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余光中在重庆悦来完成了他人生的成长礼

    主持人:细心的您可能会发现,每一面大屏上,每一位诵读者登台,所有文字都在大屏上一一尽显,这是为了让大家在现场充分感受余光中先生文字的魅力,一个词、一个句子、一个段落,都能深深的触及我们的心扉。接下来我们有请吴景娅女士登台。余光中在重庆悦来度过了八年时光,中国古典文化滋养了他,山外的世界也在呼唤他。从悦来出发,余光中因居住、讲学、旅游等,游历了三十多个国家,在诗歌、散文、翻译、评论四个领域成为大家,出版作品四十多部。他学贯中西,又特别挚爱中国古典文化,曾自豪地说:凡我在处,便是中国!请问董教授,您怎样评价余先生坚持用中文写作的精神!

    吴景娅:在回答帅哥主持人这个问题之前,刚才我听一个朋友讲说今天重庆城有一半热爱文学的人都到达了现场。余先生如果活着,今年他将是90岁了,我们在新年到来之前,以这种形式来向先生致敬,先生在天之灵不知道有多高兴。大家说是不是?说起重庆,悦来对先生的影响,对他的作品的影响是巨大的,我觉得真的是我们重庆、是悦来,让先生从一个懵懂的孩童成为了一个英俊的青年,而且他是在这个地方完成了他人生心灵的一个成长礼。

    并且他把这个地方作为他写作的一个出发点,然后写作成为了他毕生的使命。说起这种影响,我觉得应该是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就是巴渝人的性格,我们活的那种状态影响了先生做人和他为文的气质,可以说这种影响是一生一世的。就是我们巴渝人具有一种很强悍的生命力,不屈不饶地与命运抗争,而且我们天性中特别的豪爽,很耿直,很幽默,这些东西都是余先生特别欣赏,而且也渗透到他的骨血当中去的。在悦来的七年,他无可救药地喜欢上吃辣椒,而且喜欢武侠小说,在他看上去很瘦弱、很清秀的身子骨里面驻扎了一颗闯荡江湖,行侠仗义的狂野之心,后来他真的走遍了全世界,以诗文为剑来征服世界。其实余先生就是有巴渝人的战斗心,就是我们重庆的崽儿,他的作品有我们的崽儿气,他的作品有很干净很爽朗的气质。

    第二个影响就是我们悦来秀美的山水,我们重庆独特的气候和我们那种生活的环境对他有很大的影响。而且构成他作品当中美学的一个走向。我们看一下悦来的山水,真的是山从水活,山清水秀,云雾缭绕,特别是春天来的时候有黄色的菜花、粉色的桃花、白色的李花,非常的艳丽,这样一个独特的地理环境,而且色彩这么艳丽漂亮的地域,它对余光中的作品就有很深的影响。我们仔细读先生的作品,会发现他的作品真的是非常唯美,而且有一种朦胧感。这种唯美和朦胧感是怎样来的?其实就是他在悦来生活的这七年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带给他的,可以说悦来的这种朦胧之美,这种神秘感一直深深吸引着余先生,而且也体现在他的作品当中。

    他的作品当中很擅长写云雾、冷雨、江水,等一会儿我们会听到他写的嘉陵江水,其实这些都是悦来的生活带给他的。另一方面,我们重庆强悍的一面又让余先生的作品当中有一种江南作家少见的豪放与大气,所以先生的作品就像重庆一般,具有一种立体感,柔中带刚,激情澎湃。

    第三点,我觉得我们重庆、我们悦来,整个我们巴渝地区是一个盛产民歌民谣的地方,大家都记得唐代诗人刘禹锡有一首诗叫“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它有巴渝民谣的元素在里面。余先生的很多诗歌其实都具有一种民谣的情绪,比如说他的《乡愁》,这些都是用非常简洁、明白的话语,构建了一个想象力很丰富,画面感极强的一个很美丽的世界,非常好读、好记、好诵、好传播。所以《乡愁》能够走遍全世界,凡是有华人的地方总会有《乡愁》的陪伴。

    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新诗的胜利。余先生的《乡愁》也和李白的《静夜思》完全可以一块进入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之中,成为我们子子孙孙永恒的记忆。

    主持人:感谢吴景娅老师的分析,听了这段解读之后,这七年的悦来时光贯穿于余光中先生的骨血当中,所以我们接下来看到的听到的文字会倍感亲切,因为这里有“重庆崽儿的影子”。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398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