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18年前卷款百万潜逃 天天蹭网打游戏每月只花200元

  渝中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将罗刚押解回渝。

  罗刚租住的房屋。

  8月1日,当重庆来的检察官出现在广东东莞罗刚的家里时,罗刚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沙发上。

  从1999年7月23日罗刚携款百万潜逃那天算起,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八年零八天。此时的他,完全不是当初他想象的样子,而是天天宅在家里,蹭着邻居家的网络打手机游戏,每个月所有开销加起来200余元,水费甚至不足5元。

  他卷款百万潜逃

  案件还得从18年前说起。1999年,在重庆某公司做出纳的罗刚听说单位要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当时28岁的他和父母、哥哥住在一起,他希望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但他很快听说,这次分房子没有他。生性内向的他越想越气,最终决定将手伸向单位的公款。趁会计不注意,罗刚偷偷在现金支票上盖了单位的印章,做好了作案的准备。

  当年的7月23日,星期五。考虑到周末两天不用上班,有充裕的逃跑时间,罗刚在当日下午拿着手续完备的支票,到银行取出69万元公款和公司员工缴纳的30余万元购房款,踏上了逃亡之路。

  十几年蹲守未果

  7月26日一早,公司发现账上少了一大笔现金。恰好罗刚的父亲来到公司,称儿子已3天没有回家。发现情况不对,公司领导到检察机关报案。

  然而,罗刚就像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消息。

  现任渝中区检察院职侦局副局长的曹宏斌当年参与了该案的办理。他说,考虑到罗刚的父母及家人都在重庆,渝中区检察院选择蹲守这个“笨办法”:每年大年三十,检察官都会到罗刚父母家附近,试试看能否抓到这个逃亡在外的嫌疑人。然而,多年来毫无收获。

  2002年,罗刚的父亲去世。检察官推测,罗刚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回家。遗憾的是,罗刚仍然没有出现。

  一个电话引起注意

  罗刚到底去了哪里?这起案件的突破口又是什么?

  今年年初,有干警提出一个思路——既然查不到罗刚的身份信息,说明他早已漂白身份。但是,罗刚不可能不通过手机和家人联系,也许能从其家属身上打开局面。

  在对罗刚亲属的通话记录反复比对分析后,一个从东莞打来的电话引起了渝中区检察院的注意。很快,查出可疑号码的机主姓名——曾某雄。

  检察官异乡巧抓捕

  7月21日,由渝中区检察院法警大队大队长赵庆、侦查员易南庭组成追逃小组,和市检察院指挥中心追逃办干警一起,前往东莞。

  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帮助下,抓捕小组很快锁定“曾某雄”所在的小区。

  当易南庭以燃气管道检修为名敲开房门时,他一眼就根据那张看了无数遍的照片确定——“曾某雄”就是罗刚!

  8月4日,追逃小组顺利将罗刚押解至渝中区看守所。至此,这个最高检挂牌督办的案件,终于在18年后尘埃落定。本报记者 钱也

  ■他的逃亡路 服装厂打工,每月挣2000来块钱

  据罗刚交代,当年他带着100多万元现金辗转各地后,于2002年来到广东东莞,并选择落脚在东莞市某镇。这里,外来打工人员众多,人员情况复杂,便于隐藏。

  罗刚在当地找人办了个假身份证,化名“曾某雄”,用赃款在当地买了套房子,并和一个江西来的打工妹结婚生子。

  100多万元赃款很快就花光了。为了维持生计,罗刚开始四处打零工。由于没有合法的身份证,罗刚只能去那些管理不太严格的服装厂,每月挣2000来块钱。这点钱罗刚挣得还不踏实,一旦服装厂裁员,罗刚因为年纪偏大往往首当其冲。在今年初,他又失业了。

  在2015年妻子离婚带着孩子回了江西之后,罗刚就彻底成了“宅男”。他每天躲在家里,蹭邻居家的网络。在闷热潮湿的夏季,没有空调,就吹着一台小风扇。

  除维持基本生活的食品采购外,他极少出门,将自己的生活成本挤压到最低。每个月所有的开销加起来200余元,水费甚至不足5元。

  ■他的忏悔 有一次走到成都了,都不敢回重庆

  检察官:这些年从来没想过回家?

  罗刚:想过,最近的一次都走到成都了,还是不敢回重庆。

  检察官:现在回头想想,后悔吗?

  罗刚:后悔。当年也是一时冲动,害得自己东躲西藏了十几年。父亲过世的时候,都没能回重庆见他最后一面,妈妈生病自己也拿不出钱来,这全都怪自己当初意气用事。

  检察官:你在东莞也没有固定工作,每天都在干什么?

  罗刚:耍游戏。我在那边没有朋友,也不敢交朋友,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混日子嘛。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154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