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三分之二的工作时间 他都在下水道里不停穿梭

  ▲赵立春在井下作业

  人物感言

  不管是什么井,经常是接到险情,就第一个下井,就像打仗冲锋在第一线。

  人物素描

  赵立春,40岁,中共党员。沙坪坝区市政设施养护管理处西部疏浚队队长。曾在部队服役十余年的他,被同事如此描述:赵立春下井就像打仗,永远冲锋在第一线。

  故事背景

  沙坪坝区大学城方圆18平方公里的辖区,每个窨井盖平均相距30米,共计11000多个雨水、污水窨井,几乎每口窨井下都留下了赵立春的足迹。谁能想到,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工作的三分之二时间都在下水道里不分日夜的穿梭。

  8月29日上午11点许,沙坪坝区大学城盛德路附近人行道窨井盖边,此时室外温度约38℃,疏浚队一行十余人在此整装待发,他们要巡查的是雨水窨井。重庆晚报记者见到了队长赵立春,他身高1.6米左右,皮肤黝黑,手臂粗壮,手指粗大,指甲缝里夹着一些黑色污垢。只见他迈着快步离开人群,口中念念有词,手中却并无他物,原来赵立春右耳还别着一个蓝牙耳机,正在安排着工作事宜。

  “怕听不到电话耽误工作,手也经常戴手套比较脏,这样方便些。”赵立春笑着解释,露出一白牙。

  20分钟后,窨井通风换气完毕,赵立春在两个队员配合下换上下井装备——安全帽、塑胶马裤、雨靴、对讲机和气体测量仪,身后绑住的是两个队员紧紧抓住的安全绳。赵立春率先下井,重庆晚报记者换上装备同行,井深约七八米,不到一分钟到达井底,除了温度骤降脚下传来凉意,井下的漆黑、潮湿也让人感到不适。

  在跟着探照灯的光线所至,赵立春正用小铲子敲击着井下的墙壁。他解释,墙体长期处于潮湿环境,容易受到侵蚀,这种情况,在污水井里更甚,井下光线不好,眼观耳听都是判断参考。

  记者听不出名堂,将灯光朝墙壁照去,试图看出点门道,画面却让人头皮发麻——墙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是死去的蚊虫…….10分钟后,记者体验完毕从窨井上来,颈部、脸上都被蚊子叮起包。

  负责污水疏通的队员熊习海说,比起污水井,下雨水井可是轻松的活路。“我和队长两人常常下井,在地下的时间反而占了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二,他常强调安全第一,但只要他在,我就觉得踏实安心。”

  熊习海还说,赵立春也是有名的“鸽子王”,常常被放鸽子(爽约)的,就是赵立春的9岁女儿。

  赵立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今年暑假至今,女儿已经被自己放了11次半鸽子,其中答应的一起游泳有7次,答应去看女儿跳舞、钢琴表演有3次,答应一起看电影有1次半。这个半次是咋回事?

  “前段时间听同事说,看《摔跤吧,爸爸》对娃儿有教育意义,还可以培养父女感情,有天晚上一家人就去看。结果晚上7点多接到电话,说康居西城有抢险,看了20多分钟就走了……。“赵立春说,如今女儿已经把他放鸽子的事件写了一个小本本,这让他很是惭愧。

  为了让喜欢穿自己旧军装的女儿更好的理解这份工作,赵立春曾不太形象的打了个比方:“爸爸就像是管下水道的警察,把下水道管好了,你的老师、同学生活环境才会更好。”

  记者 文翰 实习生 周荞 摄影报道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1567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