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探秘古诗中的渝北:玉峰若笔立 千树看猿悬

  ①野生猕猴上演“百猴过江”。渝北区委宣传部供图

  ②野生猕猴上演“百猴过江”。渝北区委宣传部供图

  ③桶井峡风光。 记者 郑宇 摄

  地处重庆主城北部的渝北,历史上曾属巴国、巴郡江州县、枳县、巴县、渝州、重庆府,曾名江北厅、江北县。

  群山起伏,古树参天,流水潺潺,古时的渝北鲜有名人大家路过,但这里秀丽的风光仍然令文人们为之倾倒,留下了200多首美妙诗篇,这些诗作大多由在渝的外籍官员及本土文人创作。

  近日,重庆日报记者走进渝北,试图还原这幅乡情萦绕的诗歌地图。

  冯时行写下第一首诗

  在漫长的岁月中,谁为渝北写下第一首诗歌?

  “我认为是渝北洛碛镇人、宋代文学家冯时行。”渝北区作协荣誉主席李蜀霖表示。

  “天行明月地行水,水月相去八万里。天公大力谁能移,月在水中天作底……”李蜀霖介绍,这首《信相院水亭》正是冯时行写于洛碛。

  说来有趣,今天的洛碛原名“乐碛”,道光二十四年的《江北厅志》记载,冯时行是乐碛人。而乐碛之所以改名,还与冯时行有关系。

  冯时行曾历任奉节尉、江原县丞、左朝奉议郎等官职,因力主抗金被贬。1144年底,他从万州回到家乡,气愤之下,将原籍“乐碛”改为“落碛”(此后逐渐演变成今天的“洛碛”)。

  “《信相院水亭》应该就是创作于冯时行被贬回乡的这段时间。”李蜀霖称。

  此后,渝北古诗的历史留下了一大段空白,直至清代,因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在渝的外籍官员及本土文人的创作令渝北古诗迎来了繁荣之景。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样一段空白,李蜀霖认为,古代渝北相比渝中、南岸来说较为偏僻,又非交通要塞,自然鲜有文人往来其间。即便有诗人来到这里留下诗作,但古代巴渝几经战乱,很多史料也散失了。

  渝北古诗在清代的繁荣,还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清乾隆年间的巴县知县王尔鉴。在渝期间,山清水秀的渝北也曾令这位被贬的“七品芝麻官”陶醉,在他评定的“巴渝十二景”中,就有“桶井峡猿”(后更名为“统景峡猿”)、“华蓥雪霁”两景在渝北。

  跟随王尔鉴的脚步,众多文人也纷沓而至。

  渝北多山,其中,被称为“渝北第一峰”的玉峰山自然吸引了诗人们的目光。

  玉峰山峰含玉润、蔚然深秀,清贡生段树培诗曰:“玉峰若笔立,其上耸仙宫。纡曲一条径,登临万象空。江城看历历,驿路望濛濛。远水列明镜,遥山布画工。”

  位于今渝北区大盛镇白岩乡的白岩山,则因独特的山形地貌成为文人墨客吟咏的对象。

  江北县县志编撰委员会编撰的《江北县志稿》中记载,白岩山“远望岩色,白光烛天,虽当隆夏,常如积雪”。

  白岩山的一面崖壁是一片白色,远远望去,确实如同积雪一般。《江北县志稿》中记载:“每风雨至,石燕飞翔。”

  清道光年间江北厅训导宋煊曾作诗《白崖石燕》,形象地展现了这一场景:“云崖耸立势崔巍,石燕乘风对对飞。舞处不曾萦 线,翔时犹自着乌衣。”

  桶井峡上演“百猴过江”

  “峡来隘于桶,屈曲潜淸溪。古木滃绿云,终日猿啼啼。”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任重庆知府的王梦庚用寥寥数语,生动描述了“桶井峡猿”的美景。

  “桶井峡猿”位于今渝北区统景镇的统景温泉风景区,统景也是文人墨客青睐之地。王尔鉴、周绍缙、姜会照、周开丰、张九镒等清代诗人都为之吟咏,留下不少洋溢着美妙意趣的诗作。

  统景在古时名为“桶井”,境内有峡、河、泉、洞等。“桶井”之名,是因这里的峭壁峡谷,酷似桶状,当人入其中,有坐“碧井”观天之感。

  统景温泉风景区内有温塘峡、桶井峡、老鹰峡。古时,这里最出名的可不是温泉,而是桶井峡的猴子。

  近日,重庆日报记者乘坐竹筏,沿着温塘河进入峡中。因前几天下雨,温塘河的水变得有些浑浊,但峭壁青崖倚天而立,两岸林木郁郁苍苍,让人感受到淸代本土文人黄善燨笔下“两岸排衙森石壁,几群接壁下江流”的情景。

  古时的桶井峡崖上猴子成群,猴儿或攀树援藤,或倒挂嬉戏,给幽静的峡谷带来勃勃生机。

  彭伯通编的《重庆题咏录》一书记载,王尔鉴初到桶井峡时,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瞥见溪波跳涌,疑有水怪出没,谛视之,乃硐猿挂树之倒影也。百十成群,呼云啸雨,携臂下上……忽穿峡,舍舟登岸,四望烟云层叠,几不能复识。其桃源别景欤?”

