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大数据破解“苍蝇式腐败”难题

  一起没有知情人、没有账面亏损、甚至没有举报人的涉农领域职务犯罪,却被巫溪县检察院通过最简单的一组数据成功破获。

  这些看似简单数据的背后,是该院利用大数据系统,对查办线索发现难、案值小、范围窄的涉农领域“苍蝇式腐败”,进行的创新性探索。

  一组数据撬开“天衣无缝”涉农案

  “没有知情人、没有账面上的亏损、甚至没有举报人,检察院究竟是怎么晓得这个事的?”这是去年因犯贪污罪入狱的王大奎(化名)至今无法想明白的一件事。

  王大奎是巫溪县某村党支部书记,他利用职务之便,连续数年假借村民名义通过申报种粮直补等多种方式,套取国家补助资金。

  因王采用的方式极其隐秘,被冒名的村民根本无从得知此事,而被套取的资金又是直接打入被冒名申请的村民个人账户,再由王大奎亲自冒用这些账户支取出来,全过程几乎没有知情人。

  “当时,觉得我做的事不可能有人知道。”王大奎案发前一直认为,该案犯罪过程完全由自己一人操作,又没有直接受害人,其隐秘性极强。

  “这个案子确实很难侦办,因为基本找不到知情人。”巫溪县检察院检察长杨德伟坦承,破案的关键,在于检方最初获取的一组数据。

  那组数据显示,该县某村11名村民申报种粮直补,但申报的面积均为整数,并且面积不小,而这与当地农户每户申报面积一般只有几亩,且面积有零有整大不相同。

  不过那毕竟只是纯粹数字上的异常,并不能直接说明什么问题。

  但检察官根据这一数据异常,进而继续比对这些农户银行账户流水信息时却发现,该批补助在下发后几分钟内,即在同一自助取款机上被全部取走。

  “申报面积大、面积都是整数、补助金第一时间全部取光、还在同一取款机上操作,如果这么多的‘巧合’都集中在一件事上,那这事就不能以巧合解释了。”巫溪县检察院随即展开了循线追踪。

  通过对该村其他扶贫惠农资金的排查及其他秘密侦查,检察机关很快查出,该村党支部书记王大奎利用职务之便,不仅冒名套取了大笔种粮直补资金,还贪污了贫困村培训扶贫资金、自建自养山羊农户补助资金等共计14万元。

  去年7月13日,王大奎因犯贪污罪,获刑1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大数据让涉农职务犯罪无所遁形

  一起看起来“天衣无缝”的涉农扶贫领域职务犯罪,仅因一组数据而告破,那这组颇具神秘色彩的数据,究竟源自何处?

  “其实一点不神秘,这些数据都来自于我们多年积累和摸索的大数据。”杨德伟表示,一直以来,惠农扶贫领域案件就存在三大难题:线索发现难、案值小、范围窄。这三大难题使得查处此类案件阻力颇大。

  杨德伟表示,王大奎贪污案在农村类似案件中具有一定代表性,这种“苍蝇式腐败”很多时候都存在知情人少、证据少、查处难度大的问题,独辟蹊径找到有效的破解之道,护航脱贫攻坚,成为了当地检察机关的一道大考。

  经过细致的调研,他们很快发现,无论涉农职务犯罪手法多么隐蔽,但有一点是对方永远无法抹去的痕迹,那就是例如资金往来等相关的数据信息。

  “最初建立涉农领域相关数据库的想法,只是希望便于检察机关掌握基本情况。”在缺乏数据平台支撑的情况下,检察干警白手起家,通过手工录入、拍照成册等一系列最原始的办法,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土数据库”。

  但令人惊喜的是,即便是刚刚建立的尚不成熟的“土数据库”,就直接助力职侦部门查办了数起案件。

  鉴于数据库的强大作用,去年12月20日,巫溪县检察院全面整合数年来的信息、数据、案例等,正式出台《巫溪县人民检察院涉农资金数据库暂行管理办法》。

  根据《办法》,该院建立了四大基础数据库,即涉农领域项目计划、资金发放数据库;涉农领域项目建设资金及项目实施单位数据库;涉农领域政策、法规数据库;涉农职务犯罪案例数据库。

  “资金、资金使用单位、政策法规、案例,这些海量涉农领域核心信息的汇集,由量变引发了质变。”杨德伟表示,通过对大数据的处理,从复杂的数据集合中发现关联关系,分析不同领域、不同作案人员的可能作案规律,再结合群众举报,分析得到准确有效的情报信息。

  随后,再通过检察干警的深度挖掘,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做到有的放矢,破解了在查处惠农扶贫领域案件线索纷繁琐碎、发现难、案值小、范围窄的瓶颈性制约问题,提升了办案的精准打击。

  统计显示,2012年以来,巫溪县检察院共计查处涉及惠农扶贫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40件58人,其中有50%以上的案件都是依托大数据发现和挖掘出来的。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1348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