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失明老人想为生病的儿子迁户口 社区民警伸援手

  刘初仲为马国惠老人送去儿子小马的身份证和户口簿。 本报记者 平索茜 摄

  昨天下午两点半,68岁的马国惠坐在渝中区春森路67号的家中,侧耳聆听着楼道里的动静,眼睛只能感受到模糊的光在闪动,但他已经听到了户籍民警刘警官的声音从楼道传来。

  他知道,刘警官的手里拿着自己十几年未完成的心愿——儿子的新身份证和户口簿。

  儿子当了10多年异乡客

  “马大哥,这是你儿子的身份证,你拿好。”上清寺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刘初仲一进门,就看见拄着盲杖的马国惠站在客厅里,无神的双眼“看”着他的方向。

  两步走到马国惠面前,刘初仲立马将文件袋打开,将里面的一摞东西一件件交到他手上,里面装着新办的身份证和户口簿。“这是我死了以后,儿子的希望。”

  1983年出生的儿子小马,是马国惠和妻子的希望。11岁时,小马去了成都,进入专业的体育学校学习游泳,并最终成了一名游泳运动员。

  转折出现在2003年,儿子当时的工作单位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的领导给老马打电话,说儿子的精神似乎不大对劲,老马赶到成都带儿子去看病,确诊为精神类疾病。随后,老马夫妻将儿子带回重庆治疗。“2015年以后病情突然加重了,还要打我和他妈,而且不能间断治疗。”2016年2月,老马只能把儿子送入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虽然回重庆生活了多年,但小马的户口一直都还在成都的学校里。老马想给儿子办残疾证,只能去成都办,他想给儿子申请相关的政策优惠,但小马的户口不在重庆。

  “我10年前就想把户口给他迁回来,但他是成年人,不能父母随迁,在重庆又没有工作满五年,就放着了。”到了2016年8月,原本眼睛安装了晶体的老马却突然视力急速下降,只能感受到模糊的光。加上老伴2015年去世了,这让他很慌张,“我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拿什么照顾他?”

  民警跨省帮他迁户口

  今年3月8日,马国惠在朋友李大姐的帮助下来到李子坝,给儿子问户口的迁移问题。那是刘初仲第一次看见老马,这个视力有障碍的老人虽然行动不便,说话动作却很坚定,“他说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能让儿子以后方便一点。”

  了解到马家父子的具体情况,刘初仲和同事把情况一级级上报。最终,在渝中分局和户籍部门等相关部门沟通后,决定特事特办,帮助马国惠的儿子户口回迁。

  4月12日,在和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沟通后,刘初仲和派出所教导员何松键、户籍窗口内勤谬富琼动身去了成都,给小马办理迁户。当天下午6点,三个人终于办完了户口迁出的手续,带着材料又立马往重庆赶,到重庆已是晚上11点。

  民警上门拍身份证照片

  第二天,当刘初仲拿着拟好的落户申请书让马国惠签字时,他才知道是警察专门去了成都,才把自己拖了十几年没办的事儿办了,“我真的没敢想,他们能跑那么远。”

  落户申请签署后,上清寺派出所将小马的户籍材料正式落入了重庆市的户籍档案,当了十几年异乡客的小马,终于“回家”了。

  户口迁回来了,下一步就是办身份证。4月27日,刘初仲和同事约上马国惠,带着单反相机和指纹采集仪去了位于江北的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这次民警客串了摄影师,为小马拍下了身份证照片。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努力,拍了近百张照片,民警才终于为小马照出了一张合格的身份证照片。

  昨天下午,刘初仲终于送来了小马的身份证和户口簿,马国惠把两样东西摸了又一遍,最后才小心翼翼套上一层塑料袋,装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黑色挎包最贴身的隔层,“这是娃儿的保障,来得太不易,不能丢了。”

  记者 石亨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0999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