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海南过年遇囧途 他提前“花”年假3月中旬再回渝

  受大雾影响,在海口因待渡滞留的过海车辆仍旧不少。据@海口发布消息,截至昨日17:00,三港外道路约有8396辆车辆滞留,港内约有4800辆车辆待渡,共计13196辆。不少重庆市民仍在“囧途”,体验着两个半小时前行一公里的登船速度。好在,这一路他们并不孤单,无数志愿者的热心服务让身在异乡的游客们感受到温暖。

  推迟两天回渝 依然没能避开“出岛难”

  “本打算早点回家休整两天去上班,如今回家的时间都比较吃紧了。”家住重庆的高女士是一位国企员工,为了能够在春节期间玩得尽兴,她将年休假也一同并入连休。按照计划,他们打算大年初六返程,随后回到重庆休整几天再上班。快到返程时期,她在网络上得知了过海车辆滞留的情况,就决定推迟两天再出发,希望能错过滞留高峰。

  到了昨日,行程已不容耽搁,高女士一家人于上午11点驾车来到海口新海港。当日,海口出海的三个港口已可正常通航。下午1点,记者联系上高女士时,她的车正随着车流进行排队。“两个半小时走了大约1公里。”

  高女士介绍,当时她所处的位置距离港口还有两公里左右,按照目前的行进速度,他们可能还需要等候数个小时才能够到达港口,并等待上船。“只要不出现意外情况,预计当天可以过海。”

  “一路自驾来海南,来岛时很顺利,没想到出岛时,却遇到这样的事。”高女士表示,按现在的时间回到重庆就要投入到工作中了。虽说回程很“囧”,但高女士觉得,回家的路堵了,但心里不堵——海口政府的应急措施很到位,志愿者的服务真的很让人暖心。

  酒店住了三天 丈夫等不及自己“飞”了

  家住重庆渝中的欧女士也是堵在归途上的一员。最近十多年,她和家人都自驾到海南过春节。2月20日决定返程时,却遇到大雾导致过海滞留,作为大学教师的她离上班还有几日,他们一家决定在海口找酒店住下,希望雾散后恢复通航了再出发。

  一住就是三晚。2月23日,要是再不出发返程,欧女士可能赶不及上班。早上8点,她和家人就驱车出发,去秀英港排队过海。大约行驶了20分钟,就进入排队的车流。中午12点左右进入码头,等待进港。

  欧女士的丈夫则选择了另外一种回家方式。因工作原因,他已不能在路上耽搁时间,必须按时返程,于是早在从重庆出发前,他就买好返程机票,海口飞重庆,在南宁转机。“相当于自己设计了一个‘联程’机票,共3000多元。”欧女士介绍,丈夫的这种做法反而为他这次回家提供了巨大便利,既节省了开支,又节约了时间。

  堵车“花”年假 市民索性3月中旬回重庆

  就在人们为了回家“焦头烂额”之际,重庆市民陈宇先生比较洒脱,索性把2018年年假请了,在海南陪伴家人,等3月中旬再回重庆……

  “2018年的15天年假就这么没了!我自驾海南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已3年多了,从来没有遇到今年这种情况!本来挺顺利的,计划着全程高速公路加轮渡,谁知就是轮渡这边堵死了,没办法只能折回三亚,跟公司请年假,3月中旬再回重庆。”市民陈宇先生苦笑着对重庆晨报记者说。

  陈宇先生是某国企的高级工程师,2018年1月份,父母提前带着他儿子去了海南三亚,一家人商量在海南三亚过完年,他再自己开车回重庆。“过来的时候挺顺利的,我也打算原路返回,谁知事与愿违。对我个人来说还是有点小郁闷,把今年年假搭进去了,或许是天意吧!让我今年提前玩了年假,回去好好工作,为家人也为了自己。”

  回渝机票昂贵 正常或要大年十五过后

  像欧女士丈夫这样有所准备的旅客不在少数,但仍有旅客因过海受堵,而不得不选择乘机赶回家上班,却见证了“天价”机票的一幕。昨日中午,记者查询发现,当天从海口美兰机场到重庆江北机场已无直飞航班。唯一一班需要中转兰州的航班,整个行程7小时20分钟,价格为9734元。此外,所有直达航班、中转航班机票全部售完。

  携程重庆相关负责人张先生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在过海受堵的最初几天,携程网上,海口到重庆的机票一票难求,多个航班架次机票都已售罄,联程机票的价格也已上万。而在23日,随着天气时而转好、离岛运力增强、滞留旅客数量减少,已有部分余票,但票价也比正常价格高得多。机票价格预计大年十五过后会逐渐恢复正常。

  张先生建议,游客可选择先离岛,随后在广东、广西等地转机。

  据了解,2015年至2017年春运,通过琼州海峡进出岛的车辆分别为39.1万辆次、57.4万辆次、68.5万辆次。预计今年将达到83万辆次。此外海南省旅游委2月22日发布消息,春节黄金周期间全省接待游客567.55万人次,同比增长10.0%。

  旷工怎么办? 律师:要看是否构成“不可抗力”

  雾锁琼州海峡,导致不少市民按时返程上班受到影响。有网友询问,这种情况导致无法打卡上班,是否算旷工?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晔律师称,是否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旷工”要看是否构成“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和人力所不能抗御的强制力量,如台风、洪水、地震或战争等,由于这次无法预见的大雾原因导致渡轮不能通航,自驾车无法离岛的事由发生,应当属于不可抗力,不构成“旷工”,而空运本身并没受到影响,所以,如坐飞机往返的劳动者因自己没有提前购买机票而导致无法正常上班的,则要区别对待,因为机票涨价或旺季机票紧张,并不属于法定的不可抗力事由。本报记者 钱也 吴黎帆

  未来,直接坐高铁过海峡

  这几天,琼州海峡跨海大桥又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很多人纳闷:传了多年的琼州海峡跨海大桥(或隧道),至今没有动工迹象,如果有了这座桥,滞留岛上的旅客岂不是很容易穿越海峡驶入大陆?

  对此,重庆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周水兴昨日告诉重庆晨报记者,无论是建琼州海峡跨海大桥,或者是修一条海底隧道并非难事。“琼州海峡最宽处直线距离为33.5公里,最窄处直线距离仅18公里左右。这比起港珠澳大桥的难度小得多。”

  也就是说,建一座琼州海峡跨海大桥技术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周水兴说,建一座琼州海峡跨海大桥技术上、经济上都没有问题,关键在于环境规划,和谐发展考虑,建跨海大桥目前条件还不成熟,还需要经过长时间论证。

  据了解,今年1月8日,海口市委提出,计划在今年年内推动海口—湛江高铁项目,也就是说,以后可直接坐高铁跨越琼州海峡。而现在,游客到了过轮渡的地方,要下火车再上船,等待时间较长,也很辛苦。如果高铁连接起来以后,整个一列高铁可以直接开进船上,速度大大提升,便于游客旅游。本报记者 黄晔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446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