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专访杨雪峰妻子:丈夫因公殉职后的216小时

大年三十,杨雪峰(左二)与家人拍摄的最后一张全家福。渝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嘀哒,嘀哒,时钟的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死一般寂静的屋子里,指针转动的声音显得特别大声。家里的墙上还挂着两口子结婚的照片,客厅的沙发还留着丈夫喜欢看电影的那个位置,儿子的房间还放着丈夫没有帮忙拼完的乐高玩具模型……最近几天,38岁的黄雅莉带着孩子在外租房子住,不敢回家,因为一回家就满脑子都是亡夫的回忆,泣不成声,忧伤不绝。

    17日晚9点 丈夫最后一次回家夫妻未见面

    9天以前,黄雅莉都还是幸福的。然而,2月18日,大年初三,丈夫悄无声息地、天还没亮就去上班。当黄雅莉再次与丈夫见面时,她发现丈夫已经变成了一具慢慢变冷的尸体。

    黄雅莉的丈夫名叫杨雪峰,是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交巡警支队石船公路巡逻大队的副大队长。2月18日上午11时许,杨雪峰在执行公务时,被犯罪嫌疑人持刀行凶,后因抢救无效,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1岁……

    “我和峰峰价值观相同、志趣相同,对对方的亲人也那么和善,老天肯定是在嫉妒我们一家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雅莉披散长发,穿着一身黑色羽绒服,素净而整洁。虽然,她一度压抑悲伤,尽量平静地讲述丈夫杨雪峰的事情。但是,提到丈夫的死,她的泪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陷入深深的回忆无法自拔。

    春节期间,返乡过年的人特别多,杨雪峰所在的石船公路巡逻大队辖区,全部都是农村地区,路窄车多,由于车流量特别大,从农历初二开始,每天都会出现拥堵,所以他经常需要加班。

    大年三十通宵值班之后,杨雪峰就没有休息过,连续在单位加班疏导交通。

    初二晚上9点多钟,杨雪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他洗漱完毕,没有直接睡觉,而是坐在了客厅里看书。

    当时,妻子黄雅莉正在儿子的房间里陪着儿子睡觉。她怕吵醒儿子,于是给丈夫发了一条信息,提醒早点休息,然后自己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然而,让黄雅莉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丈夫最后一次回家。

    “第二天峰峰出门,家里的人都没有送送他!”2月18日早晨,大年初三,黄雅莉一觉睡到了天亮。7点多醒来,她只见厕所的门大开,床上的另一半铺盖已经翻起。待喊了几声“老公”无人应答,黄雅莉这才意识到,丈夫杨雪峰一早就悄悄起床去上班了。

    黄雅莉的手机里还保存着大年三十那一天,杨雪峰为一家人拍摄的全家福,“来年我们全家人整整齐齐!”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张全家福。

    18日中午12点 悬着的心被一通电话狠狠踩碎

    “今年春节,峰峰特别忙。”因为初四在家里请客,黄雅莉与杨雪峰约定,初三下午下班回来后去超市买菜。

    但,初三中午12点,正在给7岁儿子做午饭的黄雅莉被手机铃声打断,突然接到石船公路巡逻大队领导打来的电话,“杨雪峰出车祸了,正在石船医院抢救”。黄雅莉心头一紧,不详的预感让她立刻挂了电话,带着儿子就往医院跑。

    一路上,黄雅莉不断地祈祷丈夫平安,千万不要有生命危险,即使伤了、残了,哪怕是瘫了,成植物人,她也会照顾丈夫一生一世。事实上,当时杨雪峰已经牺牲,单位领导为了照顾家人的情绪,并没有直接把真相告诉黄雅莉。

    但黄雅莉还是隐约有了感觉,在前往石船医院的路上,她又接到了一通电话,渝北区公安分局一个小妹打来的,让她直接改道去分局。“出车祸啷个去分局!为啥子不抢救?”也许是印证了自己心里最害怕的预感,也许是情绪的释放,黄雅莉怒了,对着电话使劲吼道。

