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历时6年完成32万字书稿 90后男孩用日军史料揭露日军侵华暴行

  南京市民在草鞋峡祭奠大屠杀遇难同胞。新华社发

  “过去我们对南京大屠杀的史料研究,多是来自中国的历史档案记载,但这本书却首次用来自日军的史料‘说话’,从另一个视觉再现了南京大屠杀。”今天,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重庆出版社出版的《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南京战役及暴行实录》成为了各大网站和新闻媒体竞相关注的焦点。

  《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南京战役及暴行实录》是一本纪实性军事图书,通过日军史料的角度揭露日本侵华暴行,还原真实南京保卫战,展示中国军人的勇敢和无畏,给读者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为填补抗战史研究空缺提供了帮助。

  本书编辑刘嘉说,《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南京战役及暴行实录》的作者是两位90后男孩,他们历时6年,收集上百种中、日史料,5个月完成32万字书稿。

  这本书主要从侵华日军第10军第6师团的角度,描写了中日间南京战役的战斗情况。其时,中日间实力悬殊,但中国军人为了民族的生存而战,壮怀激烈,视死如归,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壮举。日军参战人员的战场记录中,就写下了中华儿女为民族生存而浴血奋战的壮举。

  《侵华日军第六师团南京战役及暴行实录》以日军的战史志及部队作战史志为基础,对中日双方南京战役前后的各战场情况及作战经过进行了比较详细的描写,用大量的图片资料,讲述这段历史。

  日本士兵日记中的南京大屠杀

  历史从来只会被掩盖,而不会被篡改。

  一字一句地阅读日军士兵们笔下的南京大屠杀,日军施暴场景让人触目惊心,中国军人的铁血无谓令人震撼不已。

  面对数以倍计的日本士兵,中国军人是否真的是一触即溃?日本战后出版的战史、部队史里的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是否真实?这本书揭秘了真相。

  “在这里前进每一寸土地,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南京作战之真相·熊本第六师团战记》写道:

  他们面对日军阿修罗般的浴血奋战并没有逃跑,而是豁出性命阻击日本军队,猛烈地反攻了整整一昼夜,有的被枪打死,有的被刺刀戳死。战壕留下成堆的步枪、机枪弹壳,以及倒下的无数尸体……

  和第47联队并列进攻的第23、第13、第45联队,伤亡人员都在不断增加,相比而言,进攻却无进展。毕竟是中国军大喊“绝对不败”的首都防御战,这个战场上的中国兵,其勇猛程度与华北作战时的对手完全不一样。尤其是他们的射击技术不容忽视。在如蛛网般纵横交错的阵地上,依托每个据点顽强战斗。一个据点被摧垮了,下一个据点立刻又喷射出猛烈的火力。

  日本军队确实必须一个据点一个据点地逐个击垮后才能前进。在这里前进每一寸土地,夺取每一个土丘,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原日军第23联队第4中队士兵宫永武义手记中写道:

  敌人仍然继续猛烈射击,不肯退却……正面的重机枪仍然毫不示弱地吐着火舌。

  正在此时,趁着炮兵的间隙,一个敌人肩上扛着重机枪出现在阵地上。“快,射击!”我们一起向他射击,可是怎么也打不中。敌人隐藏了起来,接着又出现了。如此反复地持续了几次。不知是死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后来那个敌兵就不见了踪影……

  在此瞬间,我的眼中浮现出的是那个敌兵:在被炸毁的阵地上,他双手紧握着重机枪,已经停止了呼吸。我真想对他说,“混蛋,还不快逃?!”不过仔细一想,敌人的这种精神又是何等令人敬佩啊!

