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走街串巷查非法行医 他的头脑里带了一幅活地图

  ▲执法队员调查一女子是否非法行医

  人物素描

  邓步伟,46岁,中共党员,从事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工作23年。渝北区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工会主席、医疗卫生科监督员,区第十四次党代会代表,多次评为渝北区卫生计生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卫生监督工作先进个人。

  皮肤黝黑,声音沙哑的邓步伟,每天的工作是和同事们在渝北区范围内转圈圈。他们要走到的地方,往往让人意想不到,甚至让人产生疑问——这里也能隐藏非法行医者?

  “每天走街串巷查非法行医,头脑里带着一幅活地图。”邓步伟说,非法行医者往往以为我们查过了就不会再来,恰恰相反,这些地方会印在我们脑海中,要反反复复去查。

  昨日上午10时,重庆晚报记者跟随邓步伟等执法监督员,来到渝北区同茂大道一在建工地上。邓步伟对直走进其中一个房子——一个月前,邓步伟和同事们突查过这里,当时有人违规卖药开处方。现在,一位姓任的女子在此处刮痧拔火罐。在对该女子再次进行法律宣讲后,该女子说:“你们上次来查了后,我真不敢再开处方治病了。”

  11时15分,邓步伟和同事们来到秋成大道上。这里到处都是在建工地。“2014年到2015年,渝北区多部门联合打击非法行医后,不少非法行医者由路边门店转向了更为隐蔽的工地、小区等处。要找到这些地方,只有通过平时每天不断摸排进行线索搜集,群众举报也是线索来源的重要渠道。”邓步伟说。

  在一间拉着帘子的活动板房内,邓步伟发现一名女子在无证销售消暑药品,立即把情况告知辖区内的食药监局进行跟进。

  “要锁定非法行医的证据并不容易。一方面要抓现行,另一方面还要取得群众的理解。”邓步伟说,有的地方离医院较远,老百姓觉得有个诊所还挺方便,也不管这些诊所是否符合规范。不少黑诊所因为没有资质,患者医治后出现过敏反应。正因为这些地方偏远不好找,打120都赶不及,这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了。我们的执法工作,还要把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给老百姓讲明白,讲透彻。

  11时45分,还是在秋成大道上,区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又接到群众举报,称这里一处工地有黑诊所,消息很快转接给邓步伟。邓步伟迅速和同事赶到现场,发现这处黑诊所竟然还挂着“诊所”字样的牌子,隐藏在工地的一处房子里。虽然黑诊所负责人不在现场,但邓步伟说,这个地方已加入到自己头脑的地图上,随时会返回来进行突查。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郝瑶 记者 毕克勤 摄影报道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150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