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教授下海创业,拿双创大赛第一名

  重庆百瑞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范盘生

  2014年10月,时年57岁的医学生物技术应用和产业化专家范盘生在重庆创办了百瑞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落户不久,百瑞德开发的肿瘤早期诊断生物芯片项目就在第五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重庆赛区获得了企业组第一名。然而,在金灿灿的奖牌背后,范盘生要一边推进科研,一边解决融资问题,还得一边给企业造血……他的创业之路,对于高级知识分子有着典型意义。

  我们见到范盘生时,他刚从北京出差回到重庆。年初拿到的四个二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和生产许可证,让范盘生略微可以喘口气,而公司接下来的融资问题又迫在眉睫。

  创业前先读个MBA

  范盘生是国家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医学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留在了苏州医学院执教。1991年,已是药理教研室副主任的范盘生远赴美国,到俄亥俄医学院攻读博士后,此后十多年里,一直在这所大学从事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研究。

  “那时候心气高,希望自己在专业上取得大的突破。”范盘生说,直到42岁那年,才意识到自己在国际前沿学术问题上面临的天花板,于是他花了三年时间在美国托莱多大学商学院念了一个MBA,开始为自己的商业生涯铺设道路。

  2005年,范盘生离开大学助理教授的职位,到美国硅谷的博尔诚公司出任生产总监。两年后,被博尔诚公司派到中国筹建北京博尔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业务进展顺利,但由于与资方在管理上出现隔阂,范盘生离开了博尔诚,随后又加盟了另一家从事科研试剂开发和应用的企业,但创业的情结此时已在范盘生心中滋长。

  体检市场的巨大商机

  2013年,范盘生回到老家江苏,“当时创业的方向很清晰,但怎么做未必想清楚了,总归相信自己脑子中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知识。”

  范盘生在专业领域显得非常自信,在美国十多年的生物医学前沿研究,让他获得了十多项发明专利,特别是在肿瘤早期诊断的生物芯片方面积累了深厚的技术资源。

  肿瘤的早期诊断并不算最新的技术,国内目前很多医院已经在对肿瘤特有的生物标志物进行检测并用于早期诊断,而范盘生的项目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只需一次抽血(1毫升)、一次检测,就可以通过与肿瘤相关生物标志物的比对,三四个小时就能对多达8种的肿瘤进行风险评估和早期诊断。这种方法避免了反复抽血、多次收费的问题,而国内仅仅是庞大的体检市场就给这项产品未来的商用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遭遇预想不到的困难

  2014年8月,范盘生带着“高通量实体肿瘤早期诊断生物标志物抗体芯片项目”被引进到了重庆。

  之前以管理者身份服务过几家公司,但基本都是依赖一个相对成熟的体系,而这次是完全独立地创业,要自己找投资者、购买设备、建生产线,要自己去跑各种复杂的准入资质。

  在创业过程中,范盘生遇到的许多困难让他始料未及。比如在美国,公司订购一个抗体,3天就能到货,而在国内往往要等上几周乃至数月。

  除了研究条件上的差距,范盘生还得去面对最棘手的融资难题。2014年,在别人引荐下,范盘生联系到一家急于转型的地产企业,对方最初的承诺是投资2000万元,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实际到位资金只有250万元,从而大大耽误了项目的开展和产品的产业化。

  一边造血一边融资

  困难一度让范盘生焦头烂额。肿瘤检测芯片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但需要复杂的研究和检测过程,范盘生的当务之急是给百瑞德造血。

  今年1月,百瑞德终于获批了4个二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和生产许可证,允许生产的几个产品主要是针对急性心肌梗塞、肾病、感染的辅助检查和诊断,尽管市场上已有类似产品,但预计还是能给公司带来600万—800万的年销售收入。

  这几个产品能给百瑞德带来一定的收入,但范盘生紧接着最急切的工作还是要解决融资、销售问题以及核心产品肿瘤早期诊断芯片的临床验证和产品注册证的申报等问题。

  ■对话

  管理:从情绪化到专业化

  重庆晨报:你怎么看待“教授下海”?事实上高级知识分子创业失败的案例并不少见。

  范盘生:过去我们在实验室做科研,只需要有一份结题报告,我们只对报告负责,但自己创业就不一样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做蛋白质芯片的,他的项目主要是筛查过敏源,相当于是一毫升的血,可以查出1万多种过敏源。这项产品的研发思路非常好,但在实际商用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3年时间花了4000多万,产品无法产业化,市场效果也不好。

  这件事给我一个很深的体会:一个好的研发项目不一定就可以成为一个好产品并产生效益,在产业化过程中,医院和病人的使用才能确定其产品的价值。包括我们的肿瘤早期诊断芯片,在推进过程中一个很大的难点就是国内复杂的临床验证,这需要公司去认真了解国内的产业政策,对产品做出相应的调整。

  作为科技人员,我们最熟悉的是项目、技术和生产,但管理、融资、销售是我们的短板。

  重庆晨报:创业对你本人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范盘生:知识分子或多或少都有把情绪带到创业过程中的缺陷。过去董事长跟我谈话,当意见完全相左时,我可能会感到气愤,当现在自己作为企业董事长,与下属意见不同时,我会想为什么会不一样,怎么才能达成一致。创业对于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将情绪化的管理变为专业化的管理。

  重庆晨报:近期最大的事还是尽快完成融资?

  范盘生:我们去年已经在重庆中小企业股权交易中心的孵化版挂牌,但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要解决融资。我们目前与重庆几个医疗企业在谈,与之前的地产企业不同,他们更了解医疗器械、了解医院。投资方会对我们的技术团队和项目进行重新估值,我们也会借助对方的渠道快速实现销售。本报记者 仇峥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0848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