    “丈夫肯定还在医院抢救!肯定还在医院抢救!!”黄雅莉一路上不断自我安慰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但当她赶到石船镇人民医院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将她最后的希望彻底粉碎,那颗悬着的心好像一下被人拍到了地上,狠狠踩碎。

    医院大门口,丈夫单位的领导都来了,大家神色凝重、悲泪挂脸,她一下子像瘪了气的皮球,没有了自我安慰的底气,意识到丈夫已经死亡。

    “我把儿子骗到一边,然后公安工作人员带我进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峰峰。”黄雅莉哽咽地告诉记者,丈夫盖着白布,安祥地躺着,身上仍然被鲜血浸透的血衣,由于经受不住打击,自己“人都瓤了,差点瘫了过去”。

    黄雅莉终于知道,当天上午11点多,丈夫杨雪峰带领民警、辅警在石船镇渝长东街十字路口疏导交通时,见石船镇人张某(男,44岁)驾摩托车违法搭乘2人,杨雪峰上前纠违,指出其违法事实,责令其立即消除违法状态,张某不满,回家拿尖刀赶回现场,趁杨雪峰不备行凶。杨雪峰腹部、颈部多处受伤,仍紧紧将对方抓住。战友迅速赶过来,将嫌疑人张某控制,将杨雪峰送医抢救。杨雪峰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殉职。

杨雪峰带着全家出门旅游。渝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20日清晨7点 哽咽感谢同事暖心安慰老人她不能倒

    20日清晨,重庆渝北区一碗水殡仪馆告别厅内庄严肃穆,低徊的哀乐撞击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扉。身着制服的数百名民警,整齐地站在道路两侧。杨雪峰生前的战友,还有不少闻听他事迹的群众共千余人自发来到这里,为他送别最后一程。

    白发人送黑发人,杨雪峰父母同样悲痛难当。在追悼会现场,杨母手里死死攥住儿子的警服不愿撒手,悲痛欲绝。

    黄雅莉哽咽地说,杨雪峰去世的那天,杨雪峰的母亲在杨雪峰办公室拿走了一件干净的警服。接下来三天,包括在杨雪峰追悼会的现场,杨母“都紧抱着警服不撒手,甚至吃饭睡觉的时候都抱着”。

    追悼会现场,黄雅莉的情绪已经崩溃到极点,但她仍然哽咽着感谢前来送别丈夫的有心人,还要不停安慰悲恸的老人,隐瞒自己7岁儿子没有爸爸的事实。“我不能倒,还有很多事要处理!”黄雅莉不停告诉自己要撑下去。

    提到7岁的儿子,黄雅莉更加难过,泪流如注。她告诉记者,虽然自己与家人想尽办法隐瞒,欺骗儿子“爸爸出差去了”,但小家伙还是通过察言观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有一次工会来慰问,我也没有注意,娃儿就在隔壁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耍玩具。”黄雅莉清楚地记得,就在双方开始交谈不久,儿子突然发声“你们可不可以等我睡着了再说”,这让宾主双方无不感受到酸楚、悲伤,不得不提前结束了慰问。

杨雪峰的母亲在追悼会上抱着儿子的警服不撒手。记者 刘嵩 摄

    25日晚9点 开学前夜冷静辅导儿子功课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黄雅莉觉得,如果丈夫杨雪峰仍然活着,那么他一定可以与自己恩爱和谐、白头到老。

    25日晚,开学前夜,为了让儿子能尽快适应上学的生活,黄雅莉还不忘辅导他功课,一切看起来那么平静,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她说话语气听起来冷静而克制,但内心情绪有多汹涌,只有她自己知道。

    第二天正是新学期开学,她还要带着儿子去学校报到,甚至早早地就把自己好几天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这个期间,有人找来谈及丈夫的事,黄雅莉本能地把话岔开,沉默了片刻,“一切的事得等到孩子去学校上课以后再聊。”