  于是,这位钟情山水的巴县知县大笔一挥,赋诗一首,成就了“桶井峡猿”一景:“山锁疑无路,崖幽别有天。一溪沿洞入,千树看猿悬。啸月谁为伴,呼云自结缘。移时出峡去,犹听水潺湲。”

  作为王尔鉴的好朋友,周开丰和姜会照当然不会错过这处优美而又充满情趣的景致。

  周开丰写下了“桂树千猿跃,窥天一线通。桃源花落处,几度诓渔翁”的佳句,将猿猴跳跃之景描绘得惟妙惟肖。

  姜会照有诗作“游云杳杳入山时,古木烟萝夹岸垂。倒影忽惊波荡漾,百千猿挂一枝枝”,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据了解,统景温泉风景区于1982年开始开发,如今已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那么“桶井峡猿”之景今天还在吗?

  当重庆日报记者来到桶井峡,弃舟登岸时,看到几只猴子正在互相嬉戏打闹,争抢吃食,非常可爱。

  50多岁的饲养员杨永六介绍,过去,这里的野生猕猴仅剩十几只。景区建成后,猴子逐年增加,现在野生猕猴的数量已达100多只了,“这会儿其他猴儿都跑到山里耍去了。”

  “每天早晨9点半到10点,这100多只猴儿就一只接一只地跳进温塘河里,上演‘百猴过江’。”杨永六拿出手机里当天上午录制的“百猴过江”视频给重庆日报记者看,只见猴妈妈们把猴儿背的背、抱的抱,游到对岸,生动再现了清代四川川东道张九镒诗中“溪深不可溯,中有青猿啼。波涵倒挂影,动宕碧玻璃”的有趣的场景。

  诗人盛赞排花瀑布

  在渝北,有一处地方的瀑布,古代诗人将其与庐山瀑布相媲美。它就是位于龙兴镇排花村箭沱湾的排花瀑布。

  排花村距龙兴镇政府12公里,地处御临河畔,有排花山、排花洞、排花瀑布、写字岩等优美的景点。而这御临河、箭沱湾的地名,还与一个民间传说有关。

  相传,当年建文帝一行从南京逃出后,沿长江而上,一路东躲西藏,逃至重庆取道进入太洪江,走到沱湾时,他们已疲惫不堪。为隐蔽行踪,建文帝命随行士兵将箭羽沉入此处河湾沱中,于是,后人就将这里称为“箭沱湾”。而建文帝到过的太洪江,也由此更名为“御临河”。

  建文帝究竟到没到过这里,我们不得而知。但此处的排花洞和排花瀑布,却在古代就享有盛名。

  排花瀑布位于排花洞的出口处,《江北厅志》有这样的记述:“其泉涧涌喷薄,远近望之,如万花飞舞,一落千丈,游观者皆疑之庐山瀑布云。”

  排花瀑布终年不断,丰水期更是如飞珠溅玉。宋煊曾作《排花瀑布》,诗曰:

  云岩百尺势高悬,一道流泉破晓烟。

  银河落时光泻地,玉龙飞处影横天。

  恕涛陡向峰头去,雪练玉将树杪连。

  何用更寻庐阜胜,匡庐指点列当前。

  宋煊把排花瀑布同庐山瀑布并齐,可见古时其名之甚。而在热爱家乡的黄善燨笔下,排花瀑布也是美不胜收:“银河直向秋空落,珠箔遥从洞口悬。欲拟胜游何所似,香炉峰下石梁前。”黄善燨将秋日的排花瀑布比喻成美丽的银河、珠帘,令人不禁心驰神往。

  排花瀑布现状如何?排花洞景区负责人唐永忠介绍,目前,景区正进行封闭升级改造,未对外开放。对排花瀑布这样的天然景观,他们将保持原貌。景区升级大约在两年后完成,届时,游人就可欣赏到清巴县举人罗学源在《飞泉瀑布》中描写的美景:“混混源泉到峡来……缝裳不倩寻常手,唯有鲛人玉尺裁。”(记者 兰世秋)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1723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