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国内唯一三波六铺水古建筑巴县衙门即将重生

  工人们正在紧张认真地工作。 上游新闻记者 甘侠义 摄

  残留的精美雕花构建。

  修复施工中的巴县衙门。

    解放东路路边的一块荒地里,黄色油菜花恣意绽放。随着旁边那堵水泥墙,在文物专家们的手中一点点敲碎,一栋木屋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赭红色的巨大木柱,雕着狮头和花朵的雀替、巨大的石制柱础,交错纵横的木梁……残破中,依稀可见当年的气派。这里就是让重庆人所熟知却又多年未见的巴县衙门。

    这座曾经数百年时光里重庆城的政治中心,正在开始它的重生之路。

    精美雕花将重现人间

    刺耳的电锯声、叮叮当当的敲击声,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工匠们穿梭在木屋的横梁之下……昨天,巴县衙门的寂静被打破。数个月之后,它将在文物专家们的手中,重现昔日的荣光。

    届时,不仅缺失的巨大木柱将被逐一复原,精美的雕花也将按照对仗原则,在工匠们手中被再次雕琢而出,甚至连早已不见影踪的贴金照面雕花弯弓门和弯弓月芽挂落都将再现。

    “巴县衙门足以让每一个重庆人自豪,因为它最独特的地方是三波六铺水的建筑构造,我国古建筑上,最多见的多为二波四铺水。巴县衙门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处最为珍贵而独特的古建筑。”工作人员说。

    将成为老鼓楼遗址公园一部分

    巴县衙门是全木质结构,修复专家们还将给木质构件采用注射法杀虫灭菌,防止白蚁侵害。未来修复完成后,除了内部新增的避雷设施,所有地方都将与原貌一模一样。它也将作为南宋老鼓楼遗址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外展示。

    工作人员说,南宋老鼓楼遗址,是重庆城南宋时期的政治中心所在地,届时,游客们来到这里,不仅能感受到800年前重庆城的政治军事中心风貌,还可以通过巴县衙门,进一步感受到从明代到清代的重庆城政治中心。

    “可以这样说,游客们来到未来的老鼓楼遗址公园,就相当于来了一场穿越之旅,从现代回到宋朝重庆城,再进入明代和清代重庆城,感受绵延千年的重庆行政中心风貌。”工作人员说。

    揭秘

    现存巴县衙门 只是衙神祠所在地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巴县衙门,只有这么一点大?其实,现在正在修复的,只是当年衙神祠的所在地,只占了衙门极小一块地。

    中轴线建筑早已不存

    清朝河郡张云轩绘制的《重庆府治全图》显示,当时的巴县衙门两旁,分别有川东道和重庆府的衙门,这两处官府都是巴县的上级,衙门却修得一般,主体结构只有“大堂、二堂、三堂”。而巴县衙门却不一样,除了“大堂、二堂、三堂”外,还专门修了一道仪门,用来增加官府的威严,堪称当时最牛的衙门。

    那么,这座“最牛”衙门有多“牛”呢?还是老地图为我们揭开了谜底。《重庆府治全图》显示,巴县衙门当时至少有20多间房子,围成三个四合院。其中大堂三间,中间的大房子有4根门柱,至少200平方米。这里是县太爷审案的地方,堂上的牌匾上写着“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巴县衙门的二堂也是三间,是县太爷的“外事机构”,如有重要客人到访,县太爷会请他二堂就座。三堂旁边有两列厢房和二堂相连,构成另外一个四合院,这里是县太爷和家眷的生活场所。而这些老建筑早已无处可寻,目前巴县衙门残留的老房子,只是当年衙门衙神祠的所在地。

    供奉衙神萧何曹参

    当年,衙神祠里主要供奉的是萧何、曹参两位中国古代的丞相。萧何、曹参在历史上并称“萧曹”,萧何被奉为衙神的原因,主要是他辅佐刘邦建立了汉初法制,制定了汉朝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一部法典《九章律》,被称为“定律之祖”。曹参被奉为衙神,则是因为他“秦时为狱掾”(《汉书·萧何曹参传》),即当过小狱官。

    工作人员说,从老地图上可以得知,在衙神祠后方,就是捕房所在地,是当年捕快们办公的地方,“也许当年,捕快们开工之前,都会到衙神祠来拜一拜,让祖师神为他们办案提供庇佑。”

    衙神祠对面是监狱

    巴县衙门的监狱,就在衙神祠的对面。

    我市文物专家们依据残存的石质遗址作出推测:“监狱一共由两堵石墙围成,外墙厚约1.5米,内墙的厚度也达到了1米多,它们围起的面积大约有4000平方米。”在两堵石墙围起的遗址内,考古队员们还发现了四散分布的青石地板,这些长宽80厘米的正方形石板,正是明代监狱的地板。

    通过电脑三维技术,考古专家们复原了这个明代监狱的大致样貌———监狱呈长方形的四合院构造,前后各有门房进出,“两个门房内的房间是狱卒们进行看守的地方。”两个门房之间,有一个长方形的通廊建筑。建筑中央的4米余宽通廊两侧,就是狱室所在,“最大的房间应该有10余平方米,内墙上应该只开有狭小的窗户。”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669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