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江北查获涉嫌严重污染环境案

  执法人员在现场取样。江北区环保局供图

  离11月7日东窗事发,已有一个多月时间,钟某却至今不明白执法人员是如何发现他藏匿在厂房夹层中的磷化车间的,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钻进了执法人员布好的口袋里。

  “看起来一切都是巧合,但偶然中有必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12月14日,说起查获钟某磷化车间涉嫌严重污染环境案件的整个过程,江北区环境行政执法支队稽查科科长曾仁集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无论环境违法者如何费尽心思藏匿自己破坏环境的违法行为,最终都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一句玩笑话

  成了重要线索

  10月初,江北区环境行政执法支队执法人员正在对某企业进行例行检查。

  见到执法人员,该企业负责人半开玩笑地抱怨道:“我们这种遵纪守法的企业,你们一个月检查三四次,真正污染严重的你们不去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曾仁集敏锐地发觉,该负责人话中有话,便立即追问:“这个污染严重的厂子在哪儿?”

  这一问,自知说漏嘴的该企业负责人再也不肯透露半句,一再说道:“就开个玩笑,我哪晓得什么污染严重的厂子?”

  见其闪烁其辞,曾仁集更觉得该企业负责人的话中藏有秘密,但要如何才能从其口中探听到相关的信息呢?

  回到办公室,曾仁集和同事们分析,从“真正污染严重的你们不去查”这句话可以肯定,该负责人知道污染厂子的具体情况且有抱怨的情绪,但不肯明说,说明是怕受到打击报复。

  于是,曾仁集时不时就到该企业软磨硬泡,给负责人宣讲相关法律条文,并一再保证绝不透露其身份和企业的任何相关信息。

  几天之后,该企业负责人终于透露了污染厂子的大体位置:江北区寸滩街道大石坝社区某机械加工厂房内。

  便衣蹲守

  一个月细致侦查

  “这个机械加工厂房我们非常熟悉,一个月都要检查几次,平时除了有一些噪音外,并没有其它污染环境的行为。”但爆料人如此笃定这个厂房内有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让曾仁集和同事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仅有300多平方米的厂房,“我们每次去检查都没有发现问题,说明对方早有防备。”

  为了不引起注意,曾仁集和寸滩街道环保办商量后,决定由寸滩街道工作人员先到现场进行查看。

  不出曾仁集所料,查看的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但寸滩街道工作人员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曾仁集的注意。

  “街道工作人员说:‘普通的机械加工厂房,就是后山沟里有些黄水水’,普通的水怎么会呈现黄色?”曾仁集分析,水呈黄色,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含有重金属造成的,“这个厂房有大问题。”

  然而,历次检查都没有发现具体问题,说明该厂房内的环境违法行为极为隐蔽。为了不打草惊蛇,江北区公安分局在收到江北区环境行政执法支队反映的情况后,决定安排执法人员在厂房周边进行便衣蹲守。

  “蹲守过程中发现,该厂房还有一个后门,隐蔽在后山杂草丛中,但厂房内部却看不到这个后门。有部分人员进出都只通过这个后门。”曾仁集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近一个月的蹲守,侦查人员基本摸清了哪些人从后门进出,详细记录了从后门进出的材料、设备等信息,并判定这个厂房有一个夹层、存在一个“厂中厂”,而“黄水水”就是从这个“厂中厂”渗漏出来的。

  法网恢恢

  费尽心思逃不过法律严惩

  11月6日夜间,便衣执法人员反映,一批新的设备进入了“厂中厂”,似乎“厂中厂”准备扩大生产规模。

  “不能再等了,应该立即收网。”曾仁集介绍,当天晚上,江北区便成立了由环保、公安、工商、寸滩街道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队,并确定11月7日5时在黑石子加油站集结,联合行动。

  11月7日5时30分,正当联合执法组集结完成时,一个意外情况,却打乱了联合执法组的部署。

  “便衣人员来电话反映:‘厂中厂’经营者驾驶一辆商务车正准备离开。便衣人员还将车辆颜色、型号和车牌号告知了我们。”曾仁集介绍,在收到消息后,联合执法组立即准备在各个路口设置路障进行拦截。

  就在此时,有执法人员发现一辆黑色商务车正向黑石子加油站驶来,车牌号竟然与便衣人员反馈的一致。

  见此情形,所有执法人员心领神会,一边佯装正在检查加油站的设施设备,一边密切注意商务车的动向。

  商务车不紧不慢地驶进加油站,驾驶员从车窗探出脑袋问道:“加油站有问题吗?那么多人围到检查。”

  “有问题的是你!”随着一声吼,执法人员立即将商务车团团围住,控制了车上所有人员。

  盘问发现,商务车驾驶员正是“厂中厂”经营者钟某,车上还有钟某的3名合伙人。

  随后,执法人员将钟某等人押解至厂房处,打开了隐藏于杂草间的后门,一个100多平方米、拥有10多个反应槽的生产车间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钟某交代,该车间位于外围机械加工厂房的夹层内,主要进行汽摩配件的表面磷化处理,未办理任何手续,也没有任何环保设施,所产生的废水直接经车间地表下渗。

  为了躲避执法人员的检查,钟某进行了周密的部署,不仅出入口十分隐蔽,所有物资进出均在夜深人静时。他还安排了专人进行站岗放哨,一有风吹草动就撤走所有人员,大门紧锁。因此,虽然该车间在2014年就开始生产,却躲过了历次检查。

  “我们监测发现,该车间的生产废水里锌含量超标700多倍、镍含量超标10多倍,废水呈强碱性。”曾仁集介绍,由于该车间废水直接下渗,还对土壤造成了严重的污染,目前对污染土壤的检测正在进行。

  目前,这起涉嫌严重污染环境的案件已经移送公安机关,钟某等人已被刑事拘留,在所有检测完成后将对相关人员提起刑事诉讼。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115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