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三峡旅游:重构“金三角”
2017-05-24 15:51:02  来源: 新华网

    ·作为一项高起点谋划的长期战略,率先破解发展痛点,是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的先决条件和当务之急。

    ·产业规划滞后、景区景点可进入性差是金三角发展缓慢的主要动因。

    ·一年来,巫山、奉节、巫溪在全域旅游思维下“苦炼内功”。

巫山红叶。新华网发(巫山县旅游局供图)

    新华网重庆5月24日电(邵以南)事隔多年后,或许没有人愿意再相信这个“尴尬”的故事——

    2015年,奉节、巫山、巫溪三县的旅游接待总人次为2390万,旅游总收入为87.7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年,武隆县(现武隆区)接待游客216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65.3亿元。换言之,坐拥重庆旅游资源“超级航母”的三县联手,才勉强跑过一位“后起之秀”。

    “1+1+1=1>3”。这个独特的算式,放在当下的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发展思维中,充满遐想。

白帝城。新华网发(奉节县旅游局供图)

    “抱团”上路 破解发展痛点

    4月11日,重庆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联席会举行,联席制度运行以来,这样的会议自去年6月已召开过2次。

    “建立‘一票通’运营机制,重点推出一批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精品旅游线路,根据产品结构实行差异化整合包装,打造二日游、三日游、多日游等新业态旅游环线。就是说,一起策划特色线路,景区互通,游客互送。拿着这张票,游客等于打破了地域限制,都可以玩。这建议是我们提出来的。两个兄弟县很支持,共建、共赢、共享,抱团嘛。”巫山县委书记李春奎对新华网回忆说。

    关于这个建议,李春奎在去年11月的会上已有过呼吁,中远期目标是拓展西北、东北、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乃至港澳台、日韩等三级客源市场。

    巫山、奉节、巫溪地处重庆三峡库区腹心,具有相邻的地理位置、相似的禀赋基础,以及丰富而独特的自然及人文旅游资源。事实上,早在重庆直辖之前,整合巫山、奉节、巫溪三县旅游资源打造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的思维便雏形初具。此后20年间,此类呼声不绝于耳。重庆市发改委甚至早在10多年前便编制过相关规划,力图促成。不过,种种努力收效甚微。

    巫山县是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旅游板块的地理中心。朔江往西,与奉节县一衣带水,沿线富集了长江三峡最为雄奇壮丽的人文和自然景观;东南-西北走向,则借由大宁河与巫溪县相连,构成金三角的另一条主轴线。

    区位优势相对显著,带动辐射能力强,巫山“连庄”联席会轮值主席,从一定程度上也许能够说明问题。

    “市委、市政府从战略层面提出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发展近一年了,但巫山从来不以‘中心’自居。”李春奎坦言,点子是大家碰出来的,优势互补、左右联动、方向一致才能把事情办好。

    “火花”与“脑洞”无处不在。新华网注意到,一年来,巫山县就先后提出建立景区大数据中心、推进智慧旅游,统一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区域宣传口号、logo、标识标牌、形象宣传片拍摄;奉节县希望三县合办春节联欢晚会;巫溪县则建议市级相关部门加大财政性资金和市级旅游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等公益性资金支持力度,加大市级财政旅游专项资金对奉节、巫山、巫溪三县扶持力度,重点扶持以旅游综合体为核心的重大旅游项目和乡村旅游项目建设,等等。

    这些建议中,绝大部分已上升为共识。往近的说,在本月底,巫山、奉节、巫溪就将携手到重庆主城,对金三角开展统一营销推介。

    当然,三个县更意识到,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发展,作为一项高起点谋划的长期战略,以规划为引领,建立健全政策体系,率先破解发展痛点,才是先决条件和当务之急。

巫溪红池坝。新华网发(巫溪县旅游局供图)

    交通掣肘 三峡旅游步伐放缓

    改革开放后,我国曾主打三张旅游牌:一张是长江三峡自然山水游,一张是西安、北京古城游,一张是苏杭游。金三角三县是长江三峡旅游航线的主体和精华。

    有人质疑:近年金三角对游客的吸引力持续萎缩,是旅游资源不行吗?

