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回归金融本源 精准科学服务实体经济

  光大银行重庆分行员工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 (光大银行供图)

  以金融服务为主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记者 万难 摄

  核心提示

  伴随着金融资金脱实向虚的迹象显现,“让金融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振兴实体经济”,已成为了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呼声。

  近日召开的全市金融工作会议要求:要精准科学服务实体经济,紧紧围绕打好“三大攻坚战”、实施“八项行动计划”,切实加强金融供给,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拓展融资渠道和方式,防止金融资本脱实向虚,形成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

  金融业如何才能精准科学服务实体经济,防止资金脱实向虚?1月19日,重庆日报记者邀请业内人士进行了探讨。

  主持人:黄光红 吴刚

  嘉宾:

  平安人寿重庆分公司总经理 李 旭

  民生银行重庆分行行长 许宏图

  中国人寿重庆分公司总经理 刘月进

  重庆中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易如波

  华夏银行重庆分行副行长 何晓林

  回归金融本源,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重庆日报: 在经济新常态下,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是否显得尤为必要和紧迫?

  李旭:答案是肯定的。每一个行业,都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如果长期偏离这些规律、责任和使命,它就很难实现持续健康的发展,金融行业也是这样。近年来,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支撑下,我国金融业发展不断加快,金融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就,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产生了积极效应。但是,不可否认,在过去一段时期里,与实体经济发展相比,金融业中出现了一些脱离实体经济的苗头,一定程度上存在“脱实入虚”或“避实就虚”的现象,导致实体经济未得到金融的应有支持。

  何晓林: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与实体经济相互嵌套、互为表里。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应该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把重点放在有利于推动创新创业开展、有利于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有利于形成新的增长点的经济活动上。这就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提出了新的要求。

  其一,平衡社会经济中企业部门的高杠杆与流动性——金融系统提供的资金需流向真实存在资金缺口的行业,一窝蜂似的主动放贷行为,只会造成企业和银行两败俱伤。其二,提高实体经济的资金使用效率——实体经济不断深化整合,企业希望得到的金融服务已不仅限于自身,更需要为整个产业链配套融资、结算甚至增信等金融“软件”产品。其三,提供多层次的综合融资体系——实体经济中的大、中、小型企业,传统产业和创新产业,都需要来自金融市场的稳定资金供给和差异化服务。

  鉴于这些新的要求,金融业就必须尽快想办法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否则就很难为实体经济服好务。

  易如波:从重庆的实际情况来看,更需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看一个地方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最直观的指标之一,是看这里的大项目、大企业能不能够或者说愿不愿意从当地的金融机构获得融资。因为大企业或者大项目融资体量大,资金的管理成本低,更重要的是收益相对稳定、风险小,它们一直是各路资本追逐的对象,它们的融资本地化程度,被当成重要的风向标。

  重庆的“风向标”情况如何呢?据我了解,很多大企业的项目,或者中小企业抱团做的大项目,都通过北上广深的金融机构获得融资。比如我们中昂,年销售收入在300亿元以上,典型的大企业,做的也都是大项目,但给我们做融资的,基本上都是外地的金融机构。

  为什么不在重庆本地找资金呢?主要原因,是主要的金融机构的总部大多不在重庆,他们给出的贷款指标不大,不一定能满足大企业、大项目的需求。有人说,一家银行不一定能拿出多少钱,但可以积沙成塔,甚至小贷、担保公司都可以参与进来,但这样的成本就很高,资金的价格很难谈下来。更麻烦的是,一些小的金融机构,自身的融资渠道并不畅通,为了给你融资,它可能要去做一些很不规范的操作,到头来,上游的风险就会落到下游。

  解决供需矛盾,形成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

  ■重庆日报: 从大的方向来说,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关键在于什么?

