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打通对外通道找准特色产业 奉节县平安乡的脱贫故事

  8月30日,奉节县平安乡,关门山公路。(本栏图片均由记者谢智强摄)

  秦巴山区深处的奉节县平安乡与云阳县上坝乡、巫溪县文峰镇交界,交通条件不好,属于“鸡鸣三县”的偏僻角落,特别贫穷。就是这样一个穷乡僻壤,通过近两年的脱贫攻坚,乡亲们的生活变了个样。

  变化是怎么发生的?8月31日,记者从奉节县城出发,冒雨驱车近两小时到达平安乡,了解当地干部群众奋力攻坚的脱贫故事。

  一条路与一座桥的期盼

  平安乡地处奉节县西北角,距离县城90公里,全乡11个村和社区中,贫困村就有6个,占比高达50%,贫困人口2700人,占比达到14.35%,远高于全市、全县平均水平。

  一槽二梁三面坡,中间一条梅溪河。平安乡的穷,交通不便是“罪魁祸首”,其中尤以桃树、长坪、向子3个村为甚。这3个村与乡里的其他地方被梅溪河分隔开来,村民从村里到平安乡场,需要先到巫溪县文峰镇和云阳县上坝乡,再折返回到桃树村和长坪村,经过梅溪河上的“甩甩桥”,再从河谷往山上爬,走近10公里的土路,单边就需要4个小时。村民开玩笑说,“和到重庆主城差不多”。

  “看到屋,走到哭。”长坪村村民周本琼说起自己的伤心事哭笑不得。那是两年前,周本琼到乡场上买两头猪仔,想到路途遥远,她早晨5点就从屋里出发了,四周漆黑一片,她不敢走太快,早上9点多才到达乡场。此时已是日上三竿,便宜的猪仔早就被人买走了,周本琼和卖家谈好价钱,吃了中饭后往回走。两个箩筐一边一头猪仔,加上买的其他干货,一共七八十斤。走到“甩甩桥”的时候,周本琼一个趔趄,脚崴了,痛得她遭不住,只好叫家里人过来帮忙,“最后是一路哭着回去的,晚上9点才到家,在家里躺了四五天。”

  桃树、长坪、向子三个村一共有2958人,这条路是他们的心病。这个情况,乡干部哪能不知,但修路是个费钱的事儿,乡里哪来这笔钱。于是,他们想了个法子,每次有县领导来平安调研,就带着他们走一遭。几回过后,县里相关部门就把修这条路立了项,拨了400多万元,新修了从梅溪河上山的3.8公里水泥路,并把到乡场的公路也一并硬化,村民的出行大大方便了。

  记者在河边采访时,两名测绘人员带着仪器走了过来,他们带来了好消息:县里下了死命令,要求明年之内在梅溪河上架一座公路桥,必须明年通车——届时,近3000村民到乡场赶集,最多只要半个小时。

  一个贫困户的逆袭

  因为穷,乡里自然留不住人,村民老是往外面跑,但大部分人都没什么技术,挣钱并不多。

  文昌村五社村民喻德兵便是如此。今年42岁的他,过去常年在广东打工,但每月却只挣得1000多元,除去生活开销后所剩无几,两个小孩上学的费用更是家里一笔沉重的负担。2013年,随着大儿子上了高中,学费和生活费激增,喻德兵一家成为了贫困户。

  穷则变,变则通。在沿海打工行不通,喻德兵索性回了家,开始养猪。刚开始时,没有启动资金,也没有抵押物,喻德兵在信用社碰了一鼻子灰。

  他没有气馁,找亲戚朋友借了10万元,加上自己多年攒下的3万元,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不懂技术,就跟着村里的科技特派员学,不懂市场,就多咨询村里引进的企业。就这样,喻德兵的产业慢慢做大了,从生猪到能繁母羊再到辣椒,他逐渐成为了村里的大户,成了村里人口中的“喻老板”。

