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这家“老字号” 凭什么重出江湖?
2018年05月03日 11:17 来源: 新华网

    今天要讲的

是一家重庆老字号钟表品牌

“复出”的故事

 它是上世纪80年代广受追捧的“撩妹神器”

“英雄”牌钢笔、保罗•萨特著《存在与虚无》、蛤蟆镜

无出其右

    它跌落水田半年

找回后完好无损,上足发条走动如常

    它为其制造者带去了

超过当年社会平均工资3倍以上的高收入

    它与“上海”牌手表、天津“海鸥”牌手表并驾齐驱

家喻户晓,驰名全国

    若非沉寂30年后一鸣惊人

“山城”牌手表恐怕还会在人们记忆中继续湮没

哪怕这背后

是当地过去首屈一指的利税企业

    问题来了——

创造和重塑,哪个更难?

    “重出江湖”标准要多高?

    不妨先回顾一个近来吸睛业内外的新闻——

    2018年1月24日和3月26日,重庆钟表有限公司搭载自主研发PT5000型机芯的50只“山城”牌机械手表,分两批次经过15天严苛测试,以24小时走时误差不超过-3.8秒至+5.8秒的标准,通过德国天文台手表检测认证中心的检测。

获得德国天文台认证的“山城”牌手表。(垫江宣传部供图)

    国际标准ISO3159《具有摆轮游丝系统的精密手表》规定平均日误差均-4秒至+6秒,和瑞士天文台认证标准一致;钟表机芯制造巨头瑞士ETA允许最大日误差则是±12秒,而国内机械表统一标准延续至今,日误差±15秒即为合格。

    瑞士天文台和德国国家天文台,是国际最具权威的手表检测认证机构。前者只针对瑞士本土手表品牌,而后者,拥有国际公认机械手表质量和准确度的最高标准,在“山城”牌手表之前,从未有欧盟国家以外的钟表品牌能通过认证。

    想要抱走钟表界的“奥斯卡”奖,PT5000,这颗总厚度4.6毫米,拥有130多个零部件,配壳直径25.6毫米的机芯,必须经过重重考验——

    认证项目包括平均日差、平均日变差、最大日变差、位差、最大日偏差、温度系数和复原差等7项。同时,要通过5种不同位置,3种不同温度(8℃、23℃、38℃)及特定湿度下的反复运转检测,达到平均日差-3.8秒至+5.8秒范围内的手表,才能通过检测,印刻“Chronometer”字样,签发天文台手表证书。

越是如此

就越难说清“山城”牌手表的高光时刻

到底来得太早还是太迟

    “山城”手表曾经有多牛?

    重庆钟表厂的前身是重庆乐器厂,1963年更名后开始生产闹钟。1968年,“山城”品牌创立,第一批6只手表出炉,1970年开始量产并首次对外规模招工。

    1979年起,国家先后在重庆钟表厂进行了以税代利、扩大企业自主权、组建企业型公司、跨地区横向经济联合等4项改革试点,将重庆的钟表制造推向鼎盛。

    1980年,在重庆钟表厂基础上,重庆钟表工业公司组建成立,这是重庆最早的公司制国有企业之一。与此同时,公司横向联合贵阳手表厂、昆明手表厂、成都手表厂等8家同行业工厂,构成8家直属厂、8家配套厂、8家联营厂模式,职工迅速扩军到上万人,形成了以重庆为中心,重庆“山城”牌、昆明“春城” 牌、贵阳“筑城”牌、成都“蓉城”牌的西南钟表生产联合体。

    同年,“山城”牌手表产量突破50万只,实现利润2260万元。

1987年,重庆钟表厂手表轮系车间,工人在操作从瑞士进口的滚齿机。 (资料图片)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山城”牌手表年产量上攻百万,重庆钟表工业公司年利税达到5000万元,成为重庆最大的利税企业。在一些理论著作中,这被视作彼时国有企业改革试点的成功案例。

    但危险却在步步逼近——海外钟表品牌正凭借高品质机械手表撬开中国市场,石英表和电子表异军突起,亦开始在行业搅动波澜。

    1988年,企业首次出现亏损。

    1997年,“山城”牌手表全面停产,企业已累计亏损2亿多元,负债率高达227.1%。

    2002年2月17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重庆钟表工业公司破产。

    2007年3月,“山城”牌手表被国家商标局注销。

其实

在“山城”牌手表沉寂的日子里

国内钟表产业过得也并不舒服

    破局关键在哪里?

