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精准施策 啃下脱贫“硬骨头”

  邹远珍

  朱刚泉

  谭净

  陈卜文

  访谈嘉宾:

  市人大代表、奉节县平安乡党委书记 邹远珍

  市人大代表、重庆恒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 朱刚泉

  市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委员、市委会专职副主委 谭 净

  市政协委员、重庆微品数字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卜文

  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决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区县全部摘帽。

  这预示着我市将用“绣花”功夫开展脱贫攻坚工作,并把脱贫质量放在更加显著的位置。对此,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热议不断。

  精准脱贫 贵在“精”重在“准”

  “精准脱贫,贵在‘精’、重在‘准’。”邹远珍说,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面上贫困虽已得到了较大缓解,但我市脱贫攻坚是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开展的,越往后需要啃的“硬骨头”越多,更需要对症下药、精准施策。

  精准脱贫的前提是精准识别。邹远珍介绍,作为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去年8月奉节县平安乡重新对全乡7016户、21160人进行了精准识别,新识别出166户、499名建卡贫困人口,清退了83户、313人。确定了830户、3139人的建卡贫困人员名单,并对每一户、每一人的致贫原因都进行了调查,为精准施策奠定了基础。

  对乡里的贫困成因,相关部门也做了细致分析,并有针对性地启动了一批交通、水利、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贫困程度得到有效缓解,脱贫产业逐步发展壮大,村容村貌有了较大改善。

  因病致贫是我市农村地区最主要的贫困原因之一。去年,致公党组织专家学者对此进行了调研。谭净说,围绕健康扶贫,我市不断完善顶层设计,强化救助政策,健全保障体系,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新政策、新措施,为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难题奠定了坚实基础,但健康扶贫仍然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比如:保险救助力度有限,群众自付费用偏高。贫困患者享受几重医疗补助后,实际自付费用仍占总费用的20%-30%,部分群众依然无法承受。另外,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我市现有三甲医院32家,分布在18个区县,其中主城区占17家;在农村贫困地区,非常缺乏高级别医疗人才,医疗技术和服务能力相比主城区差距较大,许多农村疑难重症患者只能选择到主城区就诊。

  谭净认为,实施健康扶贫,应努力提高资金的保障度和投入的精准度,聚焦贫困区县标准化建设、县域内就诊率、医疗费用实际报销比例、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等重点内容,突出“保基本、保大病”,落实到人、精准到病,使资金使用更具靶向性、集约度。

  同时,谭净认为,应改善基层医疗条件,提高就近就医能力,建立由县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组成的三级联动医疗服务体系,不断增强本地医院就近救治的能力,保证多数常见病、多发病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此外,还需要完善农村医疗保险制度,适当降低农村贫困患者个人承担的比例,适当扩大医保报销目录。应该利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宣传形式,让农村贫困人口了解更多健康知识和卫生常识,同步实施“清洁饮水”“改水改厕”“清洁家园”工程,有效改善农村卫生条件,消除危害健康的不良因素,切断疾病传播的路径。

  稳定脱贫 短期靠就业长期靠产业

  持续稳定脱贫的关键是持续稳定增收,而贫困人口的增收,短期靠就业,长期靠产业。

  10年前,丰都县就开始大力发展肉牛产业,如今已形成了集牧草种植、饲料生产、品种繁育、生态养殖、屠宰及精深加工、科技研发及市场营销于一体的肉牛全产业链,带动上万农户脱贫增收。

  “我们采取的是‘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产业化合作模式,实现企业与农民的共进共富。”朱刚泉介绍,根据测算,除去成本,农户养牛的利润为1660元/头,种草利润为2440元/亩,参与合作社的农民,平均每户每年增收可达3万元以上。与此同时,农户还可以通过代养代购代销、返聘就业等方式增收——去年,他们按协议对建卡贫困户进行分红,返还固定收益1800万元,发放工资3500万元以上。

  朱刚泉表示,肉牛产业链长、带动性高、附加值高,是贫困群众脱贫增收的一个有效途径。接下来,他们将进一步完善产业体系,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互动发展,带动更多农民增收。

  “在网络化的今天,好产品也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才能更好的提升产品价值。”陈卜文举例说,城口蜂蜜来自大山,量少质优,但其进入市场时却很难卖出高价,甚至“不得不与普通蜂蜜同场竞价——从这一点不难看出,缺乏创意和包装,没有品牌文化输出,高品质的农产品也很难卖出其应有的价格。

  “新媒体可发挥独特优势,让优质稀缺的农产品搭上文创快车,卖出更高的价格,助力精准脱贫。”陈卜文建议,新媒体可对稀缺、优质农产品进行文创包装,用新媒体的语言和方式,将其推介给有消费升级需求的人群,提升其附加值,“现在很多贫困区县也在有意识地发掘和培育一批懂网络、懂媒体的致富带头人,建议在他们中间推出一批‘网红’,带动当地农产品销售。”

  陈卜文表示,政府应搭建新媒体公益扶贫联盟,集行业多方力量,为贫困地区和特色农产品做科学的、系统的营销策略、推广计划,从而解决农产品与城市消费人群信息不对称问题,让贫困地区真正好的农产品实现价值提升,切实给贫困农民带来收益。

  扶贫扶志 增强脱贫内生动力

  “最可怕的贫困不是物质贫困,而是思想意识的贫困。”谭净说,脱贫攻坚既是一项政治任务,又是一项经济工作,而在经济活动中人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因此,必须激发贫困群众这个脱贫攻坚最大主体的主观能动性,扶起脱贫志气,充实致富本领,才能实现稳定长效脱贫。

  邹远珍则表示,贫困人口内生动力缺乏主要有4种类型:一是生活在疏远物质财富的群体性文化中,甘于贫困,这在一些相对封闭的偏远山区较为常见;二是生活目标模糊,主要是没有配偶、子女的人群,他们没有个人认为值得奋斗的目标;三是发展信心缺失,主要是在发展竞争中被边缘化的人群,他们觉得个人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落后的命运;四是福利依赖,即“等靠要”思想严重的人群。

  “解决贫困群众内生动力不足的关键是增强农村社区的组织化功能。”邹远珍表示,今年平安乡将通过抓支部建设、抓党员示范、抓阵地建设来增强基层基础,探索建立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并通过接访、下访、家访、巡访等办法,知民意解民难化民怨,通过这些措施让先进的文化和价值观念逐渐在村民心中生根发芽,从而真正在思想上脱贫。

  (本文图片由记者郑宇、张锦辉、谢智强、万难摄)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35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