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农家春日

    一棵枝叶茂密的柚树,终年守护着那一片不太肥沃的土地。树的两边,全是绿悠悠的野草,只有后面不远处,被人种了一小片藤菜。柚树并不是那么孤单,因为绿色的野草中夹杂几朵蒲公英。仔细一看,便能发现,这株蒲公英的花是浅浅的绿,并不像其它蒲公英的花是雾白色的,这倒透出了些许青涩的感觉,一副“不可亵玩焉”的样子。摘一朵蒲公英,轻轻吹下,这家伙到很倔强,只掉落了几朵小蒲公英,其余的只得连同花茎扔到地上,静待明年开花。

    柚树所在的地方离村子很远,以至于柚树的根旁还滚落着几颗柚子。捡起来看,发现大多柚子都烂掉了一部分,只剩下一两个完好的柚子用来拾着玩。沿着树根向上看,柚树的树冠上有许多叶子,每片叶子都使足了劲儿长,生怕柚子把它的养分抢走。柚树树梢,还挂着几个小灯笼般大的小柚子,很是生机勃勃!

    拾来的柚子没有水果店中卖的大,只有手掌大小,却也显得玲珑可爱。轻轻在手上掂一掂,还是分量十足。柚子的皮很厚,外表呈淡黄色,摸起冰冰凉的。柚子的外表并不好看,它没有苹果那副红润光滑的外表,也没有菠萝那股诱人的香气。柚子犹如一个翩翩君子,外表不动声色,但内心深处却有缕缕清香。这枚小小的柚子我没有舍得剥开来吃,于是便将它放在家中,不仅添了些生气,还让家中遍布柚香。柚树和它的柚子,是我最爱的家乡一景。

    柚树通着一条小路,小路旁是废弃的旧木屋。旧木屋的对面,是个鸡圈。鸡圈里有四五只鸡,说明这儿还有人来,只是不住这儿而已。圈里的鸡都是花色的,根据鸡冠看,应是公鸡居多。公鸡羽毛美丽,这片是棕的,那片是黄的,尾羽又是红的,还有些说不出的颜色也嵌在公鸡身上。公鸡神气极了,大踏步地在鸡圈里走来走去,仿佛在炫耀自己的羽毛,让人称奇叫好。母鸡相比于公鸡的羽毛,的确逊色不少:从头到胸脯都是生褐色,从胸脯开始就渐变出了土黄,一直到尾羽才带了点紫红色。母鸡一直在叫唤,正如老舍先生的《母鸡》中所描写的“听吧,它由前院嘎嘎到后院,由后院再嘎嘎到前院,没结没完,而并没有什么理由,讨厌!”正如所说,母鸡的确很烦,我很快就沿着小路走了下去。

    下坡路,一棵树挡住了一头大母牛,母牛身体呈白色,可能是饿了,它一直在叫唤。走近一看,母牛被绳子套着,没有办法走动吃草,我也不能解开绳子——毕竟这是别人家的牛。仔细一瞧,母牛的眸子明亮有神,似清晨的薄雾,似山涧的清流,印着家乡的美景。母牛身体强壮,四个蹄子有力,麻绳般的尾巴一扫一扫的,也许是在赶牛蝇。母牛很脏,雪白的身子上沾满了土黄的污渍和泥土,颇像一个没有饭吃的脏乞丐,这让人有些可怜这头白母牛。

    花鸡,母牛,柚树,是家乡的明信片,一景一物一情,都会印在脑海里,印在乡愁里……(人民小学 张巧铃)

编辑: 蒋玲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65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