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莫惊醒金黄的鼾声(节选)
2018年02月10日 15:40 来源: 新华网

    

朗读者:麦恬

    《麦田群鸦》是梵高临终前回光返照的惊骇杰作。画面 上但见天色深蓝而黑,阴霾四合而将压下,似日又似云之物迸破成几团灰白,旋转不已。满田的麦浪掀起惊惶的惊黄的挣扎,其上则纷飞飘忽的鸦群舞着零碎而祟人的片片黑影,其下则土红的歧路绝望地伸着,更无出路。不,这不是“近乎微笑之境"。梵高自杀,就在这样的太阳下,这样丰收待割的麦田里 ,并且是在礼拜天 , 基督徒敬神而休息的日子 , 但是他心中有许多遗憾 , 对人间的留恋仍多。

    梵高短促的生命里,最后的十周在此地度过。一来奥维,他就爱上这恬静的小镇了。他是荷兰南部的乡下人,一向喜欢深入村野,赤坦坦面对自然。他那么傾倒于米勒,绝非偶然。在信中,他曾赞美奥维洋溢着色彩,有一种庄严之美,甚至“空气里充满了幸福”。可是他的心灵找不到宁静 , 只找到《嘉舍大夫》 的忧郁、 《奥维教堂》的不安 ,最后是《麦田群鸦》 的骚动与不祥。 他面对死亡, 要寻找 “近乎微笑之境" , 却未能臻及 , 终于在他热爱的麦穗与阳光中举起手来,收割了自己。

    他的肉躯少有宁日 , 就这么匆匆地收割了。 但是心灵的秋收多么丰富啊 , 简直是美不胜收。 世界各地的美术馆都因他而充实 , 变成了丰收的仓库 , 变成了成亩的麦田 ,一走进去就是扑鼻的麦香。 所有的眼睛都被他的向日葵照亮。

    梵高的艺术生命因南部的艳阳而成熟,而灿放。梵高、麦穗、向日葵花,都是太阳之子。也许向日葵是太阳专宠的女儿,在法文里甚至跟爸爸同名,所以也得到梵高的眷顾,绘画成人人宠爱的杰作。在一九九O的梵高年,向日葵娇艳健美的形象,从荷兰的五十钞票到名酒的标签、女人的衣饰,处处惹眼。这一切,满田天真的葵花当然不知道,只知道烈日已经偏西,不胜曝晒,千千万万的葵花竟全部别过脸去,望着东边,正是梵高墓地的方向。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393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