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这个80后 想做重庆川剧圈“吴京”

封面.JPG

  记者手记:作为一名80后,饶春为之沉醉的川剧却是一门古老的艺术。的确,艺术的传承离不开创新,也离不开青年一代对它深深执着。

  华龙网消息,在影视圈打拼多年,演员吴京凭借一手打造的电影《战狼》一战成名。在重庆川剧圈,市川剧院青年武生演员饶春也踏上了自编自导自演之路。没有创作戏曲剧本的经验,他为此筹备一年完成初稿,打算自掏腰包排演川剧《郑成功》。用现代音乐替代锣鼓声,程式化的戏曲动作转变为生活化的肢体语言,尝试这一具有实验性的创作,他是如何想到的呢?

  武生也文艺 自编戏本要演川剧独角戏

IMG_2274.JPG

  走进饶春的书房,一顶头帽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旁边是长长的髯口,不远处戏曲舞台上常见的双头枪悬挂一侧。

  桌上写得密密麻麻的一叠纸上,还有不少修改的痕迹。文末写着:8月22日13点03分。从剧本筹备到初稿完成,近一年时间的“煎熬”,饶春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戏曲剧本《郑成功》。他特意记录下时间,把笔用力一掷,一仰头深深叹了口气。

  “无论写得好坏,排演出来是否能受到观众认可,这次实验性的创作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饶春说,初稿写完那一刻,舞台上的表演、谢幕时的场景似乎已经呈现在脑海里。

  俗话说“半台锣鼓半台戏”,但饶春筹备的这场独角戏没有锣鼓声而是选择现代音乐,以往具有程式化的动作则改为了话剧中更生活化的肢体语言。他说:“既要有戏曲的韵,但表演上要归于生活。”

DA2R5234.JPG

  身高178公分,因长期练功得来的一副结实的身板,作为市川剧院的一名武生演员,饶春的“正业”是在舞台上饰演吕布、赵云这些武艺高强的角色。为了保持体型和武生动作的力量,练好基本功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从12岁进入川剧院,22年光阴匆匆而过,鲜少能在剧场见到年轻的面孔,作为一名青年川剧演员,他隐隐担心。“演员跟观众就是鱼和水的关系,戏曲没有年轻观众该何去何从?”

  偶尔,坐在剧场里看戏曲、话剧等舞台演出,遇到立意不够好、深度还有待挖掘的作品,饶春看看一旁的观众,有的刷手机,有的打瞌睡。

  “我想努力尝试,自编自导自演一场让人‘坐得住’的演出。或许不一定能成功,但也许能走出一条新路。”

  曾离开川剧圈 重看《金子》回到老本行

IMG_2273.JPG

  其实,面对年轻观众不足、收入不高的问题,以及对川剧事业发展产生的疑惑,饶春曾选择离开。

  “当时的想法是搞川剧看不到希望,呆下去就是浪费时间。” 2011年,饶春毅然离开川剧院,踏出大门,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他开始跨界幕后,一个人负责舞台、演员和策划,收入是以前的四五倍。

  起初,收入上的提升曾让他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可时间一长,每每在台下调度,台上绚烂的布景和演员上场看得饶春心痒痒,“内心是非常想跟演员们一起登台。”

  有一次,回到剧院看川剧皇后沈铁梅的《金子》。演员精湛的表演吸引了观众也深深打动了饶春。主创人员谢幕时,灯光再次投向舞台,现场观众自发起立鼓掌,掌声经久不息。尽管不是第一次观看《金子》,但有了几年在外打拼的经历,饶春思绪万千,“演员就应该在舞台上闪光,我想重新回到舞台,哪怕从头再来,也不能放弃多年追逐的川剧事业和演员梦。”

  行话说:“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日不练同事知道,三日不练观众知道。”当脱离川剧三年多的饶春重新走进熟悉的练功房,昔日信手拈来的动作却变得生硬。

  找回舞台感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在饶春看来,放弃川剧这几年成了他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没有这次逃离就没有思考,沉淀了、成长了,想做一个合格的戏曲演员的梦更清晰了。

  零基础到初稿完成 一年里完成各种不可能

IMG_2275.JPG

  自编自演自导一部川剧作品的想法,在饶春心里萌芽,确定选题是第一步。选一个立意好的题材,大家熟悉的人物,且别人没做过,他很快选定了《郑成功》。

  写历史名人意味着前期准备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他一头扎进各种历史资料,找来郑成功题材电视剧,甚至找到多位高校历史老师,用聆听的方式力求了解一个立体的人物。

  半年扎实的准备之后,饶春坐在书桌前,一次次提起笔又一次次若有所思地无奈放下。其实,在写川剧剧本之前,饶春曾写过小品剧本。“一来利用业余时间补贴家用,二来为写戏曲剧本打基础,就陆陆续续写过十来个。”

DA2R5241.JPG

  跟小品不同的是,戏曲既唱又讲,这对文学知识相对欠缺的饶春来讲难上加难,常常一段20多字对仗工整的唱词就要反复揣摩好几个钟头。

  最棘手的当属80多分钟的独角戏如何让人物“立”起来。饶春坦言,多一个演员在服装、排练上就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即使只是两个人排戏也需要兼顾彼此的时间。

  可没有演员对戏,如何呈现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

  有一次,饭桌上朋友提起跟父亲吵架,大伙劝“你爸也是为你好”。正一心想着剧本的饶春突然来了灵感。“生活中父子争吵,跟郑成功劝父不要投靠清军的桥段,在情感上就有相似指出,不过事件大小不同。”

  于是,便有了剧本中郑成功回想起往事,深夜自言自语,“儿深知父意,父亲最疼爱的是儿……但你不思上报君恩、下思黎民……父亲你该死,你该死。”

  在饶春看来,戏曲的语言需要说人话、接地气,各种生活化的呈现更能打动观众。

  获昆曲大武生林为林认可 明年将演新作

IMG_2272.JPG

  戏曲的路不好走,但幸运的是有两位戏曲大师曾给饶春带来指引。

  2016年,饶春去北京参加中华戏曲名师传承训练营活动,他的梦想导师则是二度梅得主、昆曲大武生林为林。

  戏曲界有句话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而当时饶春排演的正是昆曲《夜奔》。为了拿下这部戏,常常是排练场关门后,饶春还会找个空地独自练习。

  戏终于拿下了,饶春忘不了导师林为林激动得脱下练功鞋敲在自己的手臂上说:“你就是块学戏得料。”而这些都让饶春觉得,戏曲越来越有干头了。

  另一位大师则是三度梅得主、重庆市川剧院长沈铁梅。“沈院长要求我每天练好基本功,用图片、视频为证。”饶春边说边打开一个个记录下的视频。

  微信那头,院长沈铁梅不时给饶春支招:“练功要带着思考去练,不能蛮练。”

  最近剧院放假,饶春也没闲着。练功、完善剧本,他打算今年开排《郑成功》,明年带着作品跟观众见面,而戏曲导演专业的深造也被列为下一步的计划当中。他说,看到两位戏曲界的大师都仍在不断努力,自己更不能懒惰。

DA2R5247.JPG

  “戏曲很美,希望让更多的人关注中国传统艺术,今后能多看到几个川剧《金子》。”每每提到川剧,饶春的眼神里似乎都在发光,还不时比划着戏里的动作。

  原标题:他是重庆川剧圈的“吴京” 自编剧本欲导川剧《郑成功》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605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