    黄雅莉今年38岁,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现任重庆市渝北区法院立案庭副庭长。2002年,22岁的她与25岁的杨雪峰成了男女朋友。而在这之前,除了两个人的父亲是战友,他们的接触并不多。

    “虽然峰峰其貌不扬,又非常传统。但是不怕苦,不怕累,非常有担当。”黄雅莉说,正是看重杨雪峰身上的气质,两个人在2005年结了婚。

    然而,除了会做蛋炒饭,杨雪峰什么厨艺都没有,而且经常值夜班。这能让他与黄雅莉的感情长久吗?作为妻子,黄雅莉一度认为,自己的未来肯定与情调无缘。好在,杨雪峰后来的表现让黄雅莉喜出望外。

    刚结婚那一年情人节的晚上,其他情侣都沉浸在相聚的甜蜜与浪漫中的时候,杨雪峰在晚上8点多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家。妻子黄雅莉见状,以为辛苦工作的老公早就忘记了当天是情人节,她默默地端来饭菜让杨雪峰充饥,心中难免有一丝丝失望。突然,晚上9点多,门铃响了起来。妻子打开房门一看,是一名快递员送来了99朵红艳艳、香喷喷的玫瑰花束。原来,杨雪峰早就刻意安排了这一惊喜,以至于黄雅莉现在回想起来都面带微笑。

    2010年4月5日,儿子出生,两个人的感情更加如胶似漆。从那时起,杨雪峰每次遇到儿子生日,都要带妻子黄雅莉到外地旅游一圈。而每次旅游,杨雪峰必定担负订机票、酒店,以及摄影、摄像的任务。甚至,为了保持爱情的新鲜度,他会特意选择两天与妻子独处。

    渐渐的,黄雅莉发现,她与丈夫杨雪峰价值观是那么的相同,爱好是那么的相近,即使是夫妻之间的相互“嫌弃”都那么可爱。

    “在假期外出遇到堵车、交通事故的时候,峰峰会热心地上去疏导交通、调解交通事故。最开始,我非常不理解他这种职业病,说这关你啥子事嘛?他总是回答,我下去看一下嘛。”黄雅莉本人都觉得意外,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居然习惯了丈夫杨雪峰的这种热情。后来,她看到前方堵车,甚至会主动要求杨雪峰“你下去看一下嘛”。

    日子一起过,事业一起闯,两个人在一起滋滋润润、快快乐乐。黄雅莉会心地告诉记者,杨雪峰从小被父亲教育培养成为一名坚毅、刚强、有责任心的男子汉。因此,他也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儿子,要么当兵,要么当警察,做一名顶天立地、响当当的男子汉。

    “为实现这个梦想,峰峰给娃儿买了军舰、坦克模型,也给娃儿买了乐高玩具。”黄雅莉介绍,去年,杨雪峰还将儿子送到了拳击俱乐部,给儿子报名学习起了自由搏击。每到周末,杨雪峰就必然会带他去自由搏击培训班训练,全程观看,或者充当陪练,手把手指导。

    年前,杨雪峰刚刚才给儿子买的乐高玩具,还来不及和儿子一起完成,便永远地走了,留下残缺的玩具零件散落在屋里。

杨雪峰经常带着妻子、儿子外出旅游。渝北警方供图 华龙网发

    26日下午3点 鼓起勇气面对媒体想对关心他的人说谢谢

    家里的墙上还挂着两口子结婚的照片,客厅的沙发还留着丈夫喜欢看电影的那个位置,儿子的房间还放着丈夫没有帮忙拼完的乐高玩具模型……送走丈夫以后,黄雅莉一旦回家,尤其是一旦看到了丈夫的遗像,就忍不住去想丈夫生前的点点滴滴。

