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千里走兰渝】南北筑通途--写在兰渝铁路全线通车之际

  新华社重庆9月29日电题:南北筑通途--写在兰渝铁路全线通车之际

  新华社记者

  从百年前孙中山《建国方略》中提出构想,到今日列车从黄河岸边、黄土高坡出发,一路跨桥钻隧、穿过千山万水,直至长江之滨、巴渝大地。

  9月29日,在历经9年攻坚克难后,长达886公里的兰渝铁路全线通车,在中国西北和西南之间画出最近的连线。

  (小标题)驰于山间 千万人乘上开往小康的火车

  上世纪90年代,从兰州到重庆,途经的甘、陕、川、渝22个县(市、区)中有17个是国家级贫困县,温饱线以下的贫困人口近1000万,许多农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余元。

  “要致富、先修路”。兰渝沿线许多县区都处于秦巴山区深处,饱受大山阻隔、交通不便之困,这里的人们无不对这条铁路充满异乎寻常的渴望。贫困的杨尕女把一列火车从梦里画到了自家墙上。

  在群山另一侧的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有人仿佛听到了她的期盼。1994年初,时任苍溪县委办主任的赵均国和其他伙伴一起,开始了一场长达23年的“回答”。

  1994年初,由苍溪县发起,联合阆中、南部两县,共同向兰渝铁路沿线9地(市州)25个县(市区)共同倡议兰渝铁路尽早立项上马。

  “在北京,我找到生病住院的苍溪籍老红军李开湘将军,他不久便离开了人世。”赵均国至今仍然记得病重的将军拉着他的手叮嘱的锵锵话语:“当年红军长征在苍溪县横渡嘉陵江时,用的是木船,该修一条铁路了……”

  2000年,全国“两会”召开期间,来自甘、川、渝三省市的代表委员联合建议尽快修建兰渝铁路,得到中央大力支持。此后,三省市和铁道部共同商议合资建设。

  2008年9月26日,兰渝铁路,这条承载着众多期盼的“国家工程”全线开工建设。今日,西部区域发展的一大瓶颈终被打破。沿线上千万群众,迎来了经过“家门口”的第一条铁路。

  这条路将带领千万杨尕女们走向富裕。距离杨尕女家只有十余公里的定西市岷县麻子川乡绿叶村,电商青年於军强已经联系好了火车运货的事宜。

  尽管已经做到年销售额1000万元,但於军强的事业仍然饱受交通之困。兰渝铁路的全线通车,意味着於军强的网销产品能够更加快捷地“走南闯北”。“火车开通后,我们发往兰州和重庆两个方向的快递运费只需要原来的一半。”他说,准备将节约的资金投入到当地,这意味更多的贫困户将和他共富。

  兰渝铁路沿线许多地区,都存在这样物产独特但困于交通的“富裕的贫困”。在四川南充,火车可以让当地出产的莲藕提速“北上”,每年100多万斤的产销量,仅运费一项就比汽运节约30万元;在陇南市武都区,占中国种植总面积60%的油橄榄,已吸引大批投资客北上订货。

  现在,兰渝铁路打破山乡的封闭,丰富物产和资源走出去,大量资金和人才流进来。沿线群众正在奋力摆脱“富裕的贫困”,进入开往小康的快车道。

  (小标题)迎难而上不断试错 “中国工法”创造铁路建设奇迹

  “眼睁睁瞅着成果毁于一旦。”说起胡麻岭隧道施工中遭遇的难题,标段项目总监袁维瑜声音轻颤,艰难克制住眼角的泪光。

  兰渝铁路开通后,火车穿过胡麻岭隧道只需要几分钟,但克服该隧道修建过程中一系列世界施工难题的,却是兰渝人9年的殚精竭虑和无数次的从头再来。

  2011年8月,胡麻岭隧道修建第三年。此前一切顺利,每个月掘进近百米,整座隧道即将贯通,施工人员都准备好了庆功酒。可到了8月19日,隧道里却突然涌出如泥石流般的细砂,淹没了已经修好的隧道。

  参建过十几条铁路的老铁路人,从未遇见像胡麻岭这样难的隧道;在铁路隧道施工中享有盛誉的德国专家,曾专门自带顶级设备和施工团队到胡麻岭应战,但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撤离时认为“不可能在这种地层中打隧道”。

