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大象踩踏事件当事象夫接受专访:何永杰本有逃生机会

  12月21日下午,重庆籍领队何永杰为救游客不幸被泰国大象踩踏致死的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事件发生后,先有网友发帖称,系有游客不听劝阻拉扯象尾惹怒大象导致了悲剧发生。随后该团队游客多次向媒体发声,并手写“事情经过”详述何永杰救人过程,同时对网友质疑进行了回应和澄清。

芭提雅少数民族村,目前除了象园,其他的在正常接待游客。

  大象为何突然发怒攻击游客?事发时大象上的象夫在做什么?象园安全保障措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诸多细节的缺失,将整个事件拖入悬疑的漩涡。

  25日下午,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抵达芭提雅事发现场,寻找园方目击事件发生的当事人。据悉,当天园方目击者至少有三人:象夫乌(Ud yoon lam),警卫萨达(Sada)和一位女性象夫阿颂(Som),其中乌是肇事大象的象夫。

  骑象门票20铢

  园方称靠照相等收费增加收入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事发象园为“金三角风情园”。25日,园区老板巴硕(Prasert)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金三角风情园”只是导游取的名字,园区正式注册名称是“芭提雅少数民族村”,除象园外,还有鳄鱼、马车、民俗等相关主题参观区域。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还有不少游客乘坐旅游大巴车进出,到场参观。巴硕称,目前象园已经关停,其他的经营正常进行。

老板巴硕(左)和象夫乌(右)

  24日,泰国huayyai警察署一名警官向媒体透露,大象发怒的原因还在具体调查,目前仍无法确定有游客拉象尾的行为。警方称,事发时两名游客和象夫坐在大象身上,游客曾围着大象拍照,刺激到了大象。警方表示,可以认定的是驯象师控制大象不当,景区的老板也被认为同样应担责。

  巴硕介绍,芭提雅少数民族村成立已有十多年,其中象园经营了近两年,有大象12头,象夫12人。巴硕说,其本人并没有这12头大象的所有权,大象所有权一般是象夫拥有,园区是提供经营场地和服务。

  “骑行大象走一圈大概是10分钟,每人收费20泰铢。我们在象道旁边设置有专门的照相点,提供安全的照相服务,照相收费是每次100泰铢。门票加照相和小费等收入,分配到每位象夫身上,一天的收入大概是500至600泰铢。”巴硕说,骑行的门票价格很低(20泰铢/人,约4元人民币,一次乘坐2人),单靠门票收入无法维持,所以园区是想依靠照相等附加服务费增加收入。“事发时我在园区外,泰国当地警方的调查称,是有游客围着大象照相,刺激了大象,这是大象发怒的主要原因。”巴硕说。

  不过,这一说法与重庆游客的说法却大相径庭。25日华龙网报道,此次事件团队游客回到重庆后详述了事件始末,事件发生后,团队成员李正华在和团里的游客讨论时,好几位游客都表示,大象发疯时,前后至少10米距离内没有人。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现场体验,大象园环境比较嘈杂,人声喧哗,车辆不断。退一万步讲,即使当时有游客拍照,如何证明拍照是引起大象发疯的直接原因,而不是其他因素所致?对此,目前还没有官方解释和答案。

肇事的大象

  肇事大象17岁

  兽医报告称无发春迹象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追问,作为此次事件的焦点,肇事大象当时的健康状况和状态是否正常?

  巴硕提供了一份泰文的鉴定报告,称事后泰国春武里府挽拉蒙县政府兽医署对肇事大象进行了“血细胞样本验证”,25日出具了“按宏雅警察署对县政府官方兽医署检验该大象是否发春的事实报告”,结论为“现在县兽医署已经证实当事大象(派普康)并没有发春迹象。”

  当事象夫称,肇事大象派普康17岁,公象。这头大象是5岁时购入,大象此前进行过多项工作,约在8年前开始从事骑行,在到这个园区之前,派普康还在在普吉岛当过骑行大象。

  事发当天,大象的工作状态又是否正常?

  当事象夫乌称,事发当天中午12点左右开始有游客到园区骑大象,他也是12点左右骑着自己的大象为游客提供服务,下午1点左右,游客开始逐渐增加,到当地时间下午4点左右共有4个旅游团游客在现场依次骑行大象。

  21日下午4:20左右大象伤人事件发生,此时大象已经工作了4个多小时,其状态到底如何,谁也说不清。

象夫的象钩

  事发现场人象同道

  分离游客和大象靠人喊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骑象台和停车场只隔了一条水泥路,距离约20米。现场目前正在新建栏杆,而事发时现场是没有栏杆进行隔离的。同时记者在现场看到,大象走的土路象道和停车场之间只有一条浅沟,距离也不到十米。万一停车场汽车不小心鸣笛,也可能会对正在行走的大象造成影响。

  游客要进入骑象台,有一段二三十米的路程,是那条骑象台和停车场中间的水泥路。这段路,大象也要在上面通过。

  记者追问园方,此前为何没有设置游客和大象间的隔离设施?

