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五个孤儿一个家 重庆酉阳六世同堂传佳话
2017年05月15日 14:5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5月15日电(通讯员 汪登平)重庆酉阳县付廷和夫妻俩在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曾抚养了5个与他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因其长期从善积德,付廷和夫妻俩在当地有口皆碑,2016年曾被评为“酉阳好人”、“重庆好人”。

一家人围坐一桌吃团圆饭。新华网发(汪登平 摄

笑逐颜开的一家人。新华网发(汪登平 摄)

乐于助人的付廷和。(汪登平摄)

与媳妇张建云一起择菜豌的龙桂云。新华网发(汪登平 摄)

    付廷和曾读过两年古书,又上过两年新学,仁义礼智孝悌忠信等为人处事之道在脑海里根深蒂固。他身材魁梧,性情豪爽,是当地有名的大力士;妻子龙桂云善于操持,为人贤惠,乐善好施,过往客人莫不以“借歇”为名,央求免费吃住。

    无论劁猪剡牛的熟客,还是说春讨口的逃荒者,付廷和夫妻俩总是以礼相待,有酒喝酒,有肉吃肉。有时,一家人“抖掉牙齿有一皮撮”(形容家中人口众多)的夫妻俩还会从牙缝里挤出些粮食,为讨荒要饭的送上一小升;从油纸包里拿出些零钱为需济人。

    1962年冬月,还是大食堂时期,连续死了3个孩子的龙桂云又生了一名女孩取名付冬梅。刚从泔溪搬回老家一碗水(现付廷和住处地名)的江湖游医庄中喜,除了为冬梅接生之外,只要付廷和家任何人有三毛两病,庄中喜总是随喊随到。

    1963年8月正是桂花开放的时节,在扑鼻的桂花香中庄中喜家也生了名女孩,取名庄桂花。因家庭困难,生活极差,庄桂花的母亲没有奶水。为了救活这个孩子,好心的龙桂云让庄中喜夫妇将孩子抱到自家,将并不多的奶水让庄桂花独享。而端着竹碗吃着米粥充饥的付冬梅只能眼睁睁看着别家孩子安详地吮吸在母亲怀里。

    没有奶水不行!为了让孩子吃上母乳,夫妻俩买来母鸡熬汤,付廷和深更半夜下河捕鱼,他还将挑力结余的钱塞给庄中喜为其妻买白糖、红糖、海带等补品。

    1964年,庄中喜妻子因病去世,大儿子庄永富12岁,女儿庄桂花未满1岁。得知消息的付廷和、龙桂云夫妇走到庄中喜家,只见摆放在火铺边的尸体骨瘦如柴,尚不懂事的小桂花爬到母亲尸体上,掀开上衣喝着奶,在场众人无不伤心落泪。

    庄中喜是江湖游医,三天两头不在家,小桂花靠12岁的哥哥庄永富照管,兄妹俩整日灰头土脸,饱一顿饿一顿。付廷和夫妻俩心生怜悯,将孩子叫到家里,立即为他热饭热菜。饥肠轱辘的庄永富狼吞虎咽一连吃了三大碗,宵夜喝了油茶汤后才将妹妹抱回家。

    当天晚上,夫妻俩彻夜未眠,笑容可掬的小桂花的形象一直浮现在他们的脑海。

    “如果没人照料,桂花肯定活不过来。是不是多辛苦一下你?”付廷和试探着妻子。

    “我们少吃一口就能救一条命,你多挑一担就行!我就怕累坏了你身体!”心肠极软的龙桂云听了丈夫的话,如同吃了定心丸,心中一阵狂喜。

    第二天,庄桂花就住进了付廷和家,龙桂云像对待付雪梅一样,为她洗衣、喂饭、喂奶,照管得无微不至。直到1983年,庄桂花20岁,外出新疆务工,才离开付家。

    付庭和、龙桂云义务抚养的第二个孩子叫付建平。她是付廷和的堂侄儿付竹魁的孩子。1980年,付建平1岁半的时候,母亲难产去世。9岁时,父亲不堪生活重压,服毒自杀。从此,她没了亲人。面对如此情景,付廷和再次主动接收了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并送她读书上学,直到其长到18岁外出务工,并结婚。

