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要过年了,“第一书记”们在忙啥?

  通村公路还有最后的100多米没有硬化,这让李红梅(右)有些着急。腊月二十七,她又和村干部们到现场查看情况。通讯员 陈姗 摄

  陈进初(右)在尖山村走访贫困户。记者 龙丹梅 摄

  王永超看到王正兰的奖状,非常欣慰。通讯员 齐孝来 摄

  “第一书记”作为党在农村基层的领导骨干,是推动农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带头人,担负着兴一方经济,富一方百姓的重要职责,是脱贫攻坚的排头兵。近年来,我市坚持选得准、下得去、融得进、干得好,精准选派了2249名机关干部到1919个贫困村、330个后进村(社区)担任“第一书记”。

  他们进村后,通过走访、调研,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为村里的发展出谋划策。目前,全市已有1693个贫困村脱贫“摘帽”,330个后进村全部转化,“第一书记”们功不可没。

  就要过年了,重庆日报记者采访了3名来自不同区县的“第一书记”,看看他们为让群众能过上一个欢喜年都在忙些啥?

  修路

  折腾近3年的烂尾路年前修通了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但南川区水江镇山水村“第一书记”李红梅仍在村里“泡”着。

  十多天前,村里强盗湾至重堂河沟(均为小地名)3.2公里的路终于通车了,但还有一两百米没有硬化。此外,因为村里的印章需要更换,村民们修路的工钱还得等到年后才能结算,李红梅生怕村民们有情绪,干脆留在村里入户向大伙解释说明。

  “老刘,年货备齐了吗?家里有什么困难就给我说。”12日一早,李红梅就来到山水村六社,走访当地村民。

  老刘名叫刘玉平,住在这条公路沿线,是公路通车的直接受益者,也曾是直接受害者——过去,由于投资方的资金问题,造成这条通村公路修修停停近3年,村民们投工投劳的工钱和材料费一直被拖欠,刘玉平是被拖欠得最多的一户,因此李红梅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老刘家里。

  “没啥困难,你上次说过春节后村里的印章一更换马上给我们发工钱和材料款,我相信你,李书记。”老刘一脸和气。

  去年5月,水江镇宣传委员李红梅接任山水村“第一书记”。她上任第一件事就是走访搞调研,村里人就向她提出了要求:“李书记,你看其他村的路都是好好的,就我们这段路坑坑洼洼,灰又大得很,出去说起都丢人……”

  正常情况下,修一条路不算什么难事,但这条路是个烂尾工程,那就麻烦了。

  原来,两三年前山水村引进了一名业主开发乡村旅游项目,这条长约3.2公里的道路就是乡村旅游的配套基础设施。因为投资方资金出了问题,道路仅施工几个月就停摆了,留下一堆烂摊子,搞得土路不像土路,泥路不像泥路,村民们出行“雨天一身水,晴天一身泥”,自嘲说这是“水泥路”。

  “脱贫攻坚,基础先行。总不能因为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吧。”李红梅向村民们承诺,2018年春节前,一定修好这条路,让大家回家过年也方便。

  于是,在去年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她做了几件事:

  首先聘请了法律顾问,多次向原投资方和施工方去函,要求先解除之前签署的合同,并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重新签署工程合同,解决了道路的历史遗留问题。

  其次是资金。根据初步测算,道路施工需要160万元,李红梅多次向区交委等相关部门申请项目资金,同时组织召开社员大会,说服他们同意村里动用一事一议资金修路,勉强凑齐了钱。

  此外,还得安抚人心。因为之前的停摆,一些村民对这次修路都是观望,不愿投工投劳。但资金有限,仅靠施工队怎么行?“挨家挨户做工作,把区里对项目的批示给他们看,把修路后的规划给他们说,把占地补偿一笔笔算清楚。那段时间嘴皮子都是磨破了的,但总算没有白费力气。”李红梅说。

  去年8月,这段路重新启动建设,仅仅半年时间,拖了3年的烂尾路就修好了。李红梅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在过年前基本解决了村民们的出行问题。

  “我们要趁着这个势头进一步发展晚熟李、核桃、香菇和中蜂等产业,并在山水村五社打造乡村旅游景点,不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李红梅对大伙说,“年一过,我们就甩开膀子干,相信明年日子会更好。”(记者 颜安)

