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您的位置: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打印转发 字号:

追记巫山龙江村支书李祖春:生命最后,他仍在惦记地灾危险区的搬迁户
2017年05月09日 09:15:07  来源: 重庆日报

  李祖春(中)生前在地灾现场巡查。通讯员 王忠虎 摄

  5月5日,立夏,已入汛。

  李庆明湿润着眼站在自家客厅的阳台向外望去,大宁河及对岸巫峡口左侧那个叫红岩子的山坡尽收眼底。山坡上,间或分布着一些房屋的废墟,其间,有5幢民房依然矗立着。

  这个阳台,是他父亲李祖春临终前经常站立的地方——在这里远眺江对岸的红岩子。“站累了,他就在靠阳台的那张沙发上躺一会。精神稍微好些,他又站在了阳台前。”李庆明说,父亲生前最后几天总是反复嘀咕,“不知那5户村民的工作做通了没,马上要到汛期了,那里是滑坡地段,不尽快搬迁的话,危险!”

  李祖春生前是巫山县龙门街道办事处龙江村村支部书记。为保证地灾避让搬迁区那800多名村民能在今年汛期到来前全部搬迁出去,他在被查出肝癌晚期后,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直到4月15日晚去世。

  他的生命,定格在60岁。

  地灾避让搬迁,是他这两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5年6月24日,受降雨影响,位于巫峡口的红岩子山体出现滑坡,200余户村民紧急转移。随即,巫山县决定对滑坡区的村民实施地灾避让搬迁,涉及到龙江村两个社的832人、316户。

  众所周知,拆迁这活,不好干!即使是这种地灾避让搬迁,同样矛盾重重、阻力重重。

  李祖春本来长期患高血压,2014年突发脑溢血,手术后颅内安了支架,医生叮嘱他多休息,不能劳累。可自从红岩子搬迁启动以来,他就几乎没有休息过周末。“每天晚上10点以后才回来。”李祖春的妻子王振凤告诉记者。

  “很多村民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还有的不理解政策,提无理要求,甚至弄虚作假想从中多捞些补偿款。”龙江村村主任柳景贵说,李祖春几乎天天都在村民家“泡”着,反复做工作,尽量帮他们解决实际问题。

  可以说,红岩子村民搬迁,是龙江村,甚至整个龙门街道这几年的大事、难事,也是李祖春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

  生命最后一段时间,他仍将未搬迁村民的安危放在首位

  “他去年下半年就时常说肝痛,我让他去医院检查,他每次都说‘忙完了再去’。”王振凤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半年。

  直到今年3月,李祖春才到西南医院作了全面检查,一查,已经是肝癌晚期!

  “都这样了,他在住院期间还不省心。”说起丈夫,王振凤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有两个村民长期在主城打工,街道干部无数次找他们谈搬迁的事,他们就是不同意,甚至连面也不见。老李到主城住院后,街道干部就让他趁机在主城找那两个村民谈谈。”

  “老李和他家人都向我们隐瞒了他的病情,否则我怎会去劳烦他?”龙门街道人大工委主任赵月胜一脸沉痛地回忆道,“那天我一到主城就找到老李,他出面了,那两个村民才肯见我们。那天从中午一直到次日凌晨两点,辗转多处,我们一直在做村民何贵元和黄宗梅的工作,老李陪着直到脸色发白,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去休息。好在,何贵元终于同意了搬迁,但黄宗梅的工作依旧没做通。”

  李祖春住院治疗了10多天,回到巫山的第二天上午,赵月胜的电话来了:“向远伦又来了,要求给他的猪增加补偿。这不符合政策嘛!他在我的办公室待了两个多小时了还不肯走,老李,只有你能劝他,麻烦你了。”

  李祖春二话没说,披上衣服又出去了。

  “他把向远伦的工作做通后,我有事给柳景贵打电话,才得知,老李患的是肝癌,而且已是晚期!”说到这里,赵月胜一脸内疚。

  4月14日晚上,柳景贵再次到李祖春家看望,“他躺在沙发上,脸都浮肿了,还在问我们,剩下那5户怎么样了。他让我们一定抓紧,要赶在汛期到来前,确保他们都搬离危险区。”

  4月15日一早,李祖春病情突然恶化,家人急忙送他到巫山县中医院抢救。当晚,李祖春在医院永远闭上了双眼。

  这时,尚未从红岩子地灾区搬迁的村民,还有5户、13人!

   1 2 下一页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葛琦]

发表言论
新华博客 新华拍客 新华播客

请点击进入 新华社区重庆城市论坛 发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新华网重庆频道编辑部 电话:023-89187062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重庆精彩

“重庆正事儿”,戳一戳就知道重庆的大事儿!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3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