    2010年前后,ETA基于战略考量,宣布将逐年减少机械手表机芯对外输出,供货向母公司斯沃琪集团旗下欧米茄、浪琴、天梭、雷达、美度等品牌倾斜。

    年产机械手表1000多万只,中高端机芯海外供给依赖度高达90%的中国钟表产业,对此尤其敏感。国产机芯在使用寿命、走时精度等方面达不到国际一线手表品牌标准,主要应用于国内中低端市场。

    机芯是手表的心脏和灵魂。补齐产业核心竞争力短板,没有捷径。

    从产业发展要素看, “钟表生产联合体”传统打法下滋生的千表一面,设计理念陈旧,品牌营销推广脱节等问题累积发酵,固然是加速“山城”牌手表“停摆”的重要动因,但核心零部件研发投入滞后才是症结所在。

    技术和模式,是这部反面教材留给重庆的两处待解之痛。

一位修理钟表的师傅正在修理顾客送来的老山城手表。新华网 彭博摄

    “十二五”期间,重庆提出打造“高端装备制造基地”,并大刀阔斧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其中很大一部分外延,恰恰需要像钟表制造这样的精密仪器仪表产业支撑。

    2012年,重庆出台《消费品工业三年振兴规划》,钟表产业赫然在列。

    新华网注意到,重庆对此的思路与当初发展笔电一样,从技术水平高、垂直整合能力强的企业入手。刚刚组建起机械手表机芯自主研发项目,四处寻觅合作对象的香港精密钟表有限公司,正合胃口。

    重庆决定在垫江县打造“中国西部(重庆)钟表计时及精密加工产业园”,重点发展钟表核心部件、钟表成表及配件制造、组装,精密加工等相关产业。同时,在巫山打造钟表配套产业基地,带动一批沿海钟表配套企业向重庆集聚。保税港区则主要承接以出口、外向型为主导的钟表产业。

    2013年,重庆市国资委、垫江县、香港精密钟表有限公司三方携手,重庆钟表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入驻垫江钟表园区,重新推出“山城”牌手表,产品仍以机械表为主。

工人在山城手表机芯装配线上作业。(图片来自“重庆日报”)

    机芯研发为何难?

    新华网注意到,2012年以来,重庆钟表有限公司先后投入研发经费3亿多元,其中包括重庆市政府划拨的2000万元,派出8批次20余人到瑞士、日本、德国等世界著名制表企业学习,投资购置了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生产设备、检测设备。

    机械手表机芯设计生产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平和加工工艺。由于零件尺寸细小,故精度以微米计,比一般五金件的公差要求高几倍,生产时更要确保环境微尘微电,分毫不差。此外,每个零部件的同心度、平面度、用料,及零件与零件之间的配合都非常重要。故在钟表零部件的模具设计上,有关参数设定方法和公差的配合,以及整体加工工艺的过程管理等,若只靠传统的计算方法,在组装时可能出现很大偏差。

    为了提高某个自动上条零部件的工作效率和可靠性,研发人员会反复修改方案、反复试验,在经过上千次的修改和工艺改进、材料改进后,才最终达到设计要求。

    直径只有千分之二毫米的游丝,是机芯里最“娇气”的核心部件。由于国外企业对相关技术资料严格保密,为了弄清控制机芯走时精确度的游丝几何尺寸及质量的关系,研发团队必须自力更生,计算分析影响精确度的相关参数,通过几百次试验,方能实现稳定精确走时。

2015年1月14日,“重庆造”老国货山城手表在阔别重庆人18年之后,再次与市民见面。新华网 彭博摄

山城手表通过6年艰苦攻关

自主创新,制造出高端机芯

并在国产手表品牌中

首次获得德国国家天文台检测认证

这标志着我国制表技术已跻身国际一流行列

打破了国外长期技术垄断

    “中国芯”意义怎么看?

    重庆钟表有限公司生产基地一期于2016年建成,年产手表100万只。现在,“山城”品牌旗下5大高端系列机械表新品,均用上了PT5000及衍生型号PT5001机芯。

    新华网了解到,企业年内将实现机械手表产量300万只,产值18亿元,还同国内数个钟表品牌达成了高端机芯供货协议,旨在从西南地区起步,逐渐覆盖全国,并参与到国际竞争;智能手表方面,依托自身的研发能力,全面进入大健康、即时通讯和智能终端等领域。

    一只劳力士手表,通过天文台认证比未经认证的贵2万元。

    “目前,我国手表消费额每年达1000亿元,而国产品牌市场份额只有20%,大部分被国外高端、高附加值的品牌占据。山城手表的技术突破,将为广阔的市场输入新鲜血液。”

    用中国钟表协会理事长张宏光的话说,我国既是手表制造大国,也是消费大国,但中高端手表一直是行业短板。山城手表通过6年艰苦攻关,自主创新,制造出高端机芯,并在国产手表品牌中首次获得德国国家天文台检测认证,这标志着我国制表技术已跻身国际一流行列,打破了国外长期技术垄断。

垫江钟表产业园现已吸引26家相关企业入驻。新华网发 向晓秋摄

    事实上,工信部在2015年就对外发布旨在帮助中国钟表品牌在全球立足的方针。这个目标雄心勃勃:到2020年至少应有5个世界知名品牌。

    重庆钟表有限公司的计划是,2020年携“山城”牌手表参加瑞士巴塞尔钟表展,在世界舞台与众多国际一线品牌展开直接对话。

    比起辉煌与低谷交错的漫长岁月,2年时间真的够短了。

编辑: 韩梦霖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2772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