  目前,喻德兵发展了600亩辣椒,200多头生猪,100多只山羊,还成立了一家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带动大伙一起发展。

  “光靠自己肯定不行,还是党的政策好。”喻德兵说,养殖山羊,政府给了9万元的补贴;种植辣椒,农委每亩补贴132元;发展蔬菜大棚,他又申请了总计17.5万元的补贴。正因为如此,喻德兵自己“发达”后,没有忘记其他人,他的蔬菜基地里聘请了许多贫困户务工,甚至还带动了朱学兵、潘昌翠等一起种植辣椒,“现在,全村300多户的生猪保险都是由我一个人来购买,为乡亲们能出一分力是一分力。”

  不当“大话干部”的驻村队长

  平安乡的脱贫攻坚事业,离不开热心的扶贫干部,在这份名单里,有陈建华、唐可人、叶根等,他们都为乡里解决了许多困难。而新近常被村民念叨着的名字则是蔡佳杞,平安乡林口村驻村工作队队长。

  今年4月,蔡佳杞被派驻到林口村,刚一到村,他就发现当地的脱贫攻坚任务重。

  “4个生产社中有3个没有硬化路,一进屋手机就没了信号,这样相当于与世隔绝了,谈何脱贫?”

  于是,到村后,他在第一时间就召集社长和群众代表开会,倾听他们的呼声。不出意料,村民的诉求聚焦在这两个点上:“小伙子,我晓得你是县里派来的,我不管你来能待多久,只要你能把道路和手机信号两件事解决了,我们就认你这个干部,不然你再多承诺也只是说大话。”

  “行,我尽全力去跑。”蔡佳杞应承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后,他说服乡里向县有关部门发函,提出了整修公路的申请;又找到县经信委和通信公司相关负责人,给他们反映情况。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不久,林口村道路通畅工程8公里总计400万元的项目,已经立项,正在进行财政评审,预计用不了多久就能动工;而通信公司也将在平安乡架设3座基站,其中一座设在林口村。

  村民得知这个消息后,奔走相告,纷纷对蔡佳杞竖起了大拇指,他对此微微一笑:“我只是不想当个说大话的驻村干部……”

  记者手记>>

  深度扶贫需注意动态监测

  在平安乡采访时,记者听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乡里大兴土木,不少群众也是满怀期待。村民张德安听说公路不经过自己家,便不高兴了,嚷着要上访,经过驻村工作队员好说歹说,才算把事情搁平——张德安所在的那个垭口,只有5户人家10来人居住,实在没什么必要专门把公路弯过去。

  第二件事。平安乡文昌村的贫困户喻德兵通过政策扶持和自身努力,已经成为该村的致富带头人,这固然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却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眼红。有人认为,喻德兵享受了太多的扶贫政策,所以才能够实现“逆袭”,而自己家里的情况原本和他差不多,或者顶多稍好一点,却没有享受到这些政策,不太公平。

  村民的想法可以理解,表面看,也有一定道理。

  一来,贫困人口多、覆盖面广、程度深,因此贫困户与非贫困户之间的差距,可能很小很小;

  二来,深度贫困乡镇大多地处偏远,基础设施薄弱,防灾、抗灾的能力都不强,即便是脱了贫的村民,相当一部分也处于贫困的临界线,一场雨、一场风、一场旱,都有可能让其随时返贫。

  正因如此,这些地方的村民才容易出现一些心理不平衡的问题。

  那么,如何兼顾均衡与公平呢?

  首先,实施贫困动态检测,对致贫趋势进行预警和提前干预,对帮扶成效实行动态跟踪管理。

  其次,建立特殊困难“临界对象”档外台账,及时跟进落实有针对性地帮扶。

  第三,建立完善贫困户利益联结机制。

  最后,做好解释说明工作,毕竟有些扶贫政策是国家专门针对贫困户而制定的,这也是公平的另一种体现。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605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