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片瓦渡海——跨世纪的重逢(节选二)
2018年02月10日 16:55 来源: 新华网

    

朗读者:陈慧敏

    我这一生,不是依江,便是傍海,与水世界有缘。…而今重上朝天门,白首回望,虽然水非前水,但是江仍故江,而望江的我,尽管饱经风霜,但世故的深处仍未泯,当年那“川娃儿”跃跃的童心。

    那一片未泯的童心引我,在访渝的第五天,载欣载奔,终于回到悦来场。

    …

    我独自面对江水,冥想过去悠悠的岁月。…那时,我有许多小同学、小玩伴,食则同桌,睡则连床,上课时坐在同一条长板桡上,六十年后我还能说出十几个人的名字,甚至绰号。江水静静地流淌 ,在我面前闪闪逝去的,是水光呢还是时光?对江的山色在眼前还是在梦里?忽然有人在坡顶叫喊,说我的同学们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人群从牌坊下涌出,簇拥着八、九个老人步下阶来,笑语喧阗,神情兴奋。…老同学面面相觑,我的双手都来不及握。大家的表情,惊喜里有错愕,亲切中有陌生,忘我的天真之中又有些尴尬。岁月欺人,大家都老了,可堪一叹。不过都还健在,而且不怎么龙钟,也无须搀扶,又值得高兴。…

    从十二岁到十八岁,一个江南的孩子在巴山蜀水里从容长大,吸巴山的地气,听蜀水的涛声,被大盆地的风云雨露所鼓舞、滋润。那七年中,我慢慢地成长像一株橘树,与四季同其节奏,步履不出江北县的范围。四围山色围我在蕊心,一层又一层的青翠剥之不尽,但我并不觉得是被囚,因为嘉陵江日夜在过境,提醒我,上游的涓滴是秦山派来,下游的洪流要追汇长江,应召赴海。总有一天战争要结束,我也要乘此江水,顺流东下,甚至到海,甚至出洋。世界在外面、在下面等着你呢,嘉陵江说。

    从前那少年在那山国的盆地,曾渴望有一天能走出山来。但出川愈久,离川愈远,他要回川的思念就愈强。他要回来再看那沛然的江流、再听那无尽的江声,因为那江水可以见证,那是他和母亲最亲近的岁月。日后他写的<乡愁〉一诗:「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正是当初他寄宿在学校,怀念母亲在朱氏宗祠的心情。 

编辑: 王龙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393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