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赶路记》

从曼赛镇去阿卡寨,只需要
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却走了整整两天
见到溪水,香堂人光着身子,钻了
进去。时间像一条鱼,在水芹菜
的叶子下面,张合着小小的腮
路边的橄榄已经熟透,克木人知道
有一颗,是悬挂在树上的天堂
时间,在舌面上,缓缓地
由苦变甜。白云是傣族人的表姐
清风是傣族人的姑妈,路边的竹楼上
这一个傣族人,麂子肉和鲜竹笋下酒
喝醉了。时间,是一张阔大的芭蕉叶
盖着他的脸。基诺人,有着石头
一样的沉默,他的耳朵,却一直关注着
雨林里的动静,不知是什么鸟
叫了一声,他便像一支射出的响箭
时间,被他带走了,很久才从
一只死去的白鹇身上重返人间
整个旅程,只有谦卑的布朗人
静静地守在我身边。我们坐在山头
看落日,看老挝丰沙里烧荒的狼烟
暮投一座古老的缅寺,我睡着了
他才离开,他在我的梦中赕佛
身子紧贴着尘埃。时间,在贝页经里
跪了下来,几双隐形的手,按住了
时针、分针和秒针。我们一行人
还有拉祜和爱伲,山野之上
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相好,时间
奔跑的马蹄,被他们移植到了肺腑里
我这个汉人,多想飞速地抵达阿卡寨啊
催促,埋怨,焦虑,像个疯子
最终的结局,我一个人上路
多次迷途,天黑前,才找到自己的流放地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