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戴前锋:30年,他用镜头为重庆人留下“故城”

  戴前锋工作照

  作品展

  重庆南山,林木参天。当酷暑热遍了整个重庆主城,戴前锋一个人却在这里享受着绿树、清风,陶醉在自己的琴声里。

  一辈子单身,30年拍摄一个老重庆,年近60岁告别如歌岁月,走进寂静山林,在南山租房落脚。在很多人看来,戴前锋就是一个孤独的行者。但他却说,当一个人的精神足够强大时,被人遗忘真是一种幸福。

  是的,在被人遗忘的30年里,戴前锋拍摄了数万张老重庆照片,精心打造出关于旧城记忆的新书《故城》,并获得素有“印刷界奥斯卡”之称的美国印制大奖班尼金奖。

  “失败的商人,孤独的行者”,戴前锋这样自嘲。但当重庆人翻阅他拍摄的老照片,打开老重庆的记忆时,戴前锋无疑更是一个成功者。因为,30年,他用镜头为重庆人留下了过往,他的《故城》作为重庆人的“精神地产”永远地留给了未来。

  失败的商人

  戴前锋61岁,土生土长的重庆人。缘于父母出版印刷艺术工作的影响,他从小就喜欢上了绘画。

  1975年,戴前锋高中毕业后,作为“知青”去了四川自贡下乡。3年后,他进了四川省新华彩印厂,工作就是负责照相制版。

  彩印厂外的风景不错,戴前锋常常利用业余时间一边画画,一边拍照。戴前锋没有想到,他拍摄的第一组照片就参加了四川省青年艺术展。这给了他很大鼓励,他开始更多地拿起相机来完成绘画的表达。

  “当时每月工资仅有30元。”也就在那时,戴前锋用自己的半年工资250元和父母支持的250元,买了人生第一部相机。

  1984年,戴前锋回到重庆,在出版社美术编辑室做编务兼摄影工作。就在当时,为一本书籍的封面设计,戴前锋背上相机,行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拍摄收集素材。

  戴前锋还记得,为此他拍摄的老重庆第一张照片就是在菜园坝火车站。那时,两路口没有皇冠大扶梯,到处是吊脚楼,缆车还在棚户区穿行。戴前锋站在堡坎上举起相机,留下了当时的画面。

  “马上就让我找回小时候那种重庆的感觉。”看着照片,戴前锋脑海里浮现出童年记忆的片段。他说,每一个人都有旧城的记忆,而当时的重庆,又是多少人未来的回忆,“重庆是有故事的城市,故乡就是童年本身。”

  那时,整个城市像在搬家一样,无数的脚手架、林立的塔吊,重庆正在经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戴前锋很担心这些承载着记忆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他决心用镜头关注这座城市,留下旧城记忆。

  一边上班,一边拍摄,微薄的收入难以撑起戴前锋拍摄旧城的梦想。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潮涌,戴前锋也下海经商了。他希望挣到第一桶金后,有了资金支持再来继续自己的艺术梦想,没想到很快就血本无归了。

  “感谢失败!”回忆过往,戴前锋并没因此有挫败感,他说,这让他看清了自己。在不少摄影师都扎堆拍广告的年代,戴前锋下定决心,真正沉下心来开始拍摄老城的漫漫长路。

  孤独的行者

  “拍摄老城是从城市形态审美开始的。”在戴前锋眼里,重庆是一座山城,也是一座水城,两江四岸立体感很强,站在江北可以照渝中,走在渝中能摄南岸,跑到山上可以拍整座城,独具错落感。

  从1994年开始,戴前锋开始了老重庆的大规模拍摄行动。背着相机、带着脚架等30多斤的设备,他穿梭在老城的大街小巷。他开始拍南纪门、储奇门附近的民居,但常常从居民嘴里得知,这里是历史遗迹,那里是名人旧居。这些大多是抗战时,重庆作为陪都时遗留下来的。

  戴前锋坦言,他是在对重庆知之甚少的年代开始拍摄的。但随着拍摄的深入,他渐渐走进了重庆的历史,审美视觉上便有了一层深厚的历史笼罩。

  “老城的历史犹如山城浓雾一样神秘诱人。”戴前锋发现,幽暗的民居、沉默的遗址所释放出来的抗战“史实”竟然毫不逊色于中外任何城市而成为世界性话题,作为二战名城,重庆留给人们的记忆和故事很多很多。他说,“但随着城市建设改造,这些承载记忆的载体正在逐渐消失。”

  翻开戴前锋的照片发现,在上世纪80年代,他还能拍摄到旧城历史遗迹、名人旧居的整体,到了后来就是残缺不全的肢体和片段,到现在只有碎片了,甚至是江边的弃物。

  “一个城市像一个生命,总要告别过去,我就将它留在镜头里。”戴前锋一拍就是30年。有人说,记录这座城市的变迁两年就够了。戴前锋说,自己拍摄不是对物象的认识,而是在表达这座城市的同时,也在记录自己的心灵,“一个地方哪怕拍了100次,如果在更美更感人的时刻看到,我会停下来拍101次。”

  30年,戴前锋为了拍摄,投入了几乎所有的时间和金钱,至今孑然一身。有人称叹他坚持拍摄老重庆30年,他却说,这不叫坚持,而是完完全全的享受。

  成功追梦人

  起初,戴前锋并没有想过要出书,只是拍完以后,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他就想把以前拍的照片集中起来全面展示。

  2008年,戴前锋找朋友借了10万元,精选了600张老重庆照片,编辑出版了一本400页的《二战名城老重庆》的画册。

  “没想到那么受欢迎。”戴前锋回忆,第一次印刷的1500本不到3个月就卖完了。后来,国家相关部门再次预定了500本作为礼品书。戴前锋说,“《二战名城老重庆》不是老重庆的全部,但它的热销让我看到了价值。”

  到2014年,戴前锋拍了10余万张老重庆的照片。他说,要为老重庆这个题材画上句号了,并为画册取名叫《故城》——既代表他的故乡,也是指拍的内容是已经消失的、过去的城市,成为一段故事、一段历史。

  “简直是百里挑一。”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戴前锋坐在书桌前,把一张张照片铺开放在看片器上,右手拿着放大镜,目光一点点移动,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最终从10万张照片中选出了1200张入画册。”

  为表达照片的历史深度又不失掉色彩,戴前锋把每一张照片又调成一种接近黑白的彩色。他透露,要把在不同光线、不同背景下拍摄的照片调成同一种色调,且不能失掉大片一般的古典感觉并非易事。为此,这上千张照片仅调色就花了整整两年,但最终表达出了他希望的艺术性和精神元素。

  2015年,通过众筹,戴前锋的《故城》出版,首印1500本很快就卖了上千本。去年,《故城》摄影集捧走素有“印刷界奥斯卡”之称的美国印制大奖班尼金奖。重庆知名导演张一白称,通过《故城》这本书,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它是一把钥匙、一个密码,能够打开回家的门。

  “贫穷与独身是我的财富。”南山,在戴前锋眼里是抗战的圣地。现在,他选择了在南山与抗战博物馆毗邻而居,“这里离喧哗远一些,离‘故城’更近点。”

  告别如歌岁月,走进寂静山林,戴前锋的转身并非人生谢幕,他说,童年时,音乐是比美术、摄影、文学更深的一个梦。现在,戴前锋又开始了他的音乐之旅。

  王彩艳 罗兰

  图片由时光里书店提供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149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