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球最大规模真菌生物农药生产基地在渝投产

  生物农药金龟子绿僵菌颗粒剂(左)和油悬浮剂(右)。记者 万难 实习生 洪紫珊 摄

  农药一定有毒吗?不,重庆研发的真菌生物农药人都可以喝。12月15日,重庆日报记者从重庆聚立信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获悉,全球最大规模真菌生物农药生产基地在涪陵白涛化工园区投产,该基地可年产2.8万吨制剂。

  “长期以来,我国农作物害虫防控以化学农药为主,农药残留超标威胁‘舌尖上的安全’,也造成生态环境污染。”聚立信首席科学家、重庆大学基因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夏玉先教授说,我国颁布施行的《食品安全法》,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

  那么,生物农药能做到低毒低残留吗?

  “生物农药是利用生物活体或其代谢产物,杀灭或抑制农作物病、虫、草害的制剂。”他介绍,它来自于天然的化学物质或生命体,具有安全、不污染环境等优点。

  2000年,从英国巴斯大学博士毕业后,夏玉先筹建了重庆大学基因工程研究中心,开始从事蝗虫防治研究。仅3年,他研制的杀蝗绿僵菌就成为首个获农业部登记的治蝗生物农药。随后,他又开始搞水稻害虫防治。

  “水稻在全生育期有多种害虫危害,通常要使用多种化学农药或生物农药。”夏玉先说,他们采用了不同寻常的思路:在1000多个菌株中筛选培育出广谱杀虫的优良菌株——金龟子绿僵菌。在此基础上,研制出金龟子绿僵菌油悬浮剂,在重庆、上海、浙江、广西等水稻主要产区连续多年进行田间试验和大面积应用示范。结果显示,该产品对稻飞虱、稻纵卷叶螟等水稻全生育期的主要害虫都有良好的杀虫效果,而且水稻可实现“零农残”。此外,它不会杀伤害虫天敌,施药后蜘蛛、青蛙、蜻蜓仍随处可见,能有效保护生态环境。

  近年来,发展低毒高效环保的生物农药已是全球趋势,孟山都、诺维信等国际巨头都在大力研发生物农药,但目前均只能小规模手工生产。“我们率先研制出固态发酵生产设备,能大规模自动化生产。”夏玉先自豪地说。

  在聚立信生产车间,重庆日报记者看到,现阶段产品分为油悬浮剂和颗粒剂两种,闻起来都有股淡淡的清香。

  “化学农药是让害虫‘中毒猝死’,杀虫真菌农药则是让害虫‘染病慢死’。”他表示,虽然“死法”不同,但试验结果显示,施用该产品后水稻的增产率与进口化学农药相近。

  如今,规模化生产使产品成本降低,市场价格与进口化学农药相差不大,将让该产品在市场上更具竞争力,有更广阔的应用前景。(首席记者 张亦筑)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212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