    答案显然不是。

    金三角内,有以长江三峡、小三峡、大宁河七峡、天坑地缝为代表的峡谷风光,有曾素称“天下第一漂”的小小三峡漂流、世界上最长的大宁河古栈道遗址、亚洲最早的龙骨坡巫山人遗址、国内最早的宁厂古盐都、国内诗文化最丰富的诗城奉节、国内最具浪漫色彩的神女文化、神秘的神农源原始森林、国内三国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白帝城遗址、国内最大南方高山草原红池坝……无论旅游资源的富集度、垄断性,还是自然景观、历史文化禀赋,放眼全国都极其少见。

    “那时候,长江三峡游客年接待量都保持在200-300万人次,无论涉外游轮、国内游轮,还是沿岸景区景点,都一派大好风光。就当时的开放程度和居民消费能力来看,可是相当了不起的。”

    邹伯乐,奉节县旅游局副局长,早年在白帝城从事文物保护工作,2001年进入县旅游局。彼时金三角三县已经蜚声中外。

    邹伯乐清楚地记得,三峡旅游最火爆的时期是1997年至1998年,和2003年至2004年,地方接待不了这么多游客,政府招待所、学校寝室都腾出来了。但即便如此,仍然满足不了需要,不少游客干脆就睡在大街上。

    三峡工程举世瞩目,在“告别三峡”的推波助澜下,金三角当年着实火了一把。但事实上,就连“身在此山中”的业者,也已嗅到短板隐现。尤其令人唏嘘的是,“抱团”思维曾一度付诸实践。

    “大概是2003年。”邹伯乐告诉新华网,“我们3个县联合组织到湖北宜昌去推介三峡游。先到奉节,再上巫溪,最后到巫山。有乘船景点,也有陆上游览。这条线走了一年,两个字,火爆。”

    然而,就在一次旅途中,由于突降大雨,本就不大好走的县道遭遇山体滑坡,三四辆旅游大巴受阻,车中不乏川陕、云贵乃至境外游客,所幸未发生意外。“一下雨路就这样,生意还怎么做?”邹伯乐叹了口气,“旅行社直接找到局领导,大概意思就是线路存在安全隐患,不再适合做团队推广。这条线路戛然而止,当中包含了我县夔门、白帝城等重量级产品。可惜。”

    根据奉节县交委向新华网提供的数据,截至去年,全县公路通车里程10890公里,其中村道占9394公里,国省县道仅为774公里,达到2级标准的公路甚至不到200公里。从重庆主城驱车走高速公路,到奉节县城尚且需要5个小时,游客如果想去往白帝城、天坑地缝等陆上景区景点,还得忍受1个半小时左右的奔波,事实上,它们和奉节县城的距离都不到60公里。

    窥一管而知全豹。

    巫山、奉节、巫溪虽然都已修通高速公路,但到重庆主城的平均车程仍在5个小时以上,区域内还存在“东西不通畅、南北不通达”的问题,各县城与景区、景区与景区之间缺乏快道连接,公路等级较低、路况较差。在巫山县内,从县城至当阳大峡谷景区,需要2个多小时车程,而从巫山小三峡·小小三峡到奉节天坑地缝也需2个多小时车程,至巫溪红池坝景区则要3个多小时。

   景点老化 “旧三峡”魅力难续

    外不畅、内不联。如果说交通落后、景区景点可进入性差是金三角发展缓慢的先决动因,那么,旅游产业发展规划滞后,导致旅游资源转化利用率偏低,景区景点及接待设施老化、产品结构单一,则是另一处切肤之痛:目前,重庆共有7个国家5A级景区,但金三角的5A级景区仅巫山小三峡——小小三峡一个。

    具有5000年制盐历史的宁厂古镇,是至今仍有盐泉流淌的“上古盐都”,也是巫溪县一直最为倚重的旅游资源之一。

    然而直至2016年,整个古镇只有一个收费旅游项目——“盐泉山庄”。这个山庄主要提供盐泉泡澡服务,泡澡所用的盐水引自中国最早发现的天然盐泉“白鹿泉”,泡澡所用的池子是有千年历史的青石盐池。这个收费项目价格为:成人每人每次10元,小孩每人每次5元。在“盐泉山庄”的周边,大多古镇建筑仍旧闲置。

    在重庆市去年提出金三角一体化发展之前,宁厂古镇就像一块石头,已在刘成林心里压了整整15年。

    2001年,当刘成林就任巫溪县旅游局长时,宁厂已经停产关闭,多数工人都已搬离古镇,开发古镇旅游的思路摆上了县委、县政府的议事议程,县旅游局一门心思想把古镇开发出来。但因财政吃紧,直到他2010年离职,古镇开发还是停留在纸面上。

    2010年前后,重庆市旅投集团收购了包括宁厂古镇、白帝城、小三峡等在内的10余处金三角景区,投入大量精力。刘成林毅然辞去公职,到市旅投集团下属长江三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巫溪分公司担任负责人。“我觉得机会来了!”刘成林说,背靠旅投这棵大树,古镇开发应该不难了吧?