  掘进,淹没,再掘进。铁路施工者们在胡麻岭与细砂展开拉锯战。过去5年半,胡麻岭隧道发生了四次大突涌,不得不清理砂浆15万方。“在这种地质条件下进行隧道施工国内外没有先例,我们只能靠自己摸索,终于在2015年形成一套成熟的施工方案。”兰渝铁路公司副总经理陈东杰说。

  早在1919年,孙中山先生就提出修建兰渝铁路,规划路线“兰州-广元-南充-重庆”,正是今日兰渝铁路的基本走向,但因沿线地质条件极为复杂,受技术所限,这条铁路直到进入21世纪后才开始实施。然而即使到了今天,兰渝铁路施工遇到的也是一系列世界级难题,胡麻岭仅仅是一个缩影。

  位于甘肃省岷县与漳县交界处、全长19公里的木寨岭,是我国目前最高风险等级的铁路隧道,遇到的是世界铁路隧道中最大的地应力,隧道衬砌受挤压变形。各参建方通过科技攻关,今年7月终于完成被破坏衬砌的补强工作。

  “兰渝铁路是用‘中国工法’创造了世界铁路建设的奇迹。”兰渝铁路公司董事长熊春庚说,到目前为止,参建各方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50余篇、获得国家实用新型和发明专利70余项、各类工法总结31项。

  兰渝为同类地质的国内外公路、铁路隧道施工提供了方案、贡献了智慧,目前在建的多条地质条件类似的铁路和公路项目,在设计、施工时都向兰渝“取经”,少走了弯路,降低了成本。

  (小标题)黄金通道连接“一带”“一路” 构建西部发展“新动脉”

  位于甘肃省定西市岷县的分水岭上,代表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两块石头,显示出两个不同的区域。脚下,兰渝铁路穿过,正把此前的分割变成紧密的联系。这条钢铁大动脉,在崇山峻岭间穿行,一头是西北黄土高原上黄河穿城而过的兰州,另一头是大西南长江畔的重庆。

  兰渝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后,我国西部的交通格局也将发生质变。此前,西北与西南的铁路客货交流主要经由陇海线、西康线、襄渝线运输,呈“之”字形布局,线路迂回绕行,导致运输能力紧张,不能满足大区间客货快捷运输需求。

  而作为西北、西南地区之间最便捷的快速铁路通道,兰渝铁路全年运输送能力可达6000万吨,可通行双层集装箱货运专列。全线通车后,随着不断提速,兰州至成都、重庆的铁路运费有望降低约三分之一,而时间缩短约三分之二。

  铁路全线通车之前,市场已经闻风而动、寻觅商机。

  煤炭资源空间分布不均、运力不足是多年来困扰我国能源市场的重大问题,而这一历史近期有望随着兰渝铁路的全线通车而改写:一个规划年产值120亿元、辐射南方地区的新疆煤炭商务中心正随兰渝快车南下,重构南方能源市场。新疆煤交所副总经理张奎认为,兰渝铁路的开通将彻底打破新疆与南方地区能源交通障碍,“疆煤在西南市场占比一直保持在10%左右份额,兰渝铁路通车后,运距减少,运费降低,疆煤南下将成为常态”。

  兰渝铁路开通当天,兰州国际港务区组织的两列货运班列,首次截弯取直,沿兰渝铁路直下重庆。一列车上是1500吨铝锭,另一列上是西北的农产品马铃薯和洋葱。而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大西北货物将沿着这条线路快速南下,经过重庆、贵州至广西,甚至远销东南亚。兰州和它身后的大西北,将打开它的“南向通道”。

  8月底,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省市区签署《关于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此前,西部地区大多都是东西向大通道,“南向通道”由北部湾海港和南宁向北经贵阳、重庆、成都,连通兰州和西安,将形成我国西部地区的第一条南北向的纵向大动脉,也使我国西北地区多了一条向南出海的大通道。

  经过测算,如果从兰州经过兰渝铁路向南到新加坡,比向东出海时间节约5天左右,陆海运距缩短约一半。借着兰渝铁路这条在中国西北和西南之间最近的连线,“一带”与“一路”将无缝衔接。

  随着兰渝铁路穿过千山万水、全线通车,我国西部崛起一条纵贯南北的大通道,西南则与西北实现资源、产业优势有效互补。西部开发开放必将澎湃新的脉动!(记者王丁、任卫东、屠国玺、王衡、张翅、韩振)(完)

编辑: 王龙博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175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