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点沙成土”:重庆科技造就乌兰布和深处的“绿洲”

    新华网重庆9月13日电(邵以南)一群与沙漠毫无交集的重庆人,硬是在千里之外的乌兰布和,凭借力学科技和“自虐”精神造出一片片良田绿洲。

重庆交通大学乌兰布和“沙漠土壤化”生态修复项目中试基地农作物长势良好。新华网 彭博 摄


    乌兰布和沙漠生态不容乐观

    从银川河东机场到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大约2个半小时车程。越接近目的地,荒漠戈壁,满眼黄沙。

    进入乌兰布和沙漠,第一个说上话的是薛飞斌。“沙就是沙,怎么可能变成土呢?”置身一片葵花田,茎秆足有一人多高,他用手贴着头顶来回比划。不远处,绿草丛生,鲜花盛开,阳光下,结满穗子的高粱杆迎风摆荡。

    目前播种面积4200亩,种植各类作物近百种,杂草全部存活,青蛙、蝴蝶、麻雀等鸟虫也在此落脚,深吸一口气,泥土清香窜入鼻孔——这是一片名副其实的“人工绿洲”。

    一路走,一路嚼,西瓜、番茄、大葱、苜蓿、红薯、荞麦、玉米……寸草不生的沙漠,一旦开长,便植被葳蕤,生机盎然。

    “现在正刮着5级风,但站在田地里,风小了,沙子也进不来。”他告诉新华网,“要不是亲眼见着这些苗子长大,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

    治沙,大漠人受够了失望。

    乌兰布和沙漠位于内蒙古西部,总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地处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和阿拉善盟境内,是我国西北荒漠和半荒漠的前沿地带,也是京津冀地区风沙源头之一。黄河阿拉善段85公里西岸紧靠乌兰布和沙漠,水漠相连,水土流失严重,水蚀面积近1210平方公里。据统计,乌兰布和沙漠每年直接输入黄河的泥沙约有1亿吨,且近年每年以8-10米的速度东侵。薛飞斌居住的乌海市乌达区乌兰乡就深受其害。

    有效治理荒漠化一直是世界性难题。有鉴于沙的流动性,应对风害成为难中之难。在目前主要的固沙技术中,工程固沙采用人工设置沙障等工程手段,如草方格、石方格来阻止沙子移动;化学固沙通过喷洒化学固沙剂,如乳化沥青、聚合物树脂等;植物固沙则是透过种植沙生植物的手段来稳定和阻绝沙体,以达到固沙目的。

    2010年以来,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及科布尔防汛分洪两大工程相继实施,让阿拉善盟嗅到了新一轮契机。2013年,该盟在黄河西岸巴彦木仁苏木(苏木:内蒙古自治区乡级行政单位)区域规划了1000平方公里生态沙产业示范区,占乌兰布和沙漠总面积十分之一,现已入驻各类企业及科研机构31家,在不同地段,依托自有技术推进沙漠生态治理。

    “我今年56岁,在这边住了20多年,传统的法子都见过,也用过。都没有改变沙子本身的属性,实施起来要么难度大,成本高,要么难以确保后续效果。”如此科学的判断出自一位农民之口,的确令人颇感讶异。薛飞斌如今每天都要驱车半小时来到田地,查看作物生长情况,防虫、防鼠、锄草、守田、提点子。事实上,他的身份,既是重庆交通大学乌兰布和“沙漠土壤化”生态修复项目中试基地工人,也是这里的“农业顾问”。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李元元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1655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