  “扬子江真正化成了‘尸体之河’”

  原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中村弥咲写道:

  我们很长时间没有上岸了,经允许我们上岸观看战场……

  进城一看非常吃惊,南京这个大城市成了一座死城。没有人、车和马,就连猫狗都看不到。能见到的只是连绵不绝、无限延伸下去的累累尸山。道路上、广场上、河堤上,都是一堆堆的尸体。有军人、有商人、有农民,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死了。

  海军很少上岸,也很难见到女性。也许是这个原因,其中竟有狠心的人,用木棍挑开女尸胸部的衣服,还有人撩起衣服下摆看。

  次日凌晨,看了栈桥边上的河滩,这里也是尸体累累的尸山,还没有腐烂。尸体没有一点刀伤,看上去都是被枪杀的。

  原日军第13联队二等兵赤星义雄写道:

  扬子江岸边和普通码头一样,是船出发和到达的地方。但站在那里看扬子江水的时候,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令人难以相信的情景。在2000米,不,可能更宽阔的江面上,漂满了无数的尸体。放眼望去,除了尸体,看不到别的东西。

  岸上有,江里也有,那不是士兵的尸体,而是普通百姓的尸体。大人、孩子,男男女女,就像漂浮在江上的木筏一样满满地流淌着。把目光飘移到上游,后面还跟着尸体堆成的山。我觉得好像后面跟着的尸体是无穷无尽的,少算点也有五万人以上,而且几乎都是普通百姓的尸体。扬子江真正化成了“尸体之河”。

  “杀人就满不在乎了,因为成了家常便饭”

  原日军第114师团重机枪队的田所耕三接受采访时说:

  在城里扫荡残敌,逮到军官及士官学校毕业的家伙时,便将他们绑在柳树上,教新兵射击及刺杀的方法,并让他们实践。让军官及下士官砍掉坐在坑前俘虏的头。

  那段时间,我们在下关解开铁丝网上的铁刺,用它将抓来的家伙每十人一组捆起来,塞进井里,浇上油烧,我们称之为“捆麻袋”,感觉就像杀猪一样。经常干那种事的话,杀人就满不在乎了,因为成了家常便饭了……而且,因为是命令,就肆无忌惮了。

  还用机枪扫射杀人。把机枪架在左右两边的山上,“哒哒哒”地扫射。刚开始时,支那人还哇哇哭,但到最后关头都成了勇敢的人。

  我也干过为警告俘虏而打伤人的事,割耳朵、砍鼻子,将剑插入对方口中划开,将剑横着划过眼睛下方,结果眼球就会有鱼眼似的黏糊糊的白东西耷拉下来,拖有五寸多长呢。如果连这种事也不干的话,就没有其他乐趣了。

  “南京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大悲剧”

  原日军第68联队第1大队分队长曾根一夫写道:

  我所要记述的是,以身为军人的我,站在当年曾经亲历其境、参加入侵南京目睹、耳闻“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立场上,本着人类的良知和赎罪的心情作一个忠实的记述。

  根据中国方面的说法,“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日军攻占南京三个星期中,杀害了三十多万中国军民。我不知道被日军杀害的确切人数有多少,但我并不认为中国方面所说的数字太夸大,也许实际的数目更大也说不定。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范围不只是南京地区而已,它是从上海附近开始,到南京被攻陷后的扫荡战为止,在辽阔的范围内所发生的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大悲剧……接下来的是占领期间的暴虐行为。涌入南京的攻击部队,趁着战胜的余威,在街上放火烧毁民房,不分军民肆意滥杀,将俘虏大量地集体屠杀。而在扫荡残敌期间,为了扫荡战败的残兵,任意烧毁民房,连无辜的民众也一起杀掉。

  原日军第16师团第20联队翻译穴泽一寿写道: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我们正沿着城墙右边行进时,看见在城墙与我们之间有一个像沟渠又像河流的地方,一些体格强壮且像是中国兵的全裸男尸就像垃圾一样堆积如山。尸体的数量大约有几百具。有个人是恐惧地睁着眼睛,缩着手足死去的。与其说那是人类,倒不如说是被屠杀的动物的尸骸之山更为合适。就连士兵们见到这个场景,也是一声不吭,默默地继续行进。 本报记者 李晟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10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