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古镇

穿长衫的说书人
说着光绪年间的风

说到戊戌变法时声音低了下去
抬起头他问:今昔何年?

一滴冷汗
几只无所谓江山只想多活一日的蝉鸣

几个糖人儿
青石板上布鞋永远跟在皮鞋后面的回声远了

旧木窗  他望着生活的脸多么委屈     
黝黑的意志像发青的眼窝塌陷

强硬的生活又善待过谁呢!
它拆开我们  并不负责装上

诗可以停在这里    也可以继续  
解读四千年前安居的本意:

几棵野菜  一篓小鱼  
哗啦啦  滚铁环的孩子把落日推到了天边

阁楼或客栈  或者茶肆  笑盈盈的娘子身子一斜
月亮就从大安溪打捞起自己 

挂上波仑寺的飞檐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