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一带一路”与自贸试验区机遇挑战并存

  重庆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正在大力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同时,今年4月1日,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开放步伐得以加快。

  12月7日,《财富》全球论坛举行了以自贸试验区和“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分论坛,在场嘉宾就各自的主题进行交流讨论,这些观点或将为重庆的发展,带来启示与参考。

  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需求

  “一带一路”倡议从提出到今天,已引发了世界各国的关注。在论坛现场,贺利氏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凌瑞德便表示,古时的“丝绸之路”,为亚欧的贸易、文化交流搭建了平台,而今天的“一带一路”,也会让欧洲乃至世界受益,所以,它是一个世界性的概念。

  杨忠礼集团董事、总经理杨肃斌也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一带一路”不能只看亚太地区,它对全球经济整合有巨大的推动作用,也有助于减少地区之间经济发展的障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最重要的需求,便是基础设施建设。”汇丰银行总经理詹姆斯·卡梅隆认为,从他了解的数据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方面,有近1.7万亿美元的需求,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他表示,中国的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有很多资源、经验,可以对这些沿线国家进行投资;同时,当地企业也能借助“一带一路”参与到这些投资中来,为自己创造更多的机遇。

  自贸试验区为开放提供经验

  从2013年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至今,全国已有11个自贸试验区,其中有7个是今年成立的。自贸试验区的建立,可谓是中国进一步推动开放性经济的重要标志。

  在论坛上,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张晓强便认为,各大自贸试验区在外资引进上的做法与政策,为国家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比如今年国家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就与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有很大联系。”张晓强说,如今,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种类已从以前的超百个到如今的60多个,这体现了中国开放程度在加深。

  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行长廖宜建也表示,自贸试验区是一个测试的平台和窗口,很多政策可以优先在试验区进行尝试,然后再逐步推广。默克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欧思明也同意这一说法,他认为,默克集团在上海自贸试验区设立公司,涉及到一些监管通关比较严格的产业,比如医疗、饮食等,最后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和收益。

  机遇与挑战并存

  当然,无论是“一带一路”倡议还是自贸试验区,都存在一定的挑战,也需要不断完善。

  “从投资的角度看,‘一带一路’还存在文化、法律、投资国政治等风险,所以,每一个投资者,都不要简单地从利益角度出发,还需要考虑,是否能为投资国获取更多的利益。”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蒋春余表示,正是带着这样的态度,他们已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格鲁吉亚等国布局了能源产业链。

  “就‘一带一路’而言,它还需要解决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比如投资标准的制定,地区之间平衡性的调和等。”国际研究机构Gavekal主管葛之豪认为,做好了细节,“一带一路”便会成为一个良性系统,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针对自贸试验区,多数嘉宾均认为,中国需要扩大自贸试验区的开放程度,把它变成开放的最前沿。

  “在我看来,自贸试验区还要在贸易便利化、投资便利化、简政放权等方面下功夫。”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李善民表示,贸易便利化是指前端准备和后端监管的工作,而目前我们主要做的是中间部分;投资便利化则是指减少负面清单种类,加大外资引进力度等。同时,他表示,希望政府层面能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多功能,让其发展更加自由。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077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