  在李祖军看来,哥哥应该一直知道自己的病情,“3月份,他去重庆大医院检查病时还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正准备去广东看望哥哥姐姐,他还叮嘱我‘我看病的事你莫给他们提,免得担心’。”

  对于丈夫在村支书位置上的“永不停歇”,妻子王振凤极力支持,“男主外,女主内,我把家里照顾好,他就不用分心了。”

  10年前入伍在天津当消防兵的儿子李庆明,每年跟父亲接触时间基本都是在正月休年假期间,“我过年要值班,父亲四处忙着拜访返乡的移民们。我和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在东转盘和西转盘散步的那几天”。

  话未说完,这个身穿孝服的魁梧汉子哽咽着,泪水满面。

  本报记者 张旭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韩梦霖]

发表言论
新华博客 新华拍客 新华播客

请点击进入 新华社区重庆城市论坛 发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新华网重庆频道编辑部 电话:023-89187062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重庆精彩

“重庆正事儿”,戳一戳就知道重庆的大事儿!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0833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