    付廷和义务抚养的第三个孩子叫龙么,是付廷和的妻子龙桂云的亲弟弟的女儿。1983年,龙幺刚满一岁,龙桂云弟媳去世,靠弟弟龙明坤照管。弟媳去世前,僵卧病床的她双手紧握龙桂云的手,希望她能将龙幺带大,龙桂云强忍眼泪,不住点头。

    为了不负重托,安葬好弟媳后,付廷和、龙桂云夫妇便将龙幺接到了付家。

    此时,夫妻俩已经生了付冬梅、付军魁、付群梅、付素梅、付小娅一男四女,在上庄桂花及龙幺,家中一共9口人,艰难程度可想而知。直到1986年,龙么6岁,龙明坤又娶上了媳妇,龙么才被父亲和继母接回家。

    付廷和、龙桂云抚养过的最后两个孩子名叫付兴华和付秋华,这对亲姊妹,是堂孙付宗智的孩子。1986年冬季,孩子的父亲付宗智为办烤烟上山挖煤,妻子谎称去孩子外婆家走亲戚,一去便杳无音信。为了养活父母及子女,付宗智不得不外出务工,在其岳父母不愿承当孩子管护的当口,付宗智敲开了两位花甲老人的家门。

    “祖祖,你们做好事做得多,能不能将我两个孩子接管一下,我实在没办法了。”

    看着付宗智祈求的眼神,夫妻俩欣然点头同意,这一养就直到两个孩子长大成人。此后,付宗智患脑梗塞偏瘫,夫妻俩与儿子付军魁、儿媳张建云同样对其无微不至地对他加以关照,直到5年前付宗智病逝。

    就这样,五名孤苦无依的“寡丁子”(孤儿),一直沐浴着有着菩萨心肠的付廷和、龙桂云夫妻的养育之恩,仔细聆听两位好心人谆谆的教诲。目前两位耄耋老人仍不辍劳作,正向大家分享无私付出所带来的甜蜜回报,在欢声笑语中感受四世同堂、儿孙绕膝所带来的天伦之乐。

    为了维持家计,从50年代初到80年代初,付廷和总是用一副黄杨木的宽扁担,加上两副棕绳,用宽实的肩膀将当地所产的酒、桐油、生漆挑到兴隆、酉阳、龙潭、酉酬,用双脚丈量着与崇高的距离。

    80年代初,付廷和家率先办起了烤烟,他用勤劳掂量着每一张 “黄金叶”所承载的“道义”一词的重量。妻子龙桂云用她细密的针脚,将一块块碎花布,缝制成两件百衲衣给孩子们穿,小了她改,窄了她补……这两件百衲衣,从冬梅穿到桂花,再到军魁、群梅、素梅、小娅、建平、龙么,最后到秋华、新华。

    “满满、满娘(当地对父亲或叔叔的称呼)你们身体还好噻?今年过年,我们都要回家,都要来看你们的。现在要少做点活路,多出去走走!钱嘛,差了我们又寄点来!”在付廷和拨通了正在上海诳孙子的庄桂花的电话后,远在上海的庄桂花叮嘱两位老人,希望他们不要再劳累。

    “我们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满满、满娘的恩情!”庄桂花说,满满、满娘对她以及其他收养的孩子恩重如山,一大家人一口锅里吃饭、几姊妹一张床上睡觉,衣服总是大的穿了小的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自己穿过的那件百衲衣,至今仍历历在目。

    上世纪90年代末,付廷和的儿子付军魁发生车祸,双腿粉碎性骨折,需要筹钱医治,庄桂花一家不遗余力帮助。

    “这些孩子对我们很好,我们都把对方看成是自己的亲人。”付廷和说,每年春节,一家人聚在一起,有的喊嘎公(外公)、有的喊祖祖、有的叫老太、有的称老天,心中总是无比高兴。看到孩子们长大成人,成家立业,过上幸福的生活,一家人六世同堂,心里比蜜还甜。

编辑: 葛琦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74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