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应该突出三大创新 培育开放领域新增长点

  重庆在内陆开放高地建设方面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也面临着提档升级、突破瓶颈的诸多挑战。今年1-6月,重庆进出口增长4.7%,但依然低于全国14.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中西部内陆省份开放经济增长迅速,对重庆形成一定竞争压力。当前,重庆迫切需要强化开放功能、开放市场和开放产业的创新,积极培育开放领域新的增长点。

  开放功能创新,把握内陆开放的新阶段特征

  2016年以来,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进入“立体”开放阶段。在新的阶段,有四个方面的新特征:一是重庆作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区位优势突出,战略地位重要,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接点上,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二是开放载体立体化,“铁水”“铁空”等多式联运逐渐成为主流,新的贸易圈逐渐形成。三是开放平台多元化、高端化,自贸区和中新政府间第三个合作项目成为推动重庆开放的重要引擎。四是开放产业面临升级和多元化压力。基于这些新的特征,重庆应当统筹好国内与国际两个市场,做好新的开放发展规划,制定新的开放发展战略。

  新的战略要体现重庆的“点位”特征,要充分凸显重庆作为“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接点的功能。从全球经济发展的新趋势看,应当将重庆规划建成大陆经济与海洋经济的联接点;从开放市场的角度,宜将重庆建成亚欧非一体化大市场的重要联接点;从交通通道角度,需将重庆建成“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立体交通网络的联接点;从产业发展角度,要将重庆建成内陆与沿海、东部与西部产业转移的重要联接点;从发展战略角度,要将重庆建成区域战略与开放战略的重要联接点;从媒介角度,要将重庆建成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的重要联接点。

  开放市场创新,构建多维开放市场体系

  目前重庆的出口市场比较单一,还需要对“一带一路”市场进一步拓展。当前,重庆需要发挥开放通道和开放平台的综合优势,深度拓展“一带一路”市场,构建多维开放的市场体系。

  依托渝新欧班列、自贸区和定向自贸区平台,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互通。一是依托渝新欧班列,增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海关互认,进一步减少重庆与这些国家的互通成本,扩大运输品种和范围,从点、线、面构建多层次贸易互通网络。二是依托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强与具有密切贸易互补关系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接,共同推动陆上高标准经贸规则的探索,促进重庆与这些国家的投资和贸易便利化。三是推动重庆与“一带一路”国家建立定向自贸区。目前,重庆和新加坡在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金融合作等方面已取得突出进展,可率先开展重庆与新加坡的定向自贸区建设,使其成为重庆定向自贸区建设的示范。定向自贸区可采取双园区制,双方开展免关税、通关便利化、投资负面清单试验,形成相互投资与贸易的直通车。

  大力发展“铁空联运”,推动亚欧一体化大市场形成。重庆是渝新欧大通道的起点,同时有自贸区平台和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载体,推动亚欧一体化大市场形成、构建亚欧大贸易圈具有便利条件。基于现有的条件,重庆可以发展铁空联运业务,构建以重庆为运营中心,联接新加坡以及吉隆坡、马尼拉、东京、首尔等城市的国际贸易辐射圈。通过渝新欧+江北国际机场+新加坡樟宜机场,构建欧洲面向东南亚的新国际贸易通道。

  以重庆为中心,发展铁空联运,推动亚欧一体化大市场形成,具有较明显的成本优势。但具体而言,当前需要做好五方面的工作:一是强化空港功能,积极向中央争取航权开放试点,将重庆作为西部航权开放试点城市,在航权分配、航线审批、时刻申请等方面给予更多自由度。二是积极推进重庆开通至东亚、东北亚、东南亚的货运航线。积极向国家民航局争取国内航空公司对新开的重庆始发远程洲际航线给予补贴支持,推动重庆国际航线加快发展。三是积极向中央争取,支持将渝新欧国际铁路建设成为中欧铁路主通道,进一步统筹协调国内中欧班列有序开行,降低铁路运价,提高通关便利化水平。四是积极向中央争取,支持重庆进一步拓展铁路和航空口岸功能,设立涵盖特殊生物制药、粮食、肉类、木材、植物种苗等指定商品口岸。五是通过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等多种方式,推进欧洲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合作。

  开放产业创新,构建多层次的开放产业体系

  当前重庆迫切需要创新开放产业,丰富开放产品,构建多层次的开放产业体系。一是要加强创新驱动,升级笔电产业。根据全球笔电产业市场分析发现,目前全球市场并没有出现萎缩,但呈现出“重质量轻数量”特征。从全球市场分布发现,中国的市场份额在下降,而美国、越南、捷克共和国和墨西哥的市场份额在上升。美国市场份额上升,是回归制造业行动的结果。越南、捷克和墨西哥则是人力成本低的结果。因此,当前加强创新驱动,升级笔电产业势在必行。重庆应充分发挥笔电产业的规模化优势,在核心技术上实现突破;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挖掘成本优势;优化笔电企业生产经营环境,做好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在笔电产业方面的竞争应对。二是提高汽摩产业的外向度。目前,重庆作为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汽车产业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约23.9%,而汽车整车和零部件占出口总额的比例仅为3.2%。依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适当提高汽摩产业的外向度,有利于多点支撑体系的形成。三是要根据自身比较优势和产业基础条件,抓住全球产业升级和沿海产业转型机遇,依据产业发展变化规律,顺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引致的国际市场需求,推动开放型产业集群发展,从创新驱动、产业分工、消费市场、要素保障等方面进一步完善产业链、市场链和供给链。

  (作者系国家“万人计划”学者、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1459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