事发象园的位置图,其中左侧为停车场,右侧小楼为骑象台,只隔了十多米

  园方老板巴硕承认,此前没有隔离栏对人象进行隔离。大象园在经营时,园方在水泥路入口处设置了警卫,由于没有隔离设施,有游客靠近大象时,警卫的工作便主要是进行警示,把游客喊回来。当天在象园值班的负责警卫萨达回忆称,事发时有多名游客靠近大象拍照。

目前象园正在修建栏杆,此前没有隔离设施。

  需要再次指出的是,此前旅行团成员在事发后写了多份“事情经过”的情况说明,表示没有上前拍照、更没有人上前摸大象尾巴。到底有没有游客靠近拍照?到底有没有人摸了象尾?是此次事件争论的焦点和核心。

  巴硕称,该园区主要接待中国游客,中国游客占比90%以上。为此,骑象台还贴了“不准拍照”和“不准拍照 罚款500铢”等中文提示。他说道:“因为游客用自己的手机照相不用钱,而园方照相要100泰铢,所以很多游客就自己用手机照,想省掉这笔费用。”

禁止游客拍照的牌子

  21日事发时,到底有没有人靠近大象拍照,有没有人摸了象尾?巴硕称他当时不在园区,泰国当地警方事后调查,主要询问了象夫和警卫等目击者。

  肇事大象象夫乌、警卫萨达和另外一位女象夫阿颂,均称大象发怒前有游客靠近拍照。但是否真的有游客靠近拍照,具体有几个人上前拍照等,因为事发突然,场面又混乱,加上现场没有监控设备等,无法盖棺定论。

左为当事象夫乌,右为目击者警卫萨达。

  象夫描述事件经过

  何永杰曾有机会逃生

  对于此事最大的疑点,到底有没有游客摸了象尾,更是成了“罗生门”。

  现场目击者萨达在事发前一刻,正在骑象台的阶梯处领着几名游客出去,注意力没有在肇事大象上,女性象夫阿颂和肇事大象也有一段距离,均无法确定有没有人摸了象尾。

  当事象夫乌说,他坐在大象上载着两名游客准备下水泥路的边坡,“当时左侧有人拍照,他在象上发出急促的‘诶、诶、诶……’的声音,想把拍照的游客赶走。正要下坡时,大象先是浑身抖了一下,随即发出一声嘶吼,然后大象出于本能反应掉头,大象转身时其前腿绊倒了一位游客。”乌说道。

  现场情况,也从这一刻开始失控。

  记者问:有没有看见有人摸象尾?乌说,他坐在大象上,是看不到尾部情况的,他无法确定是否有人摸了大象尾巴。

  同时,园方也没有证据能证明,有游客摸了大象尾巴。

  大象发出嘶吼后,现场一片混乱。象夫乌、警卫萨达和女象夫阿颂称,此时游客开始四散奔逃,大多数是跑到停车场躲避。而在大象发出嘶吼的一刻,在停车场附近的领队何永杰(象夫和警卫等均不知道何永杰姓名,表述时均为“他”,记者注)已经知道危险即将发生,看到团队成员有人倒地(重庆游客赖天丽)受伤,并遭受大象攻击,他便第一时间上前施救。如果不是何永杰的举动,大象也许会持续攻击赖天丽,何永杰等于是拿一命换了一命。

  “本来大象戴了铁链(后来大象彻底失控将铁链拉断,记者注),是跑不过人的,如果那位领队一开始跑开了就不会有危险了,而且事发现场有一条小沟(目前已填平,记者注),他回来救人的时候是跳过那个小沟的,这个跳跃的动作可能被大象看到了,大象会以为他这个动作是攻击的动作,于是大象的注意力便完全转到这名领队的身上。”象夫乌称,他此时在极力控制大象,用象钩不停大力敲打大象的头部和颈部,但大象已经彻底失控,用鼻子卷住了上前施救的领队何永杰,重重摔在地上,重伤的何永杰已无法逃脱,大象疯狂持续,而此时象背的一位女游客(上海游客,记者注)也掉了下去。疯狂的大象针对何永杰的攻击持续了近3分钟。

象夫乌

  目睹攻击过程的女象夫阿颂称,女游客是在停车场内的空地上掉下来的,掉下来后抱着头卷缩在大象身体下,大象此时注意力并不在这位女游客身上,而是继续攻击领队何永杰。最后,何永杰倒在了一堆杂草丛里。

  象夫称,约5分钟后,疯狂的大象才被逐渐平静,随后被控制。

象园老板巴硕(右二)和三位目击者

  园方老板巴硕还讲述了一个细节,称17岁的肇事大象派普康下边坡时,左前方鳄鱼馆旁边,也停了一头大象,而这头大象是派普康讨厌的一头大象,当时两头大象距离不远

  关于大象突然发怒的原因,似乎更加扑朔迷离……

  巴硕承认,园内没有隔离设施将游客和大象进行完全分开,是事件的主因,园方有管理漏洞,同时现场象夫控制不当。园方全力配合泰国警方调查,后续泰国警方相应的指控,如果败诉也会承担相应责任。而关于事件中游客领队何永杰死亡的赔偿事宜,他们会参照泰国的相关规定进行。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173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