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李元胜:现在写诗更追求自然了

    本土知名诗人李元胜说,近些年自己的写作变了。这种“变化”给他再次带来殊荣——重庆晨报记者获悉,中国作协诗刊社2017年度“陈子昂诗歌奖”,今天将在陈子昂故里四川遂宁颁出各大奖项。其中,李元胜摘得最有分量的“陈子昂年度诗人奖”,奖金10万元。他也是重庆首位获得该奖的诗人。

    生于1998年12月的重庆妹余真则获得了“陈子昂青年诗人奖”,成为《诗刊》青年诗人奖史上最年轻的诗人。

    两位重庆诗人获得殊荣

    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诗刊》创刊于1957年。本次李元胜获得的“年度诗人奖”从最近五届开始只授予单个诗人。它是全国性文学刊物奖中最受关注、也是奖金额度最高的奖项。

    评选中,《诗刊》并不介入,而是请业内专家来担任评委。评委和入围作者互相之间也都不知情,以示客观。

    本次让李元胜获奖的组诗《天色将晚》,发表在2017年《诗刊》第19期的“方阵”栏目。本次评委会在颁奖词中这样评价《天色将晚(组诗)》:“它表现了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的交流,在某种程度上揭示出了世界的复杂和人性的真相;并且能以直觉的方式走向对事物的人生的感悟和认知,充满知性因素。语言自然天成,涉笔成趣,有一种无技巧的迹象。”

    90后重庆妹余真则凭借2017年7月发表于《诗刊》下半月刊的《归属地》获得了“陈子昂青年诗歌奖”。组委会给这位《诗刊》最年轻获奖诗人的颁奖词是“《归属地(组诗)》以细腻敏感的笔触,承载了严肃甚或沉重的精神命题,举重若轻,具有一种超出实际年龄的沧桑感和情思硬度,语言自然活泼,想象出人意料,彰显着理想的发展潜力”。

    李元胜:现在写诗更追求自然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意外,当然也很高兴。”昨天上午,李元胜接受采访时说。

    李元胜说自己创作的变化差不多始于4年前。“这几年我比较关注自然主题,花了很多时间去乡村、山川行走。北到大小兴安岭,南到三沙市永兴岛,我都去了。这种关注会不可避免地影响我的写作,给我提供看待世界和自己的全新角度,给我新的写作线索,甚至启发我找到新的写作方案。”而获奖的组诗,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转变”。

    除了写得更自然了,另一个变化是写作习惯变得更加严密了。“写诗成了职业后,我在外面想到任何有意思的东西都会记录下来,每晚睡觉前筛选一下。”李元胜说,如果有“对自己胃口”的题材,次日早晨起床就会直接写了。

    当然,有不少诗的写作过程也会很漫长。“总觉得差一两句话。”李元胜说,这时自己就不会再像年轻时那样强行“进入下半场”,或强行结尾。“我会从这个未完成的建筑工地退出来,重新审视、等待。对陌生的经验重新把握,直到真正找到与之匹配的诗歌写作。”

    李元胜举例说,像本次获奖的组诗中的《无花果》,写作就耗时数月之久。在他看来,这是自己写诗更放松和自然了,“我觉得和以往比,语言更有了顺应天然、脱口而出的感觉。”

    《天色将晚》

    我有一个忘年交

    很多年,在嘉陵江上修建大坝

    很多年,建造悬崖上的公园

    在公园最高的地方

    他还有了带露台的住宅

    那应该是看湖最好的地方吧

    我经常设想:从露台上俯身向下

    一生高低错落,尽收眼底

    那该是何等气象万千的黄昏

    终于,有机会去拜访

    置身于想象了很久的露台

    有点震惊:密布的灌木让它像一口井

    天色将晚,他也体态臃肿

    似乎无心回忆,也无心观天

    看起来,一切都不适合俯身向下

编辑: 赵紫东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2579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