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巫溪安阳村的李子“出山”了

  村民宁为包谷施肥,不给李子剪枝

  这不要钱的苗子是领了,但领回家后的待遇却大不相同。

  余治平、刘培先等几个积极分子领了树苗便按要求回家好好种下了,但也有村民领回苗子后转个背就送了人。安阳村支部书记沈维平就在下村的路上遇到过好几次村民把苗子送人的事儿,每次他都拦下来,把苗子送回去,再给村民苦口婆心做工作。

  “办法都想尽了,还口头吓过他们毁一棵苗子罚款10块钱,就是怕这来之不易的树苗给毁了。”沈维平说。尽管如此,多数村民对种李子还是没信心。

  其实,大伙不是懒,只是担心李子卖不出去。二社的梁举清对前来劝他种李子的社长余强轩说:“邻镇有人种油桃,后来卖不出去全部倒进了沟里。这李子如果种出来卖不出去,到时我全家难道不吃粮食,吃李子?”

  按当地产业扶持政策,李子成活通过验收后,就可以领取补贴了。也有人领了补贴后就把苗子拔出来,腾出地来种包谷洋芋。

  为了增收,村里号召大家在李子地里套种洋芋、红苕、黄豆等矮科作物,但包谷这种与李子树争光的高秆作物却是技术人员明确不能套种的,可部分村民根本不听。村民陈孝龙在李子地里种满了包谷,由于对包谷精心管护,包谷长得比李子还高。就在收李子的前几天,他生怕李子影响了包谷的长势,竟用绳子将李子树的枝条扎成一堆,中间的李子全都腐烂了。

  “大多数村民要亲眼看到李子变成了钞票,才对发展青脆李有信心。”沈维平说,今年是李子挂果第一年,产量不高,因此还不愁销。但到了明年、后年,如果李子真卖不出去,村民们就会对这项产业彻底失去信心。

  其实,全村李子进入丰产期后,年产量将达到1250吨,到时销路到底有没有问题,沈维平心里着实没底。

  村里老弱居多,管护技术都成问题

  冷链车进村收购李子,李子终于有希望变成现钞了!这无疑给村里的农户打了支强心针,大伙终于在李子上看到了脱贫致富的希望。但在李子种植过程中,还有道迈不开的坎。

  种李子在安阳村是新鲜事儿,大伙儿都不懂技术。村里开了两次技术培训会,除了几个积极分子外,其他人根本不来。即使来了,在家的多数是老人,接受新事物能力差,普遍表示听不懂。

  冷链车进村当天,村里一早通知了一社李子已成熟的农户来开采摘培训会,告诉大家采摘时要轻拿轻放,还要留住表面那层保鲜用的果粉,否则人家不收。72岁的龙金银开完会回家后,拿个筐子摘了20多斤李子。摘完后,她用抹布一个个将李子上的果粉抹得干干净净再来卖,结果一个都没卖掉。一问才知道,老人在培训会上听了半天,只听懂了“今天卖李子”五个字。

  说话间,二社的吴昆仑也背着十多斤李子来卖,负责收李子的工作人员一看,李子不但没了果粉,还满是裂口,坚决不肯收。吴昆仑辛苦了半天,一个李子也卖不出去,老头脖子一扭、青筋绽起,便要骂人。一了解,才知道当天他没来参加培训,自己背了个背篼,摘一个往背篼里扔一个,殊不知这青脆李皮特别薄,全给摔得裂了口。

  “在山高路远的山区,只有优质的农产品才有希望‘出山’。”徐家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文家斌说,以李子为例,品质好的李子三分在种,七分靠管护。管与不管,管护得好与不好,差别很大。

  村民余治平不惜力,管护好,他的李子树两年便长到了碗口粗,成熟前就被人以每斤4元的价格订下了。而有的村民不肯管,两年过去了,李子才长到了两三指粗。

  文家斌说,为了解决李子的管护难题,巫溪县农委把青脆李产业纳入农业社会化服务项目,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对安阳村的10多名村民进行集中培训,再由他们为种李子的村民进行修枝、剪形、刷白、打药等技术服务。但追肥和日常管护仍需村民自己动手。

  “目前我们有两项技术难题亟待解决。”文家斌说,一是褐腐病。这是一种李子成熟前发生的病害,今年严重影响了安阳村李子的产量。二是裂果。今年入汛以来雨水偏多,几场雨一下,临近采摘的李子因吸饱水分而裂了口。仅这两项,就导致安阳村今年李子减产达50%以上,原本预计能收7万斤的李子减产为3万斤。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329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