    但一晃又是6年,鉴于种种原因,宁厂古镇开发仍未启动。

    “目前,宁厂古镇回购值谈判关键期,”近日,巫溪县委书记唐德祥对新华网表示。据了解,针对宁厂古镇的景区修复工作,及宁万公路一期扩建工程(宁厂古镇景区道路)正有序展开。

    无独有偶。新华网注意到,在把白帝城·瞿塘峡及天坑地缝交由重庆旅投集团经营管理9年和5年多之后,2016年,两大景区重新回归到奉节县政府。去年以来,巫山县、奉节县、巫溪县整合利用各种资金,依托这些具有发展前景的旅游资源,纷纷设立和完善了县级旅游开发建设平台公司,负责县域旅游开发融资和建设。

巫峡。新华网发(巫山县旅游局供图)

    规划引领 金三角苦练“内功”

    步调一致,契机使然。

    2016年5月,重庆市委主要领导在调研重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时指出,要着力推进以巫山为中心的巫山-奉节-巫溪旅游板块发展,全面提升三峡库区旅游业发展水平,带动更多群众增收致富;7月25日,重庆市政府召开推进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专题会议,提出以政府主导、市场运作为原则,完善三县合作机制,推进旅游业发展。

    2016年10月,重庆市政府发布了《关于推进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布局了44个旅游一体化建设项目。要求到2020年,把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打造成为中国长江三峡的精品旅游线路、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国际一流旅游目的地。

    新华网注意到,《意见》中的重点任务,指向制定旅游一体化建设规划、明确旅游一体化建设原则、形成旅游一体化综合交通体系、打造旅游一体化特色旅游产品、提升一体化旅游公共服务水平、落实一批旅游一体化建设项目等6个方面,还提出了建立旅游专项基金、积极争取资金支持、完善开发建设平台等指导思路。今年3月,重庆市旅游局会同重庆市展改革委和巫山、奉节、巫溪县政府,编制完成《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发展总体规划》,制定了《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2017年工作推进计划》《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联席会议制度》《2017年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宣传营销方案》。至此,重庆市已基本明确了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的任务书、时间表和路线图。重庆市旅游局还专门成立了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办公室,加强统筹协调,大力推进一体化工作。

    “1+1+1要等于1,最终实现大于3的效应。”对于引发外界浓厚兴趣的《规划》内容,奉节县委书记杨树海总结为4个“一体化”:着力实现大交通一体化、大景区一体化、大营销一体化、大服务一体化。

    “事实反复证明,单一的观景、单一的线路、单一的景点、单一的体验方式,根本无法持续点燃游客的热情。实现一体化,我们首先需要明确思路,梳理优化产业结构,赋予产品新的内涵:做强差异才有特色、才有平衡、才有融合,才能为政策资金支持、要素保障找到可靠载体和依据。”

    在全域旅游思维下“苦炼内功”,成为三县共识。

奉节天坑。新华网发(奉节县旅游局供图)

    深耕精品 景区线路提档升级

    《意见》明确提出,每个县要着力打造1-3个核心景区。

    一年来,三县把旅游精品景区建设作为打造一体化建设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支撑加以推进,在巩固提升现有景区的基础上,全力打造旅游精品,一批特色鲜明、吸引力强、具有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旅游金三角”精品景区正在加快构建。

    巫山神女溪水陆环线基本成型,成功打造推出柳坪黄岩新景区、特色民宿“三峡院子”;当阳大峡谷漂流正式开漂,平河度假村开门迎客,瀑布群基本建成;文峰观游客换乘中心主体工程全面建成,朝元观旅游度假区建设项目有序推进。

    奉节大力推进“三区两遗”建设,其中白帝城·瞿塘峡5A级景区创建资料已上报国家旅游局,争取年内开展景观环境质量评审;九天龙凤旅游度假区囊括九盘河、天坑地缝、龙桥河、金凤山在内,整体实现提档升级;白帝城大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天坑地缝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世界自然遗产)工作全面启动。

    巫溪则以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为目标,以推进红池坝国家5A级景区和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创建为重点,深入推进全域旅游建设,联动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协调发展。红池坝度假区建设稳步推进,红池香街、“云中花海”提档升级稳步实施。南门湾综合改造工程、大宁古城漫滩路改造工程已全面完成。

宁厂烟云。新华网发(董晏摄)

    互联互通 构建一体化综合交通格局

    “一体化”发展,打造便捷交通平台,实现互联互通尤为关键。

    一年来,巫山抓好“景景通”交通建设,确保游客在“进得来,出得去”的同时,还要在巫山“散得开”。在江北、江南各建成3条旅游交通大环线,途经神女峰、梨子坪森林公园、当阳大峡谷、小三峡、文峰观景区、黄岩景区、“龙骨坡·巫山人”遗址公园、神女溪等十多个著名景点,力争2018年全面建成,从而实现县城游客中心到小三峡·小小三峡、神女景区、当阳大峡谷1小时旅游圈。据了解,去年以来,巫山在改善旅游交通基础设施方面,共计投入约10亿元,新(改、扩)建公路累计达350公里,初步形成城区与景区、景区与景区之前的交通路网。