  饮水

  巫溪县尖山镇尖山村“第一书记”陈进初巡查水管——

  不能让村民下山背水过年

  2月12日,巫溪县尖山镇尖山村“第一书记”陈进初上班第一件事,便是和同事一起查看村里的供水管网线路。快过春节了,大家查看线路比平时更仔细了一些。

  陈进初是巫溪县水务局职工,2015年9月被派往尖山村任“第一书记”。2016年5月,他又兼任了尖山片区水管站站长的工作。

  尖山村平均海拔在1000米以上,是典型的高寒山区,每年冬天都会下雪。如果气温过低,供水管道被冻住,村民们吃水便要成问题。1月25日,巫溪遭遇低温天气,尖山镇的温度一度达到-4℃。当天清晨,水管站巡线工人在巡查线路时,发现供水管道被冰雪冻住了。这一来,尖山街道沿线居民,以及尖山村、大包村、百步村、太平村等地近万居民吃水成了问题。

  “发现水管冻住后,我们立刻沿线进行巡检,就怕管道被冻裂。”陈进初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当天的天气比平时冷得多,大家的帽子围巾口罩手套全都上阵,只露出两只眼睛,每人贴上两个暖宝宝,穿上好几件毛衣,仍冻得瑟瑟发抖。

  在检修完一处管道后,大家又回到车辆旁准备赶往下一处,却发现不过一个多小时的停车时间里,车门已经被冻住,怎么拉也打不开,挡风玻璃上也结了一层冰。没办法,他们只好请附近村民烧一壶开水,一点点淋在车门把手上,这才将车门打开。走到下一处,又如法炮制一番。

  “巡查中,我们发现几乎跟排球一样粗的供水管道被冻透了,根本没法人工解冻。”陈进初说,而天气愈加寒冷起来,怎么办?

  想到马上就要过年了,为了不让大家生活受影响,他们赶紧联系了当地消防队,给断水地区的村民送水。而陈进初又赶到尖山村,看几位贫困户家中是否出现了断水问题。

  “陈书记,多亏你前几天告诉我们要提前蓄水,这不,旱井里都蓄满了水,这几天吃水没得问题。”说话的人叫汪祥艮,是五社的贫困户,过去吃水靠一根橡胶管从山上引来山泉。夏天还好,冬天枯水期,一家人经常下山去河沟旁背水,一来一回要一两个小时,而且山路崎岖。后来,老汪请人打了旱井将山泉水蓄起来,但用来引水的胶管因老化开裂了,常常水还引没到家就漏光了。陈进初担任“第一书记”后,为他协调了200多米PPR管道,彻底更换了过去的橡胶管,从此,老汪一家再也没下山挑过水。但在这次寒潮中,老汪家的管道也结冰了,但旱井中却有存水,步行200多米便能挑水回家。

  陈进初向老汪嘱咐几句后,又匆匆赶往下一家……

  尖山村海拔高、水源少,过去村民们一直存在吃水难问题。陈进初担任“第一书记”后,先后协调为村里新建8口、整治2口蓄水池,并安装输水管网33.9公里,解决了居住分散村民的用水问题。2017年,尖山村一社花椒坪还新建了1口山坪塘,解决了村民们冬天因管道受冻而用不上自来水的问题。在这次寒潮中,村民们有的提前蓄了水、有的在附近的水池或山坪塘挑水,没有因供水管道冻结而受到较大影响。

  这次寒冷天气一共持续了3天,陈进初和他的同事们也在冰天雪地中奔波了3天,冻得手脚都生了冻疮。眼看立春了,温度渐渐高起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陈进初仔细查看了近期的天气预报,发现天气已转暖,不会再出现管道结冰的问题,才放下了心。“明年我们村将规划建一口蓄水量达3000立方米的山坪塘。”陈进初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建成后,尖山村就有了稳定的水源,再也不用担心冬天管道结冰的问题了。(记者 龙丹梅)

  助学

  城口县沿河乡联坪村“第一书记”王永超送学费——

  “王书记给我们送来最好的年货!”

