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供给端精准做减法 释放澎湃活力

  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循道而行,功成事遂。

  国企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当然是主力军。怎么改?巧做“加减法”就是方法论。而“减法”并非字面那么简单,如何减得准、不误伤,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实现供需动态平衡,考验的是决策者的智慧和战略眼光。

  今年1—11月,我市37户市属国有重点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582亿元、利润总额30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4%、11%。供给端“三去一降一补”的精准发力,正为经济发展注入澎湃动力,促使经济延续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

  止出血点

  不让“僵尸企业”挡路

  “僵尸企业”僵而不死,通常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连年亏损、资不抵债,已成为国企提质增效、可持续发展的一大障碍,是企业的最大出血点。

  科学处置“僵尸企业”,是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点,是必须要啃的“硬骨头”。

  2013年,重庆机电集团全级次企业多达147户,按财务口径算,资产总额268.22亿元,营业收入134.06亿元,涉及低效无效资产(包括账龄5年以上应收账款、3年以上存货、闲置固定资产、低效无效股权)的企业共35户,涉及金额35.2亿元。

  “表面上机电集团规模大,但实则虚胖重、水分大,且包袱沉重。”其董事长、党委书记王玉祥坦言,处置“僵尸企业”是当务之急。

  在广泛调研基础上,该集团将所属企业划分为战略发展、改革调整、战略退出和特殊职能四大类,实施一企一策,分类推进改革。其中,战略退出类企业就是指经营状态差、长期亏损、技术落后,投资回报很差甚至无回报的企业,是发展的出血点。

  为此,对市场萎缩、扭亏无望、资不抵债的企业,该集团进行了业务整合、股权转让、破产清算、关闭注销。如对重庆轴承工业公司、三铃公司等“僵尸企业”实施破产清算,将博森集团公司相关业务向重变电器、建安公司转移等。

  对通过整合重组有望重整旗鼓的企业,则推进混改。如,长期亏损的华浩冶炼公司,通过与北京有研粉末集团合资组建重庆有研重冶新材料有限公司,实现资源有效整合,今年上半年实现盈利460万元;重庆江北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与江苏赛德力公司实施混改,实现1+1>2的效果,2016年扭亏为盈等。

  据悉,2014年以来,机电集团通过关闭清算、股权转让、破产清算、吸收合并等方式,对低效无效及“僵尸企业”大力实施“去无效、止出血”,清退了企业50户,每年减少亏损约1.2亿元。

  除机电集团,市属其他国有企业也运用市场机制、经济手段、法律制度,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和破产清算等方式,对“僵尸企业”实现市场出清,目前全市共处置358户,占总任务的91%。

  瘦身健体

  释放发展活力

  管理层级多、法人户数多,一直是国企的“老大难”问题,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就成了绕不开的举措。

  市国资委多管齐下,大力推进国企瘦身健体、脱胎换骨,培育发展新动能。

  在压缩企业法人层级方面,我市将市属国有企业法人层级原则上控制在四级以内,着力解决部分企业法人户数多、管理层级多、机构臃肿、管理效率低等问题,推动企业优化组织结构,打造精干高效管理机构。

  目前,全市共压缩企业法人层级210户,占计划数88%。重新界定了市属国有独资、控股集团公司“十三五”时期的主业和新业务,从严把控新设四级及以下公司,从源头上控制企业管理层级。

  在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方面,我市出台了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1+4”方案。截至11月底,供水、供电、供气“三供”移交完成协议签订26.5万户,占总量的98%;物业管理移交完成协议签订22.69万户,占总量的95%;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完成协议签订28.46万人,占总量的96%,总体工作预计年内基本完成。

  在去杠杆降债务上,我市采取“换、转、展、消”等综合措施,稳妥实施市场化法治化债权转股权,持续清理、严控国企债务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叫停企业高风险融资性贸易业务,切实优化企业债务结构等。今年1—11月,全市剔除金融及类金融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3.4%,低于全国国有企业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资产负债水平总体可控。

  在补短板上,我市分类推进国有工业企业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商贸企业商业模式创新,金融企业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等。目前,具有法人资格的工业企业实现创新平台建设全覆盖,7户市属国有工业企业R&D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到1.11%,并呈逐年递增趋势。

  甩掉“虚胖”

  精准施“减”持续用力

  经过多年高速发展,我市经济与其他省市一样,在取得不菲成绩的同时,也积累了一些结构性问题。怎样实现经济发展的“动能切换”,成为一道难题。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攻方向,来破解我市经济发展中的问题是必然选择。”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称。其中去产能是供给端“三去一降一补”的首要任务。只有将低端、无效、落后的产能坚决清除,才能让安全、清洁、高效的产能有序增加,为新动能留足空间。

  以煤炭行业为例,2015年全国煤炭产能总规模接近60亿吨,过剩18亿吨。若按2020年我国煤炭消费预测40亿吨计,除去2亿吨进口煤炭,实际煤炭市场空间在38亿吨左右,这意味着20多亿吨的过剩产能要在“十三五”时期去掉。

  重庆能源集团旗下煤炭企业因此面临严峻的经营形势,若不及早去除低效、无效产能,难以持续发展。

  经反复调研和论证,该集团针对资源禀赋差、开采效率低、煤质含硫高、开采成本高、扭亏无望的煤矿,实施了脱困转型。从2015年至今,共关闭煤矿21个,停产(停建)煤矿11个;关闭小火电厂4个,减少火电装机11.5万千瓦。

  今年1—11月,重庆能源集团下属亏损企业的亏损势头得到有效遏制,燃气、煤电、民爆等产业实现利润9.5亿元,集团所属18个生产经营单位中,盈利面达到了三分之二。

  与煤炭、钢铁等行业一样,房地产行业经过十多年黄金发展期后,供需走向平衡甚至逆转。围绕市场供给端问题,我市推动了房地产行业结构调整,多措并举促进房地产去库存。市属国有房地产库存共有172.6万平方米,目前已消化111.8万平方米。其中,重庆对外经贸集团通过去房地产库存,盘活资产9000万元,成效明显。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184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