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蒋兴良为研究电网覆冰积雪在雪峰山 过8个春节

  重庆日报记者(右一)与蒋兴良(左一)及覆冰站工作人员一起度过除夕。(重庆大学供图)

  海拔1500米、每年10月到次年3月为覆冰时节、每年雨雾天气超过200天……这里,是湖南省怀化市雪峰山的坪山塘。因为其绝佳的天气条件,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蒋兴良在这里建立了研究电网覆冰积雪的全世界首个野外自然覆冰试验站(以下简称覆冰站)。

  从2008年开始建覆冰站以来,蒋兴良已在这里度过了8个春节。2月15日,重庆日报记者在覆冰站与蒋兴良和工作人员共度除夕。

  鸡年的最后一天,雪峰山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超过5米,寒风从覆冰站所处的峡口呼啸而过,打在脸上生疼。一大早,蒋兴良和几名工作人员一起,打扫门前的积雪、垃圾和未化完的冰块等。

  重庆日报记者了解到,进入冬季后,蒋兴良便不时前往覆冰站做监测。这两天,蒋兴良和团队正在为下一轮大范围冷空气降临的电网监测做准备工作。

  前两天,蒋兴良的助手和部分学生陆续离开覆冰站,回家过年了。13日下午,蒋兴良下山把在重庆工作的夫人董丽娜接上山,这也是董丽娜陪伴蒋兴良在雪峰山度过的第8个春节。

  “我和儿子也想春节期间出去玩。但是我知道,这里有他的工作。”董丽娜说,这些年来,她都是义无反顾地选择陪他在雪峰山度过。

  今年除夕留在山上过年的,除了蒋兴良一家,还有几名工作人员和来自挪威的两名留学生。

  按照传统习俗,蒋兴良带领工作人员准备了一大桌菜,贴上了春联、放了鞭炮……

  “基地2016年才建得有些像模像样,各方面条件才开始变得好一点。”一直在覆冰站工作的朱爱国告诉重庆日报记者,2009年,是大家在基地过的第一个春节。当时基地只有简单的工棚,那几天大雪封山,山下的人进不来,山上的人也出不去,大家整整啃了一周方便面。“大年三十那天,用雪水熬了一锅粥,就算过年了。”

  条件这么艰苦,为什么还要在山上过年?“电网覆冰积雪是世界级难题,其会导致大面积断网断电,给人们生产生活带来巨大影响。而冬季是观察电网覆冰的最佳时机,所以只有在山上,我的心里才踏实。”蒋兴良说。

  两年在贵州六盘水、1年在青藏高原、8年在湖南雪峰山………重庆日报记者了解到,蒋兴良已经有10多年的春节都在野外度过。正是基于扎实的基础研究,蒋兴良揭示了电网覆冰成因,并开发了世界首套电网覆冰预报预警系统,为预测电网覆冰、抗冰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422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