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七载春秋苦与乐 他们和大桥一起成长

  为大桥建设洒汗水的重庆建设者们。 (中交二航局供图)

  为大桥建设洒汗水的重庆建设者。 (中交二航局供图)

  大桥建设者。李正林 摄

  中交二航二公司员工游川和他的妻子一起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他们来自重庆合川。记者 郑宇 摄

  因为建设港珠澳大桥,这批来自重庆的桥梁建设者们在珠海一待就是7年多。他们远离亲人,远离繁华热闹的都市街区;他们日夜与浪花为伴,与钢筋水泥为伍,枕设计图纸而眠;甚至,他们很多人的生日,是在漂泊的作业船上度过的……

  但,他们与大桥一起成长,得到了家人的默默支持、收获了有关单位的赞许,其中还有穿着工装举行的幸福婚礼……

  “快许个愿!一起吹蜡烛!”4月9日晚,离中交二航局二公司营地不远的一家饭店里,来自公司的10多名员工正聚在一起,为公司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部工作人员李正林过生日。

  李正林今年满49岁。因为建设港珠澳大桥,他在珠海待了7年多。当天,是李正林在这里度过的第7个生日。

  中交二航局二公司是港珠澳大桥建设的主力军,他们先后承担了世界最大沉管预制工厂建设、沉管预制足尺模型试验、超大型沉管生产、非通航孔桥建设等多项工作,是所有参建单位中承担任务最多的单位,同时也是重庆参加港珠澳大桥时间最长、重庆人最多的一家公司(差不多1/3的员工来自重庆)。因此,和李正林一样,在港珠澳大桥建设工地度过7个春秋的公司员工还不少。

  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出海工作

  “今天是参与建设港珠澳大桥以来,我过得条件最好的一个生日!”可能由于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李正林非常开心。

  李正林回忆,自己在2012年初来到珠海,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从2012年至2018年,李正林总共在珠海过了7次生日。

  “2014年和2015年的生日,我印象最深刻。”喝下一杯大家齐贺的酒后,李正林脸上满是苦尽甘来的表情。

  原来,2014年和2015年,正值中交二航局二公司在海上进行隧道沉管安装最紧张的时期。那两年,李正林的生日,都是在船上过的。

  “那段时间,大家只能住在船上。出一次海,得30多个小时后才能返回公司营地。”李正林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海上情况恶劣,电话打不通,遇到大雾、大风天气,交通断绝,船都开不了。“但为了确保工作进度,往往是天不亮就得出海,生日也不例外,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就工作。”

  “现在条件好多了:公司每个月会集体给当月过生日的同事,一起办个生日party。”李正林说,大家会一起吃个大蛋糕,唱唱歌,在漫长、繁重的劳动过程中,稍事放松和休息。

  穿着工装举行婚礼

  席间,大家开怀畅饮。除了过生日外,让大家记忆深刻的还有,一分区总工程师张洪的婚礼。

  张洪结婚是在2013年初。“他爱人是四川眉山人,在当地做中学教师。”公司承担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的一分区副经理杨红说,张洪的婚礼就在营地举行。

  结婚那天,张洪的妻子从眉山赶来,公司食堂做了几桌菜,大家聚在一起,简单举行了仪式。

  没有烟花,也没有礼服,张洪甚至像平常一样穿着工装,中午举行完婚礼,下午又照常上班了。

  李军、魏超帅、刘勇刚……不约而同地,大家扳起手指数了起来:这几年,在公司营地结婚的员工不少。“大家都是上午穿着工装上班,中午换件衣服举行婚礼,下午又接着上班。”李正林说。

  4天时间成功追到女友

  “2012年我追老婆那会儿,几乎没什么时间。”副经理刘经国也笑着回忆起他甜蜜又酸涩的恋爱史。

  一旁,杨红赶紧风趣地插言道:“当时我只给他1个月时间。”

  原来,那时正值桂山岛沉管预制厂的建设期,大家都不能下岛。杨红给的所谓1个月,也就是格外开恩,允许刘经国可以周末下岛的8天时间。“但除去周六下岛和周日上岛各半天的时间,我其实只剩下4天!”刘经国无奈地笑着说。

  所幸,憨厚正直的刘经国依然打动了姑娘的芳心。如今,刘经国和张洪的孩子,都已经四五岁了。

  “公司还有不少职工,这几年都陆续恋爱、结婚、生子。”刘经国感慨,几年时间里,自己从技术骨干,成长为工程部副部长、部长,到现在的副经理,自己和很多参与建设的工作人员一样,和港珠澳大桥一起变化、成长着!

编辑: 葛琦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64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