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修表匠的感悟: 耐得住寂寞,才能让时间永恒

  一年前,60多岁的赵泓在九龙坡区渝州路街道渝州二社区钟厂家属区门口开了家修表店,简陋的工作台自然无法与高档商场相比,但老人精湛的技术,却让那些戴着高档手表的顾客开着车慕名前来。“90年代,电子表、BB机和手机的出现,让手表远离了生活,也让修表师傅越来越少。我一直喜欢手表,是因为喜欢钟表那清脆的嘀嗒嘀嗒声。”

  技术源于偷师

  给爸爸送饭时偷学手艺

  几根用刀修得极尖的柳木棍、一盏酒精灯、无数常见的修表工具,赵泓的修表店看起来有些简单。台面上,摆放着10多块手表,时间最长的,要数一块表面上有“毛主席像”的手表。“这块表是上世纪60年代的,那会戴这样一块表可真是不得了。”尽管这块表的报时功能不复存在,但儿时把玩手表的回忆,赵师傅依然记得清清楚楚。“我的耳朵和眼睛都很好使,特别喜欢听手表走的嘀嗒嘀嗒声。”赵师傅的父亲,当年在沙坪坝磁器口开了唯一一家修表店。赵泓师傅说,他经常给父亲送饭、送酒有一个目的:偷师。“我喜欢手表,也很想学修表。”但年纪不大的他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父亲,一旦父亲去休息、上厕所的空当,就是他开始磨练自己手脚的时候。

  “有没有修坏过手表啊?”“有!修坏了就给我爸爸摆起,等他来修好就是。”经过多少年的偷师,赵泓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终于学会了修理手表。

  见证时代变迁

  工作几年辞职当起修表匠

  钟表行业,往大点说,是社会经济的晴雨表,直接折射出人民生活水平的变化。1981年,赵泓进入钟表工业公司元件厂工作,当时的钟表工业公司是西南片区唯一的钟表企业,生产的山城牌手表供不应求,技术牛人也非常多。工作后,他把第一个月的工资,给自己买了一块手表,在家里一遍遍拆装,有时甚至通宵达旦。他所在的钟表元件厂并不修表,作为一个对修表情有独钟的人,赵泓那颗“匠人之心”根本停不下来,一个意念反复告诉他:只有修手表,才能展现自己的才华。

  上世纪80年代,在钟表工业公司的带动下,石桥铺、陈家坪的修表店遍地开花,并且生意兴旺。为了改善家庭经济条件,赵泓在1986年从厂里辞职,开始修钟表。父亲根本不知道他会修表,觉得儿子是在胡闹。为了积聚人气,赵泓把修表店设在陈家坪菜市口,由于他有扎实的机械仪器知识,很快就成为周边几家修表店中,生意最好的那一家。

  手艺过硬专修高档货

  时代冲击无奈放弃爱好转行

  说到修表,赵师傅有自己的骄傲。那会儿石桥铺陈家坪修表的人很多,但真正会修表的却没得几个。接到一些几十万元的高档货,那些“修表师傅”就会拿来找他修,然后再转手赚顾客的钱。

  当时,修表师傅必须经过技术培训,获取经营执照。至今,他都还保存着当年的培训证书。他修过的表,除了国内的,也有来自瑞士、法国、日本、德国等国家的。“一般的手表,只要摇一摇,看一看,我就大概知道毛病在哪儿。”赵泓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为此人们都称他为“表匠”。每天早7点到晚7点,他都在不停地修表,一天收入最多可达100余元。最让人拍手叫绝的是,一些外面买不到的零件,赵师傅还能用焊锡给造出来,让一些已宣判“死刑”的手表起死回生。

  但是好景不长,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电子表、石英表进入市场,传统修表业受到巨大冲击。后来,BB机、手机广泛运用,手表几乎淡出人们的视野,修表业更是迅速凋敝。“有时候好几天都修不到一块表,全靠跑摩的、开馆子来支撑。”直到1996年,儿子即将上初中,他才无奈做出决定——转行。

  花甲之年复出

  不为赚钱只想重拾钟爱的行当

  赵泓并没有把修表的工具扔掉,而是悄悄存在家里,总想着有一天能再派上用场。

  前几年,一些知道赵泓修表技术精湛的顾客,开始把家里近些年买的手表送来给他修理,一些朋友甚至鼓励他:“干脆出来摆摊修表。”

  于是,在2016年11月,他租下小区大门口的门面,开起了钟表修理行,不为赚钱,只想重拾钟爱的行当。虽是打发时间,但他还是严格遵从老修表师的传统,一切以不伤件、精准为原则。

  昨天,重庆晚报记者采访赵师傅时,不时有顾客拿着手表来找他修。一位阿姨的手表,女儿送到解放碑找人修,没修好。这是一块10多年前买的天梭表,阿姨很喜欢,“都说赵师傅有办法,我也是拿来试一下。”通过检测,最终问题出在线路上,“经常戴表沾了水,把机芯腐蚀了。”找到问题后,赵师傅说:“我要去批发市场看看有没有零件,如果有买来给你换了,花不了几个钱又能用了;如果没有,就只能放在家里珍藏了。”

  渴望手艺能传承

  修表匠须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

  来修表的人络绎不绝,一位男士拿着一块名牌手表放在赵师傅的案头,打开后表盖,赵师傅笑了:假的。一检查,之前手表换的电池和原装的根本不匹配,导致手表密封不严,电池走电厉害。从一堆电池里,赵师傅找了一颗电池换上,那表又开始走起来。外面收费200多元的电池,他只收30元,“做人做事,全凭良心。”

  “一根头发的直径约80微米,而制表精度要达到7微米,那么修表也要同样精细。修表很有技术含量,在过去,是很受尊重的手艺活。”赵泓说,“一块表100多个零件1000多道工序,要学这门技术,必须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用匠人精神打磨,才能成就手中这永恒的时间。”这些年,戴手表的人越来越多,也带动了修表业,尤其是名牌表、高端表。他表示,现在最大希望就是找到一个传承人。“愿意学的话,我肯定乐意教。”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2693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