  2月10日,城口县沿河乡联坪村,气温-2℃,海拔1000多米的尖峰山已被大雪覆盖快两个月了。一大早,贫困户王国应将所有亲友名字念了个遍,都没能确定谁能借钱给他——春节后,一对女儿开学就需要学费,王国应很着急。

  “大哥,这么冷,当心感冒了哦。”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王国应的沉思。来者叫王永超,34岁,是市纪委扶贫集团驻联坪村“第一书记”,也是王国应的对口帮扶干部。王永超将手中的大米和食用油交到王国应手中,“快过年了,祝你们一家春节快乐。”

  2017年9月,王永超初到联坪村时,常看到一个男子脸色发黄、面容憔悴,成天啥事不干,四处“游荡”。该男子就是王国应,之前很勤劳,后来因到煤矿打工患上了尘肺病,基本丧失劳动力。村干部告诉王永超,王国应的父母都多病,妻子也患心脏病,有两个女儿,一个读高中、一个念小学,看病、读书都要钱。

  去年底,联坪村贫困村动态调整,王国应被确定为建卡贫困户,王永超结对帮扶他。见王国应爱抽烟,王永超就为他拟定了“戒烟计划”,并让他妻子监督;一家人没有御寒的衣服,王永超又带来市纪委老同志捐出的八九成新的衣服……

  “王叔叔好……”听到王永超的声音,王国应一对女儿走了出来。王永超拍拍她们的肩膀,“你们两个,期末考试怎么样?”

  妹妹王清说:“语文、数学都考了90分以上。”姐姐王正兰则回屋拿出自己才得的两本荣誉证书,一个是优秀学生奖,一个是汉字听写一等奖。

  “娃儿们成绩这么好,咋还不高兴呢?”看到站在一旁的王国应眉头紧锁,沉默不语,王永超有些奇怪。

  “她们成绩好我当然高兴哦,我愁的是下学期学费啊。”

  王国应一句话,让一屋子欢快的气氛顿时沉闷起来,女儿们脸上也没了笑容。王永超拿出笔和本子,详细地做起了记录。

  “万一没钱,我就退学……”大女儿王正兰口中弱弱地挤出几个字,“我都是高中生了,也可以打工挣钱,帮助妹妹读书。”

  “你千万不能辍学!只有读书,你们这个家才能从根本上脱贫。”王正兰的话让王永超很是难过。他开导王正兰,“困难是暂时的,读书是一辈子的事儿,我会帮你们想办法。”

  王永超合上笔记本,送上慰问金后便匆匆离开了。这是王永超与王国应一家结对帮扶以来,走访停留最短、交流最少的一次。

  王永超离开后就直奔乡民政办,针对王国应家情况咨询有无相关帮扶政策,并决定次日再次登门进行详细调查,争取现场解决问题。

  第二天一早,王永超和乡民政办的同志来到王国应家,进一步仔细了解情况。民政办的干部当场表示,根据王国应家实际情况,一是针对其女儿下学期学费问题,按照民政政策可以给予临时救助;二是针对其家庭收入低的问题,可以按照政策提高最低生活保障补差数额,民政办将根据实地调查情况完善资料后尽快提交乡里研究,最终落实的金额基本能满足两个孩子的学费。王永超也表示,春节后,再想办法通过网络,再为姐妹俩争取点生活费。

  “太意外了!”王国应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他说原以为慰问结束后,王永超就该回家过年了,没想到为孩子们上学的事情,他又再次登门调查落实,“王书记给我们一家人送来最好的年货。”

  王永超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搞调查研究,就像医生“望闻问切”一样,要从群众的一言一行、一笑一愁中去发现问题、摸清情况,再结合政策解决困难,决不能随意表态、轻易许诺,忽悠群众。(记者 彭瑜)

  记者手记

  绝不让群众 带着“心病”过年

  已经赶在年前修通了公路,但李红梅仍在村里“泡”着,因为还有很多后续事项没了结,她怕群众有情绪,不能欢喜过年;

  虽说天气预报称气温会转暖,但陈进初还是忙着巡查水管,因为他怕万一管道有问题,群众得下山背水过年;

  贫困户家孩子学费问题明明可以年后再解决,但王永超还是赶着次日登门现场解决,因为他要让贫困户过个安心年。

  春节回家的路、过年要用的水、开学得交的钱……临近除夕,3位“第一书记”加紧着手解决的事情,哪一件不是群众的“心病”?哪一件解决不好,群众都过不好年。

  他们用不同的行动,诠释了同一句话——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

  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基层是主战场,“第一书记”干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贫困群众的获得感和脱贫攻坚的成果,以这3位为代表的“第一书记”们,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自己吃亏,大兴调查发现问题,始终将群众的冷暖、困苦挂在心头。

  他们,是全市2249名“第一书记”,是千千万万基层干部的缩影。让群众过好年,不让群众带着“心病”过年,这就是他们此刻最质朴的想法。(彭瑜)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241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