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团圆路上,他们的笑容给人温暖

  亲爱的

  回家咯

  “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相信大家都记得《背影》里的这个片段。

  春运,不仅是人的迁徙,更是情感的涌动。

  昨天是2018年春运第一天,在刚投入使用一周的重庆西站的出站口大厅、车站广场上,又或是长途车站旁,我们都能发现一些独自上路的老人的身影。他们带着特产,有的是,来重庆看望儿女;有的则是,去远在异乡的孩子身边。他们的目的地不同,但目的都一样——和家人团圆。不管是去还是回,他们和周围大多数行色匆匆的旅客相似,脸上不时露出的,是想到即将和家人团圆时的温暖笑容。

  沉甸甸的除了行李,还有希望

  来重庆,见去年没回家的孩子

  昨日10点50分,在重庆西站负一层的出站口,一身黑衣黑帽,背个黑背包的老陈在向民警问路后,感觉还是有些困惑。

  58岁的老陈是贵州人,上一次来重庆,还是10多年前来探望朋友。下了列车,看着新车站,他有些迷茫,向几个人问了同一个问题:“到渝北回兴,到哪里乘车?”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坐出租车,也可以坐公交车,但乘公交车需要转车。

  在大厅里徘徊了五六分钟,老陈终于拿出手机,给儿子打去电话:“喂,我已经到重庆了……”

  电话那一头的儿子,似乎对父亲的到来有些意外,他叮嘱父亲“不要乱走”,等一个小时,他从渝北赶来接父亲。

  “我之前给他说过会来重庆看他,但没说具体的时间,就怕影响他的工作。没想到车站距离他工作的地方这么远,还要转车才能到……”老陈说,儿子今年27岁,还没有结婚,以前在贵州工作,前年由于工作调动,来到重庆。

  “他来重庆一年多,去年春节就没有回家,当时他说要加班,没几天休息,就不回来了。”老陈说。今年春节,老陈还没问儿子的行程,就打算提前来重庆看儿子。

  最后,老陈走出了出站大厅,决定到广场去等儿子,他说:“这个大厅太大了,怕人多了儿子找不到。”老陈抬手松了松帽子,露出了两鬓的白发。

  是去远方,也是去团圆

  去他乡,给儿子带去“家乡味”

  中午11点左右,又有从贵阳和成都方向来的列车在重庆西站进站。因为列车班次还不算太多,出站口并没有出现拥堵。

  在西站广场上,家住沙坪坝的老刘,打算一个人乘车去成都。老刘说,他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虽然都说了要回重庆过春节,但也只是春节回家住几天就走。

  “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这几天虽然买了年货,家里还是空荡荡的……”老刘说,成都的战友叫他过去聚一聚,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和老刘不同,已年过六旬的张富明则是从重庆出发,前往广州,和儿子在异地团年。“春运到了,我担心从那边回来的车票不好买。还不如我去广州和儿子一起在那边过年。”老张说,他带了一些自己腌制的香肠和咸菜,“儿子在广州打工很多年了,我怕过去吃不惯,还是带点吃的过去。有了家乡菜,过年才有年味。”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357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