    奉节县则启动了奉建高速,奉建高速—天坑地缝快速连接道项目;启动南岸片区旅游环线建设,开工了支线机场连接道、2个通用机场停机坪、奉溪高速寂静互通、渝宜高速朱衣匝道。

    据悉,去年以来,巫溪县启动了文峰至奉节县竹林垭口公路改建、古路互通至红池坝快速道路、巫神路三期双阳至大九湖段公路、宁万公路一期扩建工程(宁厂古镇景区道路);推进红池坝通用机场、大宁河航道治理项目建设;完成县城岩崩避绕公路、红池坝干河沟岩屋至十二垭公路改建工程、县城王家湾至凤凰段公路改建工程建设,力争实现“景区大环线、景区直连线”。

    金三角的对外交通同样紧锣密鼓。目前,重庆巫山机场已完成主体工程量的50%,2018年上半年,巫山将与北京、上海等城市实现通航。郑万高铁巫山段去年年底开建,2021年运营后,作为郑万高铁重庆市境内唯一的区县始发站,巫山每天分别有一趟至重庆北、北京的始发列车和以巫山作为终点的靠站过夜列车。“十三五”期间,沿江铁路、安张铁路也将开建,巫山将实现“2小时重庆、神农架”、“3小时成都、武汉”、“4小时昆明、张家界”、“5小时北京、西安”,大大缩短外地游客赴金三角旅游的时空距离。两巫(巫山—巫溪)高速公路巫山段也将在今年开建,建成后,金三角三县将形成高速公路环线,构建起真正几何意义上的三角形,届时巫山到巫溪的车程将缩短至50分钟。此外,巫山县还正联合奉节、巫溪两地,筹备建设巫山红椿至奉节茅草坝景区,及巫山庙宇至奉节天坑地缝景区公路。

    ……

    打造精品景区,推进交通、升级接待设施,提升旅游服务同时,巫山、奉节、巫溪还特别注对文化的传承挖掘。巫山神女峰景区以神女文化为主线,进行全方位提档升级,通过深挖神女表征的爱情文化,打造一条爱情之旅;奉节县锁定“三峡之巅 诗·橙奉节”形象定位,《归来三峡》大型山水实景演艺等旅游项目下半年即将呈现;巫溪宁厂古镇成功申报为国家历史文化名镇;荆竹坝岩棺群被评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法制盐技艺成功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神女峰。新华网发(巫山县旅游局供图)

    产业融合 打造脱贫攻坚强大引擎

    根据重庆市旅游局今年3月发布的2016年旅游业统计公报,金三角三县巫山、巫溪、奉节2016年分别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9.15亿元、30.32亿元和78.35亿元,总和177.8亿元,同比增长22.3%。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取得初步成效。

    事实上,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一体化建设,正在成为国家级贫困县奉节、巫山、巫溪绿色崛起,限时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引擎。

    在旅游业与农业的融合中,奉节县重点发展了特色种植业、观光休闲农业和规模化生态养殖。目前,天坑地缝乡村旅游扶贫示范区已发展高山天然错季蔬菜2万亩,新增产值1亿元,户均增收2万元;兴隆乡村旅游扶贫观光农业园吸纳劳动力100余人,人均月收入2000余元,带动周边农户新建农家乐35家,与50余农户和20户贫困户签订了特色农产品供给合同。鹤峰乡油桃基地、永乐镇脐橙观光园、安坪镇脐橙观光园已经带动当地1200余户村民走上脱贫之路。

    巫山县透过精品景区建设,提供景区维护、安全监管、导游、车船驾驶、保洁等岗位2013个。优先推荐吸纳贫困大学生、中职毕业生进入旅游行业从事导游、宾馆、酒店管理服务;优先提供景区保安、船工、协漂、救生、运输、保洁等岗位,用于贫困人口就业。接纳贫困人口216人就业,带动近1000名贫困人口脱贫。

    不仅如此,截至目前,全县还已建成18个乡村旅游示范点,共涉及50余个贫困村;建成规模型休闲山庄25家,发展农家乐458家,星级农家乐52户。初步形成“春赏花、夏避暑、秋摘实、冬戏雪”的乡村旅游氛围。

    近年来,巫溪整合资金3500余万元,实施“百里环线画廊、千户森林人家、万户生态农庄”工程,打造了泛红池坝片区、野鹿山片区、大宁河片区3个乡村旅游示范片,建成长沙-银峰、观峰、飞龙湖3个休闲营区,覆盖18个乡镇35个村,其中贫困村15个,直接受益贫困人口2500余人。今年以来,巫溪已发展乡村旅游接待户598户,接待床位5300张,累计接待游客18万人次,实现收入1460万元,扶持带动贫困人口 5000人以上。

    今年1月至4月,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区域累计共接待游客748.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5.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05%和24.14%。金三角三县的旅游业,正呈现出竞相升级提速发展的态势。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李华曾]

往期回顾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21121025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