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集体经济强了 “股份农民”乐了

  开栏的话

  重庆是一座英雄之城、红色之城。在土地革命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曾在城口、石柱、酉阳、秀山、黔江、彭水、涪陵7个区县(自治县)建立过革命根据地,留下无数光辉的战斗足迹和英勇故事。

  为践行“走转改”精神,挖掘我市革命老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实现创新发展的故事,连日来,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办和集团团委组织青年记者,分赴7个革命老区进行采访报道。今日起,本报开设“青年记者老区行”栏目,反映革命老区干部群众在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生动实践。

  5月2日,阳光灿烂。城口县北屏乡月峰村的何仙姑食用菌农民股份合作社里,工人们正忙着培育香菇和灰树花(一种菌类),码放整齐的菌袋堆满一个个塑料大棚。

  合作社负责人张正清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一季的羊肚菌刚收获,按目前湿菌80元/斤、干菌700多元/斤的价格算,仅这一项,预计将给合作社带来15万元左右纯收入,“这个合股联营模式要得!”

  合股联营 推动村集体经济发展

  地处大巴山腹地的城口县,地理条件被当地人称为“九山半水半分田”。怎样让“巴掌田”“鸡窝地”实现最大效益,让小而散的个体农户经济实现组织化、规模化发展,保证村民稳定增收,一直是当地农村经济发展中的难题。

  去年8月,该县开展村集体经济组织试点工作后,这个问题的答案逐渐清晰。

  “为实现农村资源要素价值最大化,我们推进合股联营,将能产生价值的资源资产均探索入股,通过多种形式的股份合作,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健全农民利益联结机制,确保农民长期稳定增收。”该县农委负责人介绍。

  自试点工作开展以来,该县从193个村(社区)中选出农村集体经济实力较好、村委班子力量较强、积极性较高的24个村(社区)作为试点,在清产核资基础上,指导各村结合自身资源禀赋,科学编制规划,成立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即股份经济合作社。

  在合作社的经营上,采取自主、控股和参股等不同合股方式,最大程度撬动社会资本进入,同时鼓励农民自愿以土地折资入股到集体经济组织,成为“股份农民”。

  一份产业带来多份收益

  “村集体经济组织成立后,若缺乏产业实体支撑,最终也是一个‘空壳’,起不到实际作用。”庙坝镇香溪村党支部书记刘汉东表示。

  作为试点村之一,香溪村在成立了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后,经过民主评议,又在村干部主导下成立了城口县旺香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幽峡茶叶有限公司,重点发展茶产业和旅游业。

  “我们村有悠久的种茶历史,但一直未形成规模。”刘汉东说,幽峡茶叶有限公司成立后,村集体经济组织与二、六、七社的112户农户分别以55万元资金和土地折资入股,共同打造九重山茶叶品牌,并在600亩老茶园的基础上,又新种植了600亩新茶,亩产值达1万元左右。

  刘汉东介绍,从茶树的种植、管理到茶叶的收购、销售全由公司负责,村民可在茶园内务工。入股的村民每年可享公司利润15%的分红,以及土地入股分红。同时,村集体经济的分红收入还将对全村村民进行配股分红。“若村民选择自销茶叶,还能获得销售额的10%作为奖励。”刘汉东介绍,这样一来,村民通过这一个产业最高能获得5笔收入,与此前相比,每亩地收入可增加1000—1500元。今后,随着产业发展不断成熟,增收空间还能进一步扩大。

  “只要劳动了就能赚到钱。”当地贫困户刘朝琼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她家种了6亩多茶树,原本年收入1万多元。如今,将土地入股幽峡茶叶公司后,通过分红加上在茶园务工,年收入可达到2万元以上。

  专业公司技术入股,产业发展更有底气

  与香溪村不同,月峰村集体经济组织成立后,选择了同专业的农业公司合作。

  月峰村党支部书记梅可书介绍,月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之后,结合村里的土壤、气候、周边产业发展等因素,决定发展食用菌产业。

  “食用菌产业价值高,但是技术性太强,我们村缺乏专业的技术人员。”梅可书说,基于此,在乡政府的牵线搭桥下,月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选择了城口县松坤菌草公司作为联营对象,共同组建了城口县何仙姑食用菌农民股份合作社,种植羊肚菌、灰树花、香菇等。

  在合股联营中,月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以100万元资金及40亩集体土地入股,松坤菌草公司以技术入股,当地21户农户也以10余万元自发入股,总共建起44个标准化大棚。

  “利用松坤菌草公司在生产、加工、销售上的优势,每个大棚年净收益预计可达7000元左右。”梅可书介绍,这些收益在扣除20%作为合作社日常运行费用后,剩余部分将按照各方出资比例进行分红;此外,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得收益还将向全村村民进行再分配,其中30%将分配给全村建卡贫困户。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2795261