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文人余光中:“我的才气是嘉陵江水滋润的”

    新华网重庆2月6日电(陶玉莲)余光中在写给好朋友流沙河的信中曾附上一首小诗《嘉陵江水》:“半世纪前浩荡的江声/多深沉的喉音一直到枕/午夜摇我入睡,清晨唤我起身/想早已后浪推着前浪/波光翻滚着时光,滔滔入海了。”

    这首小诗漂洋过海,先他一步来到重庆,“诗比人先回乡,该是诗人最大的安慰。”余光中的少年时代在重庆度过,在长达60载的分别时光中,重庆一直是他最魂牵梦萦的地方。

    中学时代游历于悦来场的山山水水:“从朱家祠堂走路去青中,前半段五里路是沿着嘉陵江走。先是山路盘旋,要绕过几个小丘,才落到江边踏沙而行。不久悦来场出现在坡顶,便要沿着青石板级攀爬上去……”时隔多年,余光中都还记得,他当时是从朝天门搭船经三峡离开的。

    余光中曾于2005年回到重庆,在悦来场、朱家祠堂、磁器口等地各处寻找当年的痕迹,不免感叹自己的才气是被嘉陵江水滋润的:“在重庆的七年,深深留在我的心底,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夜夜听到嘉陵江的流水声”。

    作家徐学与余光中交往20多年,并著40多万字的《余光中传》,据他回忆,2005年陪余光中回重庆时,要去到他居住过的悦来场朱家祠堂,需要步行半小时的山路。当地百姓准备了两架滑竿,让人抬着余光中走,但他坚持要步行。“一开始我以为是他担心滑倒,余先生连忙解释说,我是以朝圣的心情回故乡,所以要一步一步走上去。”

    “乐且思蜀,不乐更甚”,余光中与悦来场该是彼此在互相思念,就在其逝世数月后,2月10日下午2点半,重庆悦来也将在温德姆酒店宴会厅将举行一场“有一种乡愁叫重庆——余光中‘悦来时光’情景朗读会”,共同感怀他笔下的世界。(完)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375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