  刘月进:金融与实体经济是相辅相成的关系,金融并不只是被动反映实体经济。相反,它会在反映和引导实体经济过程中,加剧经济资源的聚集,然后,实现资源按照金融体系的认知和标准进行优化配置。

  因此,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关键是要让金融和实体经济各归其位,寻找新动能重新平衡两者力量,形成基于真实认知的实体与金融之间的良性循环, 提高金融价格发现的准确性和效率。

  此外,要使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还必须瞄准问题,对症下药。一是要进一步加强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建设,二是要进一步深化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三是要进一步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四是要进一步在控制总量、调整结构、把握节奏方面下功夫。

  易如波: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前提是实体经济要做好,否则金融业就成了无本之木。但实体经济又不能单靠自己积累资金来滚动,它必须借助金融的杠杆,两者类似于鸡和蛋的关系,谁先谁后,其实是有矛盾的。实体经济说,金融先借钱给我,我才能做好;但金融说,实体经济你先做好,然后我借钱给你,否则借钱也会打水漂。

  解决这种矛盾,需要找到一个契合点,也就是一个时机。啥时机呢?实体经济已经做到一定火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金融添一把柴,火势立即燃得更旺。

  就重庆金融行业而言,近些年的增加值对GDP贡献越来越大,不良率很低,质量很好,问题就是整体上块头不大,也缺乏金融人才。要改变这种状况,当务之急是为金融行业打造一个良好的生态。如何营造?我认为首先需要对市场的秩序进行规整,这也涉及到今年全市金融工作会议的一个重要主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试想一下,一个潜伏着巨大风险、弊病丛生的行业,怎么可能持续发展,怎么可能服务实体经济呢?它只能是投机。

  只有通过对金融市场秩序的规整,守法经营才能得到保护,不规范操作才能被遏制,良币才能驱逐劣币,行业才有一个正确的导向。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通过各种扶持举措,让金融市场主体成长,增强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

  何晓林:我认为,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首先要解决三对造成金融供给与需求之间不平衡的矛盾。

  一是经济新常态下,经济实体具有差异化、个性化的融资需求,但商业银行的金融服务却存在同质化、标准化的问题。这就致使商业银行现有的风险偏好与企业的融资需求存在一定偏差;二是商业银行主要基于“硬”的固定资产信息对客户进行信用评级授信并建立信贷模式,然而,越来越多的企业却是专利技术、知识产权等“软”的无形资产价值较高。如此一来,商业银行的业务模式就很难与企业融资需求相契合;三是在目前的金融体系中,仍然以银行资金为主要供给端,但现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等对金融服务都有不同的要求。受此影响,金融服务很难满足企业多元化的融资需求。

  李旭:我认为切入市场的时机和恰当的金融产品也很重要。一个时代重大的政治主题中,往往潜藏着巨大的商业机遇。比如,平安目前就正在做金融扶贫,面向村官、村医、村教这三个方向,全面实施产业扶贫、健康扶贫、教育扶贫。同时,我们还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普惠金融体系搭建、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精准扶贫等举措,全方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让公司的产品、服务和资金走向实体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地方。

  创新产品服务,精准对接企业需求

  ■重庆日报: 总体来看,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各种各样的矛盾,是造成资金脱实向虚、很多企业融资难的一个最主要原因。那么,金融机构可采取哪些措施来破解难题,真正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许宏图:最重要的是要找准着力点,精准对接企业需求。在我国的企业中,小微企业数量最为庞大、对实体经济的贡献也最大,是名副其实的实体经济主力军。但与此同时,小微企业却普遍面临着融资难的困境。因此,金融机构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需将如何满足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当作重要课题。

  不过,这并非易事——小微企业普遍具有规模小、经营风险大、财务不规范、缺少抵押物的特点,难以满足银行等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要求,如果仍然采取传统的融资模式,还是不能解决此类企业的融资难题。

  怎么办?出路在于有针对性地创新融资服务模式和融资产品。比如,民生银行敢于将自己定位为“做小微企业的银行”,就在于创新。近两年来,民生银行重庆分行进一步加大小微产品创新力度,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创新推出了“流水贷”、“网乐贷”和“云快贷”等小微金融产品。其中,“流水贷”不用抵押,企业只要有结算流水就能贷款;“网乐贷”“云快贷”属于纯线上申请、审核的信贷产品,小微企业贷款额度在50万元以下,仅凭信用就能在线申请贷款。最快3分钟,贷款就可到账。