    当快乐的曾经与悲伤的现实交融在一起,得到的不是快乐,而是更大的悲伤。黄雅莉狠下了一条心,带着儿子到附近租房子居住,避免旧景激发回忆、回忆激发伤情。

    虽然黄雅莉不愿触碰与丈夫的回忆,但是丈夫离去后,她总是想着还能为他做点什么,于是,她还是站了出来,选择对媒体倾诉,感谢关心杨雪峰的所有人。

    黄雅莉回忆中的杨雪峰不仅是个好爸爸、好丈夫,同时也是孝顺的好儿子。

    杨雪峰的父亲名叫杨运泉,母亲名叫余小寒,都是沙坪坝区合成化工厂退休职工,现居沙坪坝区,膝下只有杨雪峰一个孩子。虽然,杨雪峰已经离去多日。但是,杨运泉、余小寒两位老人家却必须继续在一位92岁的老人面前撒谎,装着没事人一样。这位92岁的老人是杨雪峰的外公。

    黄雅莉告诉记者,前些年,外婆寿终正寝,杨雪峰端灵送了最后一程。现在,92岁的外公身体不好,家人们担心老人承受不住,只能尽力隐瞒杨雪峰已经走在了前面的事实。

    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来无差异。杨运泉、余小寒说,他们将两位长辈照顾得好,自然也影响了儿子杨雪峰,使得孝顺的家风得以传承。

    30年前,余小寒得了糖尿病,后来并发症导致视网膜脱落、视力严重下降,怕强光,怕风吹,一只耳朵失聪,手脚神经末梢坏死,断断续续住院了10多次。面对这一切,每次都是儿子杨雪峰守护在病床前,给母亲端屎端尿、擦澡、喂汤喂水。

    2016年7月,杨运泉觉得髋关节和盆骨疼痛,原以为是骨质增生,但到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当时,全家都慌了,余小寒急病倒了,儿子杨雪峰却没有倒下。他积极寻找最佳治疗药物,与妻子黄雅莉商量之后,借了30多万元购买疗效更好的国外进口药。

    化疗期间,杨运泉身体一直浮肿,生理反应大、非常疼痛。作为儿子,杨雪峰每天工作再累再辛苦,也要从偏远的渝北区石船镇赶回位于沙坪坝区的肿瘤医院,陪伴父亲,给父亲擦身子、端屎尿、喂汤药。

    杨雪峰比医生还细致,每天用本子记录父亲的生理反应状况、复查的血红蛋白指数。而每次有了好的治疗效果,他都会第一时间告诉父亲,鼓励父亲战胜病魔,让父亲有信心、有力量配合治疗。

    杨云泉常常说:“儿子比女孩还心细,啥子都考虑得周到细致,让我省心又省力。”

    “我老公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作为儿子、丈夫、父亲,他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责任!”黄雅莉表示,遇到这样一位丈夫,自己三生有幸。

    虽然,杨雪峰从警以来,被酒疯子抓扯过、被不良司机辱骂过、被“快车党”碰伤过……下班回家,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

    虽然,2016年,杨雪峰有一次出差前往深圳将一名酒驾后肇事逃逸的逃犯羁押回重庆。黄雅莉知道抓捕、羁押罪犯是很危险的事情,在杨雪峰出差的3天多个时间里,她打了20多个电话,彻夜未眠。

    ……

    但是,黄雅莉从来没有想到过丈夫杨雪峰真的这么快就走了。由于极度悲痛,极度需要一个答案,她在丈夫去世的最初几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极度消沉之后,黄雅莉在亲人与同事的帮助下,开始学会接受。虽然悲伤仍旧隔三差五而来,但她正在用走亲戚等方法分散注意力,渐渐从极度的消沉当中渐渐缓过劲来。

    “对于每一个警察来说,从踏进警校的那一天,就应该想到了这种结果。”黄雅莉说,既然丈夫曾经的梦想是当兵,保家卫国,那么现在在公安战线上因公牺牲,也算是无愧他的梦想。

    墙上的时钟转过一圈又一圈,不曾因人们的悲恸而停留片刻,黄雅莉明白,丈夫已经像蒲公英一样突然飞走了,可思念的种子已经种在了自己心头。(记者 张勇)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2463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