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余光中回朱家祠堂 回忆当年称点桐油灯看书

    主持人:刚才的片子我们看到了2005年余先生回到了悦来,回到了故地,难掩心中欣喜的感觉,我们甚至听到了一个老年人说到了少年时候说的四川话,现在我们叫做重庆话。乡音难改,因为悦来已经是他的家乡,而且片子中还有一个画面,他特意取走了祠堂的一片灰瓦,今天我们特别请到了余老先生画面中这位即将登台的嘉宾,他是余老先生少年时的玩伴同学的后人,他的父亲肖礼全和余老先生是少年的同学也是玩伴。接下来我们有请肖功荣。当时余老先生回悦来的时候听说您在现场,能给我们回忆一下吗?

    肖功荣:我当时在现场,余老先生一回到朱家祠堂,就是他曾经住过的地方,我的父亲给他讲了当时在朱家祠堂的情景,也谈到了他们小时候玩耍的过程,余老先生曾经说过他小时候最怕的就是狗,读书的时候没有电灯,只有桐油灯,包括他曾经说过,他在读书的过程上晚自习的时候都只能用桐油灯。

    主持人:2005年到现在13年过去了,您印象当中余老先生是怎样的一个人?

    肖功荣:余老先生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人非常值得我们大家尊重。他从我们家房屋上取一片瓦走,当时就说了飘洋过海一片瓦,怀念大陆,怀念家乡,怀念他童年和老家一些玩伴耍的过程。

    主持人:毕竟他的少年时光是在悦来度过的。接下来我们要有请重庆悦来投资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熊寄然先生为您赠送一本余光中作品集。

    肖功荣:感谢。

    熊寄然:我想现在我们都是悦来人,而且今天这个诗会非常感人,我现在还沉浸在这个朦胧的唯美的画境和大家经典的表演里,我想通过这个诗会来缅怀余老先生,向经典致敬!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239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