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妖猫传》美术指导曾绘制过《重庆母城老地图》

  陆苇(左一)与导演陈凯歌进行研讨。

  电影中贵妃墓墙上的壁画都是陆苇创作的。

  著名导演陈凯歌的新片《妖猫传》上映三天票房已近2.5亿,电影的画面质感受到了一致称赞,两位称得上是新人的美术指导屠楠和陆苇因此收获了更多的关注。

  从6年前开始实地建造唐城,到最终电影完成,屠楠和陆苇都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值得一提的是,美术指导陆苇与重庆渊源颇深——他1999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2013年由他绘制的《重庆母城老地图》正式出版。昨日,陆苇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不仅介绍了自己与《妖猫传》结缘的六年经历,还表示绘制《重庆母城老地图》是自己对重庆感情的一种表达。

  合作陈凯歌

  他表示忐忑又紧张

  《妖猫传》是陆苇作为美术指导的第一部电影,首部作品就能够和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合作,可能很多人会认为是陆苇的幸运,但幸运的背后是陆苇10多年的积累。在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学习,让陆苇拥有了出色的绘画能力,因为酷爱历史以及古建筑,陆苇对古建筑和园林研究颇深,是中国圆明园学会的会员,还著有《回梦京华——北京的历史与今天》,用手绘和文字再现了老北京的历史与建筑特色。

  “说实话自己没有专门为电影做过准备,加入《妖猫传》也是机缘巧合。”陆苇说那是在2011年,屠楠突然给自己打电话,邀请自己一起来做《妖猫传》的美术指导。“屠楠知道我一直在画画,对古代建筑和园林也有一些研究,他认为我的专业对于搭建唐城会有帮助,所以找我一块来做美指。”陆苇说现在来看,也许他和电影真的是有缘分,“我爸妈都在电影院工作,我是在电影院长大的。”

  不过第一次“触电”就和陈凯歌合作,陆苇一开始还有些忐忑和紧张。“以前看过陈凯歌很多作品,比如《霸王别姬》《荆轲刺秦王》等等,他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大神级的存在。”陆苇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跟陈凯歌合作,“但自己很快就平复下来了,我抱着一个大家都是艺术家,但他是前辈、是老师的态度在跟导演合作。”在陆苇看来,“陈凯歌导演是一个很有深度、很渊博的长者,以前听说他脾气大,不过合作后,感觉他的脾气都是来源于他对电影的严格。”

  用心建唐城

  查阅大量文献典籍

  “如果只是让我设计一座古建筑或古园林,那很容易,但如何能够符合电影需要的基调和氛围,这是我需要思考和面对的。”陆苇说和单纯设计园林相比,电影美术指导更重要的是让作品满足电影的需要,其实整个美术指导的工作就是一个团队协作,“我会自己思考然后提出方案,再跟大家一起碰撞,听取大家的意见,再一步一步地深入。”

  说起来似乎很容易,但其实陆苇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电影中花萼相辉楼里的“极乐之宴”是观众们最津津乐道的片段,也有观众会讨论,为何酒池边上有四只乌龟,其实这都是陆苇和团队们经过考证后的精心创作。“《史记·龟策列传》里写到‘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所以我把酒池设计成莲花叶子的形状,然后四只乌龟从地底下升起来。”在分享自己作为美术指导的创作经验时,陆苇说,“在设计时,我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位唐代的设计师,当时贵妃要过生日了,我怎样才能设计出一个不一样的生日宴,既能表达对贵妃的祝福,又能体现出大唐盛世。”

  “电影不是完全真实历史的再现,但也不是胡来的凭空想象,我们会在创作中尽可能地找到一些历史考据。”陆苇不仅实地考察了多处的古建筑,还翻阅了《史记》《新唐书》《旧唐书》等大量典籍,“特别是与唐代有关的文史资料,我们都是尽可能多地查阅,比如宫殿中的柱子应该有多少根,每一根有多高,我们都会参考。我们既要对传统负责,也要向传统致敬,这也是陈凯歌导演的要求。”

  获导演肯定

  受邀客串电影角色

  因为出色的绘画能力,陆苇还担起了影片中很多图画的创作工作,比如观众们看到的黄轩饰演的白乐天(原型白居易)家中满墙关于杨贵妃的线描图,以及贵妃墓中的壁画等,都是陆苇绘制的。“跟导演合作的时间长了,我就知道导演想要什么了,所以有时候在设计某个景的方案的同时,就顺便把需要的图案画了出来。”陆苇说这其实也是有据可查的,“比如白乐天作为古代文人,诗书画印肯定都是可以的,他在创作贵妃相关诗歌的同时,我想他也会根据自己的感觉画一些形象出来,所以我设计的白乐天家中除了诗稿以外,还有画稿。”

  陆苇的付出也得到了导演陈凯歌的肯定,陈凯歌在开会的时候主动邀请他们来客串角色,希望他们能够留在电影里。陆苇在片中“极乐之宴”那场戏中,饰演了一位戴着红花正在吃葡萄的官员,还跟人气演员欧豪有对手戏。

  与重庆结缘

  曾在《重庆晨报》发表作品

  从1995年考上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到1999年毕业离开,陆苇在重庆生活了四年。“我特别喜欢重庆,当年考大学选择川美,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重庆这个城市,我来到重庆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在2013年,陆苇根据《增广重庆舆地全图》绘制的《重庆母城老地图》出版,陆苇在地图上手绘了大量的人物、建筑、交通工具等,陆苇说“这也正是自己对于重庆感情的一种表达。”

  值得一提的是,陆苇跟《重庆晨报》也颇有缘分,早在20年前,他就在《重庆晨报》发表过作品。“那是电影《花木兰》上映的时候,重庆晨报做了一个类似‘画自己心目中的花木兰’的活动,我的作品就刊登在了重庆晨报上,还得到了200块钱的稿费。”陆苇说正是因为听到《重庆晨报》后感到非常亲切,所以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专访。

  作为电影美术指导,再看重庆,陆苇说“重庆是一个非常立体的城市,会有一种魔幻的感觉,我觉得很多类型的电影都能够在重庆拍,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回重庆参与电影的拍摄。”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16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