  针对部分小微企业短期经营困难、流动资金紧张的情况,民生银行还创新推出了“转期续贷”业务——贷款到期后,经营正常、信用好的小微企业可申请继续借用该笔资金,暂时不用还款。这就实现了贷款与再融资的“无缝”对接,帮助小微企业节约了再融资时间,极大缓解了其拆借资金所带来的再融资成本压力。

  通过创新,民生银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据统计,自2009年民生银行重庆分行在渝率先推出小微金融服务以来,已累计为逾1.5万户小微企业发放贷款900亿元,间接带动30余万人就业。

  刘月进:企业融资难的根本原因,主要在三方面:一是金融业与企业的信息不对称——企业对金融机构的产品不了解,金融机构对企业的经营状况不了解,这种相互不了解就对授信造成难度;二是金融产品与企业需求不对称——金融产品的设计(如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等)是否符合企业的迫切需求和企业实际情况,都会对企业融资的难易程度造成一定影响;三是金融对一些薄弱地区、薄弱领域的覆盖仍然不够,仍需加大力度推动普惠金融的发展。

  创新金融产品,是破解企业融资难的手段之一。一是要创新金融产品的期限。以贷款产品为例,期限是不是可以更灵活?还款方式是不是可以更多样?二是要创新设置专业的金融产品推广机构,实现金融产品与企业的精准对接;三是要创新金融与企业的对接渠道,既要符合当前互联网业务的特征,又要符合金融风险防控的要求,做到既能防风险,又能便捷金融与企业对接。

  李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需要的是更有质量、更有效益的发展,所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一定要精准、科学。要想做到精准和科学,就必须充分依靠科技手段,依靠以云技术、大数据、智能化为代表的创新驱动。可以说,在未来世界,赢科技者赢未来、得云者得天下。只有依靠先进的信息技术和创新成果运用、转化,才能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提高服务质量。

  去年12月底,作为首个“人工智能+大数据”与疾病预控的结合,平安研发的重庆市智能疾病预测与筛查两大模型,可以提前一周,像天气预报一样预测传染病的发生情况,指导民众进行疾病预防。借这个案例,我想说的是金融机构应该充分发挥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人才、金融场景和资金等方面的优势,不断开放自身的核心技术,为社会、政务与行业赋能,进一步提升精准科学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这也是平安所秉持的“金融+科技”战略。

  记者手记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目的是提升经济质量

  金融的本义是借明天的钱来做今天的事,通过在更长的时间范围内配置生产性资源和要素,来实现经济更加健康、持续和有质量的发展。

  试想一下,一家企业由于缺钱,请不起人才,研发不了新产品,或者生产工艺流程无法改进,只能生产些落后的低端的产品,它的发展有质量吗?由这种企业组成的社会,经济会有质量吗?如果要等用自己赚的钱来研发新品、改进工艺,可能是猴年马月了——市场恐怕很难给你时间。一句话,金融很重要,它被称为现代经济的命脉。

  但是,钱用得不是地方,或者过度杠杆化带来的泡沫和风险,反而会降低经济发展的质量。同样举个例,一家企业不顾市场需求,盲目扩大生产规模,导致产能过剩,为了活命,它只能降低产品品质,然后再降低生产成本,并由此陷入恶性循环。这样的企业,能有质量吗?或者说,这家企业把钱从银行贷出来,去做自己并不在行的行业,结果亏得一塌糊涂。如果遍地都是这种企业,经济质量能好吗?

  没有钱不行,金融机构缺乏对资金用途的严格监管也不行,那该怎么办呢?答案是: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让金融产品实现供需的精准对接。这就好像灌溉农田,大水“哗哗哗”从田间流走,土壤没有浸透,庄稼却淹死了。我们需要的是“滴灌”,一滴一滴的浸,水用不了多少,但每一滴都发挥了效力。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是这个道理。金融机构放出来的每一分钱,它所投资的项目,从科研到实施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严格把控。把钱“驱赶”到真正需要它的地方,不让它乱跑,这就是金融监管的本义。事实上,过去,钱总是在乱跑,由于没有被土壤充分吸收,它还给田间带来溃坝风险,加强监管,防止“溃坝”,这就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本义。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年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和全市经济工作会议反复强调的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目的正是提升经济质量。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吴刚、黄光红采写)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298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