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男子在落叶上精雕细琢 成就精美图案

  11月20日下午,刘昌贵老人走进位于北碚区歇马场的浦陵厂老厂区。斜风细雨中,老厂房里还有机器在运转,冲压、喷涂……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

  刘昌贵以前是三线厂浦陵机器厂职工,现在是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除了擅长版画和油画,还迷上了叶雕(又称剪叶),取材秋季成熟的自然落叶,经手工在落叶上精雕细琢,成就精美图案。他的叶雕作品中,有10多幅是用宽大的梧桐叶作成,主题多是“雁归来”“月是故乡明”等。这些叶子来自他的故乡——上海。

刘昌贵叶雕作品

  1 朝天门到歇马大半天

  浦陵厂最后一任书记冯新华介绍,现在老厂房里,有20多家小加工企业租用厂房进行生产。浦陵厂留有几名工作人员,和当地其他两家三线企业共同组成北碚片区工作组,对老厂物业以及职工住房进行处置。

  1964年年底,原上海动力机厂迁至重庆,成立重庆浦陵机器厂,几百名上海人就此扎根北碚歇马场大石盘,刘昌贵和爱人也随厂内迁而来。

  刘昌贵回忆,他在进入上海动力机厂前读了技校,上世纪50年代技校和其他单位组建成上海动力机厂。“我学的是钳工,非常爱好文艺创作,读技校时就在上海工人文化宫学习绘画。”刘昌贵说,1964年9月底,厂领导接到通知,要将厂迁至重庆,当时厂里的普通职工还不知道消息,但厂里已经派人到重庆考察厂址。

厂里的宣传画和标语很多出自刘昌贵之手

  “1964年,我和爱人已经爱情长跑了5年,到了10月,听说要去重庆,单身职工住单身宿舍,结婚了的有专门居室。于是,我和爱人赶在内迁之前匆匆忙忙领了结婚证。”刘昌贵回忆,结婚后也没办酒席,和爱人坐火车去西湖游玩了几天,回到厂里已经开始准备搬迁了。当时要求什么都带走,他和爱人马上采购家具等物品,直接发往重庆。

  刘昌贵三兄妹,由母亲一人抚养。“我和爱人坐船离开上海那天,母亲担心过于伤心,就没到码头。船开的时候,码头上全是送别的家属。船行了一两天,大家情绪才好转起来。到重庆时,我们在朝天门附近住了一晚,大家都觉得:重庆也不错嘛,没有想象那么糟糕。”刘昌贵回忆说。

  “第二天早上,大家坐上大客车,到达北碚时,大家松了一口气:北碚也挺好的嘛。但车子继续开,下午到了歇马场,大家觉得也可以接受。接近天黑时,连土路也没有了,车子这才停下来。”刘昌贵笑着说。

工厂车间出租给多家加工企业

  2 母亲担心儿子吃不到带鱼

  刘昌贵站在浦陵厂老厂房当中对重庆晚报记者说:“我一直爱好绘画,在上海时就在青年会美术班学习,到重庆后,厂里的宣传画大多出自我手,这些‘抓革命、促生产’的标语都是我写的……”

  刘昌贵回忆说,到重庆的第二年(1965年),儿子出生,当时一家三口日子还算过得去,每个月发了工资还到镇上给上海老家汇款,一般汇10元。1967年,他和爱人回到上海老家,离开时,母亲让他背很多带鱼回重庆。“带鱼也不是很贵的海产,主要是可以放很久。母亲以为在重庆吃不到,每次都弄很多,把包里装得满满的。”

  刘昌贵上世纪90年代从浦陵厂退休,专心从事绘画,后来又对叶雕产生兴趣,多次往返上海和重庆后发现,上海的梧桐叶子比重庆的大很多,更适合进行创作。于是,在返回重庆的包里,带鱼变成了梧桐叶。

  流光易逝,随着远在上海的母亲、哥哥、姐姐相继离世,刘昌贵对上海的牵挂也少了很多。2015年10月,刘昌贵又一次回到上海,回到母亲和一家人住过的武宁路。正值秋天,梧桐树叶子纷纷落下,他收集了20片带回重庆。“现在,上海的叶子还剩4张,其他的都做成作品了……”刘昌贵说。

刘昌贵手拿三线建设荣誉证书

  这些普通的来自上海的梧桐叶子,经刘昌贵的手,一刀一刀镌刻成记忆。宽大的梧桐叶上刻满了归巢的雁、哺乳的麋鹿、记忆中的乡情、幽会中的情人……

  3 生产嘉陵CJ50发动机

  “昔日赴渝皆少壮,尔今相聚已鬓霜;人生却似一场梦,难得深情述衷肠。”这是浦陵机器厂老职工往年在重阳节聚会时,在通讯录首页题写的一首诗。今年重阳节,由于有的老人行动不便,留在重庆的近200位老职工没有重聚。

  浦陵机器厂厂史记载,上海动力机厂内迁职工403人,平均年龄33岁,30岁以下青年职工占全厂总人数70%。同时,还有随迁家属近300人。

  现年83岁、曾任浦陵机器厂厂长的黄盛元介绍,浦陵厂迁建过程神速:1964年11月23日全厂总动员,12月4日开始拆除机床设备等发运,12月12日第一批职工赴渝,1965年1月3日正式投产。从通过搬迁方案搬到重庆投产,只用了40多天,被西南三线建委作为典型推广。

浦陵机器厂办公大楼

浦陵机器厂厂房编号

  浦陵厂主要生产3马力汽油机,供农业生产使用。改革开放后,农机产品取消统购包销,实行以销定产,浦陵厂一度陷入困境。“近千张嘴等着吃饭啊,那几年厂里非常困难。我记得,为了找销路,由厂长、销售科长、总工程师组成队伍,到全国考察市场,跑了20多个省市,身上的钱快用完了还没找到靠谱的产品路线,几个人像乞丐一样睡在火车站。还好,最后找到了一个工厂用电瓶车的产品项目,扛过了艰难时期。”黄盛元说,1980年,由上级部门协调,当时的嘉陵机器厂、红山铸造厂、华伟厂、南川厂和浦陵厂等共同组成嘉陵牌摩托车经济联合体。浦陵厂利用生产小型汽油机的优势,承担了CJ50型摩托车发动机的试制和生产任务,进入蓬勃发展。

1973年团员活动合影

  很多重庆人都记得,嘉陵CJ50摩托堪称中国民用摩托鼻祖,被重庆人称为“老白干”。1990年,浦陵牌CJ50型汽油机获国家银质奖。1993年1月,浦陵厂CJ50型摩托车发动机产量突破100万台……浦陵厂发展达到巅峰。

老厂长黄盛元向记者介绍工厂历史

  由于各种原因,浦陵厂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陷入衰退,2008年宣告破产。“依照有关要求,工作组正在准备相关手续和材料,在今年年底年前把物业管理交给地方政府部门。”浦陵厂最后一任书记冯新华介绍,这是这个走过近50年历史企业的最后事项。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022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